語言與文明:「努力就會成功」帶有「謊言+未來式」的味道,讓人細思極恐

語言與文明:「努力就會成功」帶有「謊言+未來式」的味道,讓人細思極恐
Photo Credit:Cesare Maccari@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認為人類語言中,至少有兩個要素是動物沒有的,或就算有,但並未大規模,頻繁且熟練的使用於個體之間:謊言與未來式。從古代祭司求雨,到現在雞湯文的「努力就會成功」,都能見到類似的概念。

不久前跟一位語言學者閒聊,他長期研究世界上的少數語種,以及語言如何形塑我們的行為與思考模式,進而可能造成不同的文路脈絡。

很是有趣的命題,我也確實認為從一個人操作語言的方式,多少可以判斷出他背後的價值系譜,以及那些深藏在行為經濟學之後,對每件事物的判斷與選擇。當然,語言可以很廣義,包含口語,文字,肢體語言,面部表情,還有很多各種形式,但凡能傳達出訊號,皆可被視為語言的一部分。

同樣都是用來溝通,為什麼人類的語言能助長文明發展?

說起人類了不起的文明成就,語言理當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至少知識與經驗要能夠不斷的傳承,才能透過累積創造出些什麼。文本是如此,各種發明與發現亦是如此,從這個角度來看,語言不只作為溝通的工具,他更是文化發展的必備因素。

不過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思考,若僅僅是「溝通」與「累積」,應該仍不足以發展成複雜的文明吧?同種動物之間也存在語言,只是人類尚無法解讀,但牠們勢必也有某種交流的方式,簡單的交換與傳承經驗。

例如一隻螞蟻發現了食物,會想辦法把這個訊息傳遞給整個蟻群;一頭羚羊,會用某種方式傳遞經驗,教會牠的孩子大自然的生存法則......同樣可以溝通,為什麼動物就沒有創造出如同人類一般的文明水準?你說可能是腦部發達程度有差,但不少靈長類,鳥類,甚至海洋哺乳類腦部的發達程度,其實沒有真的差這麼多,了不起,牠們總該也能發展出石器時代的文明吧?

shutterstock_1305784147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認為人類語言中,至少有兩個要素是動物沒有的,或就算有,但並未大規模,頻繁且熟練的使用於個體之間:謊言與未來式。

未來式:人類之外的動物,不會一起約好去打獵

我不確定這兩種元素是不是與身俱來?抑或是在很早期的原始社會中就已存在,可能有相關文獻可以再考究一番。但謊言與未來式,在我看來,確實幫助人類打造了很多重要的制度,甚至是組織大規模的人力,分工並協作,然後一起完成那些讓人「wow」的成就。例如建造大型神殿,建立君主與封建體制,以及動員徵兵,侵略併吞他國,完成統一的帝國版圖。

幾乎所有的人類語言中,都存在「未來式」的語法,我們會去描繪等一下,明天,下週,明年,或十年後如何如何,我們打算要完成什麼什麼,我相信這在動物的世界應不多見,一頭獅子,即便與同類「溝通」後準備當下共同狩獵,但應該不太會「約」好幾天後在哪裡一起去捕食(但動物應該有「過去式」的概念,會記得以前在哪裡捕獲過實物,所以會呼朋引伴去某地覓食)。

但人類會,因為有了對未來的期待,最初階的協作與整合就可以展開,訂定「計畫」讓更多人可以參與某件事,有更多的時間考慮與準備,所能完成的任務難度與執行效率,自然也可以大幅提昇。

未來式還有很多好處,統治者可以「畫大餅」,宗教人士可以描述「死後的世界」,商人可以發展出金融制度(借貸,信用,期貨等),即便是父母,也可以告訴孩子如果不好好讀書,「以後」就會落魄潦倒之類。

未來式成就了集體對一定時間之後的共同想像,而未來是也常常伴隨著謊言,也就是我認為第二大人類語言的要素,前一段所提到的統治者,宗教人士,商人,甚至是家長......絕對也都操作過「謊言」,無論是不經意,善意,或者惡意。

RTX8KNI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謊言:古代大祭司是信誓旦旦的專家,但謊言說久了也能成真

謊言當然也有不同的定義,在不同的情境下會有不一樣的詮釋,例如「明知與事實相悖」而做出的陳述,是謊言,但若自己也被蒙在鼓裡而做出的判斷,可不可以「不知者無罪」呢?

人類最早的大規模群聚,應該宗教略早於君主與封建制,從採集進入農耕,一戶戶的加計單位集成聚落,我猜率先出現的可能是帶有「信仰」意味的長老、祭司、薩蠻、巫師,慢慢才演變出具有「治理」功能的階級與王權。但不管哪個先發展出來,說句大不敬的話,宗教就是一門熟練操作「謊言」的藝術。

看看古代的大祭司站在祭壇上,信誓旦旦的告訴台下眾生,必須獻祭金銀,或是牲口,方能換得天降甘霖......我是不知道他哪來的依據和自信,從現在的角度來看,獻祭可以造雨的因果關係根本是胡扯,但在遙遠的古代,這種鬼扯無疑是信仰的基石,信仰可以凝聚共識,共識就可以被統治者利用(天賦神權),聚集權利,指揮大規模勞作,或是南征北討,打造更華麗的神殿,古代很多文明便如此建立起來。

謊言與未來式的結合,完美的構築了宗教,王權,階級,乃自當代資本主義的信仰基礎,然後可以由少數較聰明(或運氣好)的人,帶領眾人去挑戰一個又一個的文明奇蹟(或侵略?或墮落?)。

當然,謊言說久了也能「成真」,至少在心裡的層次上認定為真,所以撇開不成熟的地方信仰,把宗教語言操作到極致,也能有全球性的宗教,某些世界級的宗教,就具備讓人「信者恆信」的力量,而這股力量,可以為善(好在大部分是如此),當然,也可以做出一些十分恐怖的事。

Adrien_Guignet_Joseph_et_Pharaon
Photo Credit: Adrien Guignet@Wiki Public Domain

當代資本主義同樣如此,告訴你「努力就會成功」,我個人覺得裡面就有濃濃的「謊言+未來式」的味道。當然我不是鼓勵就不要努力,而是這類看似勵志的雞湯文,背後潛藏的某些邏輯,其實讓人細思極恐。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哈佛教授桑德爾的新書《成功者的反思》,就會明白我的意思。

人類可能打從基因裡就知道怎麼說謊,也或許與身俱來就會對未來有所憧憬。兩相結合,我們就擁有了比動物更敏銳的某些能力,能夠運籌帷幄龐大的資源,人力與物力,去完成需集體力量才能成就的事。當然,有謊言,自然也會想「拆穿謊言」,科學與思想的進步,某方面也是不斷拆穿謊言(追尋真理)的過程,但那些新成立的言論是否為真,就需要時間來證明了。

最後推薦一部很有趣的影片,Lee Kang博士在TED的一席演講,分享了人類普遍在年幼時期,就懂的開始操作謊言,以達到有利自己的狀態,而絕大多數的父母,哪怕是辦案經驗豐富的刑警與法官,其實不見得能很容易地判定真偽,內容十分有意思,推薦各位觀賞。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