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流浪教師滿街跑,偏鄉離島卻連代理教師都招不到?

為何流浪教師滿街跑,偏鄉離島卻連代理教師都招不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口結構問題已經是國安危機,每個孩子都是國家未來的重要人才,唯有教育才能翻轉這逆勢。希望政府可以正視這個問題,不要再花錢蓋硬體或發補貼金來賺選票,減少政治口水、提升軟實力、培養未來人才,才能搶救國安危機。

六月中《親子天下》報導,台灣面臨嚴峻的少子化,有過半的縣市不開正式教師缺,偏鄉地區包括南投、彰化、雲林、屏東、甚至是離島都不開正式缺,屏東甚至近五年都不開國中教師缺。

據教育部統計,目前領有教師證但未能考上正式老師的有9萬1280人,其中有24%(2萬2331人)擔任代理教師,22%(2萬0251人)在家拚正式教師缺,台灣國小及國高中的代理教師比例已經到了14.5%,甚至有獲得Super教師獎的代理老師,也一樣無法考上正式教師的荒誕現象。

滿坑滿谷的老師,偏鄉卻徵不到代理教師

流浪教師滿街跑,然而卻看到很多偏鄉離島,每年代理老師都四招以上,卻沒有老師願意來,連江縣更有14招,依舊招不到老師。

偏鄉招不到老師的問題是開出的都是代理老師缺,而正式缺開不出來的原因是超額教師過多,意思是說學校因為少子化,可能面臨關閉,老師必須調到其他學校。

一直以來我在想一個問題,為何台灣這麼多流浪教師,但偏鄉卻一直在喊缺老師?後來我才了解,原來偏鄉的編制是比照都市。與都市學校比,偏鄉教師的授課時數更高,還要輪流兼任多個行政職,且偏鄉孩童的家庭有更多隔代教養和經濟弱勢的問題,還缺少安親班或非營利組織的資源,導致偏鄉教師要花費很多心力輔導孩子,連家中教養的問題、或是因家庭不健全導致的問題都要處理,在偏鄉當老師這麼累,又難有正式缺,當然老師會待不下去。

既然偏鄉缺老師是因為沒有正式缺,正式教師缺開不出來是因為過多超額教師,為何不直接降低偏鄉的師生比,來提升偏鄉正式教師缺呢?我又找到教育部統計處:「以生師比而言,國小偏鄉學校為5.2人,明顯低於全國國小之 12.1 人,國、高中偏鄉學校生師比亦是低於全國。」這個數字是真的嗎?

為了解答這個疑問,我訪談一位來自我的故鄉,屏東縣萬丹鄉某國中的老師。

都市的教師員額配置竟比鄉下高

為因應108課綱,教育部在107年時公佈國中每班教師員額從原本的2人,增加到2.2人,這是30年來首次調高,然而卻是全國一體適用。

當我訪談屏東教師,他根據偏鄉真實的現況,認為上述教育部統計處的數字,應該是將偏鄉所有學校編制員額全灌進來而得到的數字,因為不論學生多寡,即使超級偏鄉學校只有六個學生,全校的基本員額需包括校長、主任、組長、導師還有代理教師等,而這些員額灌進來後,平均得到的偏鄉學校5.2人的數字。事實上,負責學生學習和輔導的還是只有導師。

教育部在制定任何法規和編制都採一體適用,其他面不說,光是教師編制就造成城鄉差距急速擴大。王政忠的書《我有一個夢:一場溫柔而堅定的體制內革命》舉的例子,國中小一個班級可聘用1.5位教師提升到可聘用1.65位教師,看似聘用人數增加,然而只是在加大城鄉差距。在都市一個60班的學校可增加9位教師(0.15 × 60 = 9),但在偏鄉6個班級的學校只能增加0.9位教師(0.15 × 6 = 0.9),意思就是一個教師都聘不到。王政忠老師看到南投偏鄉的情況,一樣極端艱困。

教師員額與中央給予地方預算有極大的關係,因為預算是以學生單位計算,而六都的學生人數是偏鄉的好幾倍,核發的經費就相對比較多,加上教育部教師員額規定:「每班置教師2.2人,每九班得增置教師一人。」偏鄉沒有增班的問題,只有減班的問題。也因此六都的教師員額竟然可以到達一班配置2.5位教師,這等於是都市的教師員額比偏鄉還要高。

這位來自萬丹鄉的老師提到,他所在的學校並非偏鄉學校,但也面臨偏鄉的問題,例如班級數逐年減少、50%的學生是隔代教養或新住民家庭、30%學生家庭申請低收入戶,他提到之前他待的車城國中,這些狀況更嚴重,約有80%都是隔代教養或低收入戶。偏鄉教師要面對這麼多問題,卻只能縮編和擔心超額,偏鄉教育不但沒有受到重視,反而是最被邊緣化的弱勢。

蚊子館花費就能救台灣的偏鄉教育了

嚴長壽在《教育應該不一樣》書中提到政府補助大筆資金在地方 ,但是卻花費大筆經費在建設上,這些硬體建設看起來美輪美奐,卻因為沒有管理和維護的經費,只能漸漸地變為蚊子館 ,而偏鄉的年輕人為了高薪的工作,還是外流到都會區,嚴長壽強調應該多補助青年返鄉和加薪補助在偏鄉的公務員。這已是十年前的書了,今日閱讀起來更顯其批判性,且問題更嚴重,可惜依然喚不動改革風潮。

根據《今周刊》於2017年的調查行政院公共工程的資料,發現當時全國有108間蚊子館,平均造價是2.3億,若加入實地踏查的隱藏數目,約有500間以上的蚊子館(依據《CTWANT》報導,這個數字到2021年已達到800間以上),總花費為2610億元,可讓全國中小學生吃17年的營養午餐,可以聘用38萬個代理教師。

在少子化的趨勢,強調小班制的需求,才能真正落實適性教育。偏鄉甚至比都市需要有熱情和有專業的年輕教師,然而教育部常歸咎於教師需要總量管制,因為教師是長期的聘僱關係。

假設一位國小教師的月薪是5萬元台幣,年收入為67萬5000元新台幣,教師的工作時間為40年,以此來計算的話,光是2017年調查的蚊子館經費,可以聘用9600位專任教師工作40年。若加入保險和退休金計算的話,至少也能聘到6000位專任教師,絕對能補足教師人力不足的問題,提升台灣教育的軟實力,這樣的計算就顯得教育部的「總量管制」說法是有矛盾的。

投資教育軟實力,搶救國安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