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手》:攻佔西方忽略的聯合國部門,中國一手打造容不下台灣的國際空間

《黑手》:攻佔西方忽略的聯合國部門,中國一手打造容不下台灣的國際空間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堆聯合國機構如世界氣象組織、國際勞工組織、國際民航組織、國際電信聯盟等都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讓中共可以宣稱一帶一路是全球性的倡議,而非單單只是中國的想法。

文: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馬曉月(Mareike Ohlberg)

把聯合國中國化

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在習近平時代更大力擴張其在聯合國的影響力。中國採取「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在邊緣地帶逐漸累積實力後再挑戰既存秩序。最明顯的例子是中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批評「西方」的人權概念,提倡「有中國特色的人權觀」,要其他國家來讚美中國的人權紀錄。本章後面將詳細討論這一點,但還有很多地方可以看出中國在聯合國的影響力真的越來越大。

成立於1964年的G77代表發展中國家在聯合國的利益,中國雖然不覺得自己是G77的成員,但經常與之合作。如今G77的成員國數目已增加到一百三十四國,占聯合國會員總數的70%,這麼多國家就是中國搞合縱連橫的一大臂助。雖然G77國家未必一致投票,但中國往往可以動員到足夠的數量,為它在聯合國各組織中發聲。

聯合國十五個專門機構中有四個現在由中國公民主管,分別是糧農組織、國際電信組織、國際民航組織、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相較之下,美國、英國和法國各只有一個)。

北京還實質掌控了西方國家忽略掉的聯合國重要部門。其中之一是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這個部門的業務幾乎無所不包,從「永續發展目標」到聯合國各種會議和峰會結論的後續執行。部長劉振民曾任中國副外長,他還是聯合國秘書長的網路治理顧問。一位歐洲外交官形容這個部門是「中國的地盤⋯⋯每個人都知道,每個人都接受」。

經濟和社會事務部與中國機構緊密合作,把一帶一路放進聯合國的議程中。其下的經濟及政策司正在執行一項重大計畫,把一帶一路跟聯合國的永續發展目標搭上線,此項計畫包含在備受注目的「永續發展議程」裡面。有荷蘭智庫指出,中國正在利用聯合國「把其國內利益變得國際化和正當化」。

一堆聯合國機構如世界氣象組織、國際勞工組織、國際民航組織、國際電信聯盟等都簽署了一帶一路協議,讓中共可以宣稱一帶一路是全球性的倡議,而非單單只是中國的想法。

2016年9月,聯合國開發計畫署率先和中國簽下諒解備忘錄。前紐西蘭副總理暨聯合國開發計畫署署長海倫・克拉克盛讚一帶一路是「經濟發展的強大平台」,以及「永續發展目標的重要觸媒與加速器」。在這份備忘錄之後,聯合國開發計畫署和中國政府在2017年5月簽訂了合作行動方案。聯合國開發計畫署強調它「讚賞中國政府落實一帶一路倡議的行動,認可中國以身作則領導,重申聯合國願意支持中國的努力。」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歐・古特瑞斯,也在2019年北京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盛讚一帶一路。(陪同他前往與會的是副秘書長劉振明。)古特瑞斯讚賞中國是「國際合作和多邊主義的中流砥柱」。

中國也對聯合國六大機構之一的經濟社會理事會施加影響力——中國是在1971年成為該機構會員。身為經濟社會理事會之下的非政府組織認證委員會成員,中國藉此阻擋它認為不友善的組織。中國阻擋「保護記者委員會」被認證為NGO達四年之久。(直到美國要求要全體表決才解決問題。)中國也試圖撤銷德國「受威脅群體協會」的諮商地位(consultative status)。相較之下,中共外圍組織如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則輕易地通過了認證。

北京還經常利用認證程序來要求NGO的網頁拿掉北京不喜歡的東西,要求它們必須把台灣稱為「台灣,中國的一省」(Taiwan, Province of China)。這種要求對所有NGO一體適用,不管那個組織和中國有沒有關係。有一個NGO告訴「人權觀察」說,中國抱怨該組織官網上有關於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的訊息,但該組織拿掉一些「得罪人」的內容後還是被中國拖延認證,因為中國要他們提供一些訊息,而他們不答應;提供這些訊息恐怕會危及在中國的消息來源。

2015年,聯合國在紐約和日內瓦的總部開始禁止台灣國民進入,台灣外交官如果只持台灣護照的話也不准入內。不管這是出於北京的要求還是聯合國自己超前部署,都表示中國正在成功地抹殺台灣作為主權國家的事實。聯合國的解釋是,聯合國只接受會員國核發的文件。(台灣自1971年被中國取代後就不是聯合國會員。台灣數度申請重新加入都被拒絕。)

台灣核發的文件在實務上通常是被接受的,但台灣所發的身分證明文件越來越容易被拒絕承認。2017年,一群台灣學生被拒絕進入聯合國日內瓦總部參觀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他們被要求出示「台胞證」,也就是中國官方發給台灣人到大陸的證明文件。2018年,有一名記者出示了台胞證還是進不去,她被要求拿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護照。

還有人是在中方命令下被驅逐出聯合國大樓。前聯合國秘書長吳紅波在中國國家電視台上承認,他曾利用職權所便,在2017年4月把參加原住民論壇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從聯合國大樓趕出去,儘管多里坤是經聯合國認證的NGO代表。多里坤在毫無理由之下被趕出去,不准再進入大樓。

把台灣趕出國際舞台

北京已成功地施壓西方許多公司,把台灣這個有二千三百萬人的國家當成中國的一部分。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