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73%反疫苗內容由12名臉書「超級傳播者」發出,參議員提案監管社群平台

研究:73%反疫苗內容由12名臉書「超級傳播者」發出,參議員提案監管社群平台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群自稱為真實監督委員會的學者、倡議者認為,臉書應該要封鎖假消息的「超級傳播者」,這些臉書用戶應該要為絕大多數誤導民眾的疫苗資訊負責。但臉書反駁,平台一直以來都有在封鎖反覆違反COVID-19假消息規範的粉絲專頁、社團以及用戶。

臉書(Facebook)與不少美國公司都宣布,日後員工若要回辦公室實體上班,都必須先進行疫苗接種。但在同時,臉書也面臨了在疫苗假消息上處理不力的指控。

在美國國內,有倡議者要求臉書採取更強力的行動反制疫苗假消息在平台上的散布,尤其是產出大量消息的「超級傳播者」,國會也有議員試圖透過立法來管制平台上與健康相關的假訊息,但這恐怕都沒這麼容易。

臉書開放員工回辦公室辦公,前提是要先接種

臉書週三表示其辦公室將逐漸重新開放,讓員工回到辦公室辦公,但在那之前得先接種疫苗。

《CNBC》報導,「隨著我們的辦公室重新開放,我們會要求所有要來園區內工作的人們接種疫苗」臉書的人事副總裁葛勒(Lori Goler)指出,「我們執行這項政策的方式,會取決於當地的規範」。

不過,葛勒也表示,針對那些因為醫療或其他原因而無法接種的人,公司會另外制定流程處理。

美國許多實施遠距上班許久的科技公司近期也紛紛表態,《華爾街日報》指出,Google要求其美國園區內的所有員工接種疫苗,並將返回辦公室的時間推遲至10月中旬;Salesforce在4月開始允許已接種的員工返回舊金山等地的辦公室;Netflix則要求在美國與演員有密切接觸的所有工作人員都必須接種。

有律師分析,工作場所要求強制接種是很少見的案例,因為這類的作為可能會引發員工提起訴訟或糾紛,甚至得面臨失去人才的風險。

研究指出:過半反疫苗貼文都是由12名用戶所發布

雖然臉書要求員工必須先接種才能回辦公室上班,但臉書近日卻面臨在疫苗假消息上處理不力的指控。

週三,有數名倡議者來到臉書的華盛頓總部,要求公司採取更強力的行動來反制疫苗假消息在平台上的散布。《衛報》報導,一群自稱為真實監督委員會(Real Oversight Board)的學者、倡議者認為,臉書應該要封鎖假消息的「超級傳播者」,這些臉書用戶應該要為絕大多數誤導民眾的疫苗資訊負責。

「人們正在根據這些臉書上的假消息作出決定」,真實監督委員會的成員Shireen Mitchell嚴厲地指控:「如果臉書沒有要阻止、或他們只打算發布免責聲明,那臉書根本就參與了這些(疫情中的)死亡。」

真實監督委員會的一份報告,引用了反數位仇恨中心(Center for Countering Digital Hate)的研究,指出有超過73%的反疫苗內容,是由12名臉書用戶所發佈的。其中包含擁有170萬追蹤者的反疫苗人士Joseph Mercola、宣傳疫苗使女性不孕的Rizza Islam以及Rashid Buttar、聲稱接種疫苗是「消滅黑人」手段的Kevin Jenkins等等。

這份報告認為,既然大多數假消息的散布者都來自這幾名用戶,那麼打擊假消息應該比臉書所聲稱的要更加容易,但臉書幾乎什麼都沒有做。

臉書回應:已移除1800萬則疫情假消息

對此,《衛報》報導,臉書發言人否認疫苗假消息大多只來自12人的數據。「我們一直以來都有在封鎖反覆違反COVID-19假消息規範的粉絲專頁、社團以及用戶」,發言人更表示,臉書至今已經移除了1800萬則有關COVID-19的假消息,並且主動將1.67億則訊息連結至疫情資訊中心。

「我們是唯一一家與超過80個事實查核機構合作、涵蓋60種語言,並使用AI技術針對平台上的重複貼文,拓展事實查核範圍的公司。」臉書發言人指出。

參議員推法案規範「健康」相關假訊息

另一方面,民主黨參議員Amy Klobuchar日前提出一項法案,針對與健康相關的假訊息演算法,意圖取消《通信端正法》230條對社群平台的保護,也就是說,一旦法案通過,平台可能會因為用戶發布與健康相關的假訊息而被起訴。

《WIRED》指出,Klobuchar法案讓政府能夠決定「何謂假訊息」,並且在這個標準上針對這些訊息有所作為,但這項法案可能會違反美國憲法保護言論自由的第一修正案。因此,雖然Klobuchar法案並不會真的通過成為法律,但他所傳遞的訊息在於,在因應疫情大流行以及提升接種率上,這些社群媒體平台總該做點什麼。

打擊社群媒體假訊息恐非解方,更有力的工具是「誤導」

然而,美國若想利用打擊社群網站假消息,來解決民眾不願打疫苗的問題,恐怕沒那麼容易。除了那些「真正的假訊息」以外,對疫苗抱持懷疑的人有著更加有力的工具。

《WIRED》指出,許多人害怕的是疫苗真實存在、但可能少見的副作用,對疫苗抱持懷疑態度的公眾人物都明白這一點,因此他們不需要散播顯然是謊言的資訊,而是每日關注嚴重副作用案例,或者選擇性地刊出科學研究,作為疫苗的負面暗示。甚至他們可以完全避開科學問題,直指政府推動疫苗是關乎社會控制的議題。

《WIRED》對此也下了一個註解:「如同任何的魔術師,他們知道最有力的工具並不是假訊息,而是誤導。」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芯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