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風電區塊開發草案修正出爐費率上限低,風電業者憂「灰電價格收購綠電」不利綠能發展

離岸風電區塊開發草案修正出爐費率上限低,風電業者憂「灰電價格收購綠電」不利綠能發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濟部能源局昨日舉行的選商規則草案線上說明會中,多家風電業者反應競標價格上限過低,捷熱能源憂心,若將競標價格以迴避成本做為上限,會影響到專案融資;CIP台灣區董事總經理許乃文也指出,離岸風電供給的是「綠電」,應該加上社會、環境成本,調升費率。

經濟部能源局、工業局昨(29)天舉辦離岸風電第三階段區塊開發選商機制規劃草案說明會。在草案中,規定競標價格以台電前一年採購「灰電」的迴避成本為上限,對於這個費率上限,多家風電業者反彈,表示將形同以「灰電」價格收購「綠電」,沒有將成本反應在價格上,並擔憂不利綠能發展。

對此能源局回應,之所以選定迴避成本作為上限規劃,是希望鼓勵業者走向CPPA購電模式(民間購電合約),希望能盡量將綠電賣給市場上有需要再生能源的民間企業,也促進綠電市場健全發展。

離岸風電區塊開發草案修正出爐,業者盼調高費率天花板上限

(中央社)離岸風電第三階段區塊開發選商機制草案出爐,不過業者質疑,草案內容規定競標價格不可高於台電前1年發電成本,形同以「灰電」價格收購「綠電」,但是綠電有其他隱含成本,包括環境與財務融資等,期盼調升費率天花板上限。

能源局回應,以迴避成本作為上限,目的在於鼓勵業者走向CPPA購電模式,促進綠電交易市場發展;將會儘速確立選商機制,確保廠商如期完成備標作業。

經濟部能源局、工業局昨天舉辦離岸風電第三階段區塊開發選商機制規劃草案說明會,因疫情關係採線上舉行,參與開發商有沃旭能源、達德能源、丹麥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捷熱能源等。

會中廠商多針對費率上限、單一風場容量上限、新增國產化項目等表達擔憂。費率上限部分,根據草案內容,廠商競標價格將以台電公告、距離選商年度最近1年的迴避成本為上限,下限則設定在0元。

根據《聯合報》報導,昨天線上選商規劃草案說明會議,公布草案跟5月時公布的版本並沒有太多調整。其中,最大變化有兩點,第一,選商期限由2022年Q2往後推至2022年Q3啟動,第二,競價程序中,費率上限以台電公司距該期選商年度由「前一年迴避成本」改為「最近一年迴避成本」。能源局認為,廠商意見已逐漸聚焦,期盼可以盡快確立方案。

根據《環境資訊中心》報導,2019年台電公告迴避成本為每度2.18元,同一年的離岸風電躉購費率則為5.5元。

捷熱能源表示,目前綠電市場尚未完全成熟,將競標價格上限以迴避成本作為得標的基本條件,恐影響專案可融資性,甚至導致營運過程有中斷風險,希望競標價格部分能予以調整,例如改採相對符合綠電市場現況的價格。

CIP台灣區董事總經理許乃文同樣指出,台電迴避成本相當於「灰電」,而今離岸風電供給的是「綠電」,應加計社會、環境成本,予以調升費率,才能替離岸風電產業帶來永續發展。

能源局表示,迴避成本是台電購買餘電成本價格的參考依據,區塊開發之所以選定迴避成本作為上限規劃,目的在於鼓勵業者走向CPPA購電模式;並補充,不少在地業者都有做出購買綠電承諾,若政府若能提供更多綠電,將能促進綠電市場健全發展。

所謂的CPPA購電模式是指,綠電業者自行洽詢民間需求端,也就是綠電收購對象為民間企業,而非台電。

至於單一風場容量分配原則,以500MW為上限,考量風場完整性、開發效益、國內產業量能、及輸配電業公告併網容量等條件,可彈性增100MW;有部分廠商反映,此將不利發展規模經濟。

此外,相較於5月11日公布的草案版本,這次國產化項目部分,新增工程設計服務,包含風力機下部結構相關設計、海上變電站相關設計、海纜鋪設相關設計3項;等於從原先的4大類26項、擴增至29項。

能源局表示,理解廠商對於規模經濟、產業關聯、費率上限均有不同意見,但目前選商草案內容為歷經跨部會、業者等意見整合而得;將會儘快定案,才不至於壓縮開發商備標準備時間。

第三階段區塊開發選商規則,採「先履約能力審查、後競價程序」方式辦理;將自2026至2035年,每年釋出1.5GW,10年累積15GW裝置容量,其中可分成二階段,分別為2026至2031年釋出9GW,以及2032至2035年釋出6GW。

2026、2027年首批選商作業,將在明年8月底截止收件,並於同年第3季公告選商結果。

pinwheel-3714863_1280
Photo Credit:Norbert Pietsch from Pixabay

風電業者憂CPPA購電模式仍不利綠能發展

不過,關於CPPA購電模式,仍有風電業者表示擔憂。根據《環境資訊中心》報導,離岸風電開發商沃旭能源台灣總經理汪欣潔表示,CPPA購電模式沒辦法支應龐大的風場開發成本,而國內也沒有多少企業能一次購買大量的綠電,對開發商、融資單位而言,都很難承擔如此巨大的風險。她也說,如果區塊開發的案場沒有長期受電保證,加上要承擔產業在地化的學習成本,可能無法達成綠能建置,也呼籲主管機關應考量尊重市場機制。

另外根據《自由時報》報導,捷熱能源資深開發總監王靖惠也表示,簽訂CPPA購電模式的對象,如果若經營出問題,可能會影響風場建設的穩定性。她建議競標價格可以有更多彈性,並且考量相對符合綠電市場現況的價格。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曾凡芸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