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小家、顧大家:安徽洩洪保江浙滬,提醒中國人要隨時做好被犧牲的準備

捨小家、顧大家:安徽洩洪保江浙滬,提醒中國人要隨時做好被犧牲的準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俗話說:「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生活在一個極權式的國家,人民的命運從來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你能活著,都要感謝上天的憐憫;你要是不想活了,那是有負皇恩;朝廷有一天取你命,你還得畢恭畢敬地叩謝天恩。

就在河南水災引發海內外關注的同時,隔壁的安徽省王家壩正在悄悄洩洪,無數良田被淹沒,上萬人流離失所。

安徽境內水系豐富,有黃河、長江和淮河三大河穿流而過,每當汛期來臨,政治和經濟地位不那麼重要的安徽,順理成章地化身下游江浙滬的天然屏障。

決堤毀家紓難的壯舉非常人所為,但是在朝廷一聲令下,個體的意願已無足輕重,滿腔的不捨與委屈最後在愛國主義的裹挾下,都昇華為官方極力鼓吹的「捨小家、顧大家」的王家壩精神。

俗話說:「閻王要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生活在一個極權式的國家,人民的命運從來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你能活著,都要感謝上天的憐憫;你要是不想活了,那是有負皇恩;朝廷有一天取你命,你還得畢恭畢敬地叩謝天恩。

安徽人在洪水面前不能顧及自己的身家性命,中國人何嘗不是像棋子一樣任人擺佈呢?幸運的話,如1997年的那個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國的南海邊畫了一個圈,小漁村神話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蹟般聚起座座金山,從此少部分人搖身一變為既得利益者。

不幸的話,也是一位老人在長江三峽邊畫了一個圈,無數歷史文化名城名鎮沉入江底,幾百萬人流落他鄉,從此回不了故土。這一切,說得好聽點,是捨小家顧大家,說得不好聽的話,那就是把人民當炮灰,最後實現統治階層的政治利益。

中共信奉的共產主義,向來崇尚集體主義精神,經常鼓吹個體為集體犧牲奉獻的先進事蹟。儘管其中有不少是虛假編造的,但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去(2020)年的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在中國武漢爆發以後,當地的醫務人員短缺,隨後各省派出了醫療支援隊。他們中有多少人是自告奮勇,又有多少是經領導做過工作,我們不得而知,反正他們在鏡頭前都是滿腔的報國熱情。他們其實沒有反對的權利,一些女性被剃平頭和光頭也只能含淚表示「自願」。

2019年四川涼山大火,27多位90後、00後的年輕消防員,穿著簡陋的防護服衝上前線滅火,最後悉數葬身火海。這次河南水災,依然少不了人民子弟兵衝鋒陷陣的畫面,官媒的畫面裡軍人們累趴在地,露宿街頭,還有那一雙雙泡到發白的腳,令人不忍卒視。他們衝上前線,能救多少人,並不重要,關鍵是在鏡頭前展現一種奮不顧身的精神,讓全國觀眾感動,原來朝廷還是惦記他們死活的。

當然,這並不是說集體主義和愛國主義就一無是處,它們需要建基在一個自由、平等、民主的環境中,才有意義。犧牲和奉獻應是每個個體的自主選擇,而不是來自集體的強迫或道德綁架。西方民主的本質雖然是少數服從多數,但是也特別強調了多數要尊重少數,保障少數人的合法權益。相反,中國卻是通過集體主義、犧牲奉獻的名義來打壓少數,以實現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中國人最害怕也最討厭的就是別人和自己不一樣,尤其是在思想和觀點方面。今天中國網路上的聲音被和諧到99%是舔共魅共,但是中共依然不能容忍任何批評質疑的聲音存在。那些為弱勢群體發聲的律師被關進監獄,給員工提供真正社會主義福利的良心企業家身陷囹圄,就連那些被不公不義的社會欺凌得遍體鱗傷的蟻民,也因為在網路上發了幾句牢騷而受到迫害。

在如今的中國,如果你的思想沒有和黨保持一致,那就處於很危險的境地了,正如那句經典的名言「沉默有時也是一種罪。」

每當某知名品牌發生「辱華」事件,那些不管幾線的明星都要轉發官方的文宣以示態度。明星如此誠惶誠恐地表態,是為了獲取財富密碼,因為如果不幸被拉入不愛國的黑名單,那就要萬劫不復了。

普通人的自由也如最近逃離中國的美國網紅所言:「在中國,自由都是表面的」,一位西方面孔的人出現在那裡,什麽話還沒説,就會被扣上醜化、污衊中國的帽子。普通人更是不能質疑政府,不能「抹黑」中國,當你說一句中國不好,國家強制力處置你之前,義和團式的國民早就「替天行道」了。

生活在中國,你要隨時夾起尾巴做人,還要隨時做好被犧牲的準備。還記得筆者上國小的時候,有一位明顯比其他學生又高又壯的學生總是被老師安排坐在前幾排,後排的學生看不見黑板,多次向老師反應,那位學生還是沒人敢動他。後來,我們得知他原來是某位鎮長的兒子,從那時起,我們開始知道為領導犧牲奉獻是理所當然的。

在筆者的家鄉華東地區,90年代還有一項類似古代的勞役,每年各家各戶都要派一個勞動力出來去修公路,沒有任何報酬,還要自備糧草。由於不少家庭的男性有其他手藝活,所以很多女性撐起了半邊天,不少像筆者母親一樣妊娠不久後的女性拋家棄子,忍受親人分離之苦,來到共產主義的大工地上挑土推車。

後來,路修好了,工廠建起來了,企業家的腰包鼓起來了,官員的肚子圓起來了,老百姓沒撈著什麼好,河水卻不能喝了,天空也不再藍了。

中共自80年代起,鼓吹所謂的先富帶動後富,最後實現共同富裕的口號,現在看來不過是自欺欺人。它們一直以來所做的,不過是犧牲一波人的利益,來實現另一波人的榮華富貴。中國的地區差異、城鄉差異、貧富差異,正是從那時一步步建立起來的。今天中國政府依然可以為了土地財政強拆民房,為了GDP數據招引污染企業,為了有持續供應的「韭菜」而鼓勵人民生育。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