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發展共享運具,政府應拋棄「管制裁罰」思維用心勾勒願景

城市發展共享運具,政府應拋棄「管制裁罰」思維用心勾勒願景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停車車空間協調到業者之間的共融,政府面對共享運具的爭議,不能只回應個別民眾的不便利,以限縮權力、動輒處罰的直覺式管理,將破壞永續營運的市場環境,長期來說,更會造成整個城市的不進步、不便利。

文:高仁山(克萊蒙研究大學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經濟學博士、經濟學及資管碩士。曾擔任彼得.杜拉克助理,現任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高雄市政府研考委員、元智大學EMBA兼任副教授)

國際大勢所趨,溫室氣體、排碳減量已經不是各國面臨的選擇性議題,而是需要快馬加鞭認真面對的任務。固定污染源的問題固然要重視,但民眾的切身參與、日常習慣,也是不可忽視的關鍵。

其中相關性最高的,就是城市當中的共享運具。隨著共享運具的便捷與普及,政府必須以更加彈性、創新、包容的思維去支持跟推動,方可產生廣泛的影響力。

據統計,我國運輸部門2019年溫室氣體排放量為3699.8萬公噸,以公路系統的排放量占超過九成,自用小客車與機車排放合計更占超過60%。基於通勤的便利性以及台灣城市的特性,推動推行低碳運輸乃是政府責無旁貸的工作,唯有促使民眾降低私人運具的使用,方能減少廢氣排放量。

以城市力量推動的「共享運具」,也需要政策的配合

目前國際主流推動低碳運輸的手段主要有:減量(Avoid)、移轉(Shift)、技術改善(Improve)等三大類型。而共享運具,尤其是共享電動機車可說是融合了這三大面向的手段,除了彌補公共運輸不足之缺口外,亦兼具便利性、城市智慧化、觀光潛能等特性,可謂是新時代運輸模式。

目前台灣三大共享機車業者所投放的車輛總數,在2019年規模已居世界第二,也可稱之爲是台灣之光。其中,台北市政府更將「共享、綠能、e化、安全」列為交通發展核心目標,積極推廣共享運具。截至2021年7月,已許可共享小客車業者一家共計1300輛車、共享機車三家超過13000輛車,是非常好的政策典範。而在中央政府喊出「2050淨零轉型」目標後,相信會有更多城市加入共享運具的發展。

Gogoro推共享機車GoShare 桃園首發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即便是踏出正確的一步,任何革新皆會遭遇與傳統模式互相衝突之挑戰,如何調節兩者,尋找合適的解決之道乃是值得政府思考的重要議題。

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促進「以共同願景引導民眾改變使用習慣與思維模式」。都市交通減壓、合理配置交通資源,是共享運具的初衷,這也代表了在私人運具與大眾運輸之間,政府需將大眾運輸的使用與權利擺在第一位,才是適合的城市發展方向。

從充換電樁的設置、停車權益的優先順序、公共服務設備的損害維修問題,政府都需要有更多促進正面思維的作為,去讓民眾了解,政府維持共享運具服務的初衷,其實是為了整體城市機能的完善。以此,方能避免民眾先入為主的以私利為出發點,陷入囚徒困境。唯有人民不以抵制、抗議的方式來對待的交通問題,才有機會打造友善的環境,吸引更多企業投資,提供更全面、更優惠、更穩定的服務。

執行手段上,政府應拋開傳統的管制裁罰思維

面對爭議,不能只回應個別民眾的不便利,以限縮權力、動輒處罰的直覺式管理,將破壞永續營運的市場環境,而長期來說,更會造成整個城市的不進步、不便利。因此,雖然多家廠商之間的共融、偏遠地區是否能有平等的服務,以及居民如何協調既有的停車空間容納共享運具的使用,都是民眾的小問題,但需要城市管理的大智慧。

DSC_9148
Photo Credit: WeMo Scooter

未來近在眼前,世界對溫室氣體、碳排減量的要求只會增加、不會減少,共享運具在未來無論是數量還是服務範圍,也只會持續成長,筆者認為,無論中央或地方政府,都應拿出嶄新的管理方法,以彈性的思維看待智慧交通運輸發展,不能囿於既有規則與觀念的框架,進而影響環保永續的共同目標。

期許在共享運具的發展上,政府能向民眾訴說城市願景的進步,需要每一個市民的包容才能成就;同時也應與產業端合作、協調與溝通,共同維持共享運具的發展與穩定跟安全,發展在地的新創服務,把握城市交通數位轉型的契機,打造台灣成為低碳永續的國家,完善城市交通的最後一哩路。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