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隊成軍80週年:干預亞洲事務的白手套,是抗日義士還是美帝先鋒?

飛虎隊成軍80週年:干預亞洲事務的白手套,是抗日義士還是美帝先鋒?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過歷史終究不會是只有美國、中華民國還有改革開放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三種視角。由於飛虎隊針對的目標是日本,所以日本人對飛虎隊的觀點勢必與兩岸還有美國有極大的差異。

今年是飛虎隊成軍80週年,由於飛虎隊的歷史涉及到美國與中華民國的軍事合作史,而與美國維持好關係又是台灣朝野的最大公約數,所以今年軍方還是舉辦了盛大的慶祝活動。

不過受到疫情影響,本來邀請飛虎隊後人還有美軍現役人員來台的相關活動被迫停止。另外原本要在2019年舉辦的花蓮空軍基地開放,也因為受到颱風跟疫情的影響,到今年為止已經連續取消了三次。

飛虎隊的全稱為中華民國空軍美籍志願大隊,為美國總統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默許之下,於1941年脫離陸軍、海軍以及陸戰隊編制,與中央飛機製造廠(Central Aircraft Manufacturing Company)簽約,來華參加中華民國空軍的美軍空地勤人員。之所以默許美軍人員除役後來中國當傭兵,是因為當時的美國尚未對日宣戰,直接派現役軍人進入中國將違反美國的中立政策。

所以等到珍珠港事變爆發,美國正式對日本宣戰後,做為美國介入中日武裝衝突白手套的飛虎隊就不再有存在的需要了。他們於1942年7月4日被併入美軍,從正式成軍的8月1日算起其實存在的時間連一年都不到。至於飛虎隊併入美軍後,衍生出來的第10航空軍駐華航空特遣隊與第14航空軍是或者不是飛虎隊,在美國直到今天都還是個相當爭議的話題。

當然對中國人而言,誰是飛虎隊的爭議不是那麼大,凡是在陳納德將軍指揮下,協助中國抵抗日本入侵的美國飛行員都是飛虎隊。這不只是台灣藍綠的共識,還是跨越兩岸與紅藍綠三種政治板塊的共識。畢竟抗日戰爭在大陸進入改革開放的時代以後,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維持大陸人民向心力的民族主義主旋律。

尤其飛虎隊又是發生在中國大陸的歷史,象徵著海峽兩岸某種意義上的歷史連結,對堅持台灣與大陸毫不相關的獨派而言並不友善。所以雖然這段歷史強調的是美軍與國軍的合作,但海峽對岸的政府與人民對台灣舉辦的相關慶祝活動無法持公開否定的立場。於是飛虎隊在某種意義上,又成為了兩岸與美國的最大公約數。

飛虎隊1
Photo Credit: 許劍虹
同樣的血幅、同樣的P-40與同樣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即便是在華人世界裡都得不到統一的評價

破壞中立的「帝國主義」行為

不過歷史終究不會是只有美國、中華民國還有改革開放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三種視角。由於飛虎隊針對的目標是日本,所以日本人對飛虎隊的觀點勢必與兩岸還有美國有極大的差異。當然這裡指的不是現在的日本國,因為成長於戰後日本的日本國民當中,其實有不少是崇拜飛虎隊的軍事迷或者航空迷,他們的國家認同與意識形態同二戰時的日本基本上是南轅北轍。

站在大日本帝國的角度來看,美國在尚未與日本進入戰時狀態,且與日本還互有邦交的情況下,派遣一個規模比一般戰鬥機大隊還要稍微大一點的戰鬥機大隊來到中國,以中華民國空軍的名義投入對日作戰,違反的可不只是《國際法》那麼簡單,而且還違反了美國本身的《中立法》。更何況美籍志願大隊的初始構想,還不是只有一個規模較大的戰鬥機大隊那麼簡單。

根據羅斯福總統在1940年10月的構想,志願隊還將有一支以B-17飛行堡壘為主力的轟炸機大隊,可由中國在華東的機場起飛直接轟炸日本本土。因此飛虎隊不只是被動防禦,還扮演對日本本土實施攻擊的角色。再加上當時美國對日本實施石油禁運,並拉攏英國、中國還有荷蘭三方在東亞組織圍堵日本的ABCD包圍圈,讓日本右翼得以將空襲珍珠港的行為解讀為日本的自衛戰爭。

為此日本右翼認為美國對中日衝突的干涉,稱不上是什麼「濟弱鋤強」的正義之舉,只是因為當時整個西太平洋地區只有日本能挑戰美國的國家只有日本。美國為了鞏固自己的霸權地位,聯合其他強權圍堵日本罷了,跟今天美國拉攏日本、南韓、越南以及新加坡等東亞國家圍堵中國大陸毫無差別,為的都是美國「帝國主義」的利益。

但美國也能掌握一定程度的法源依據為自己辯解,首先是中國與日本在1941年以前都沒有相互宣戰的行為,從法律定義來論,雙方都沒有處於戰爭狀態。這是為什麼筆者向來是用中日衝突,而不是中日戰爭來解讀1941年12月9日以前的對日抗戰。既然中日兩國彼此在法律上都不處於戰爭狀態,那美國對中華民國的任何軍事援助都談不上有違背中立原則可言。

飛虎隊2
Photo Credit: 許劍虹
爭奪中國航空市場,也是導致美國與日本爆發衝突的遠因,圖為美國在抗戰爆發前賣給中華民國空軍的Hawk III驅逐機

無法打入中國航空市場

至於《中立法》,更早是隨著《租借法》的出爐而成為了歷史,所以美國派遣飛虎隊到中國,無論就法律還是道義都站得住腳。畢竟對中華民國的侵略戰爭本來就是由日本先挑起,重慶國民政府有為了爭取生存,尋求美國幫助的道義基礎。即便並非所有中國人都支持蔣中正或者親近美國,但重慶國民政府在法律上仍能代表相當數量的中國人口。

不過站在日本帝國的角度上來看,這只不過代表美國人比較懂得知法玩法。《國際法》本來就是由西方國家所制定,看在被黑船打開國門的日本帝國眼中更是被強加於東方國家身上的產物。日本自視為東方文明的領導者,認為自己有權稱霸亞洲,至少稱霸整個儒家文化圈,所以提出「亞洲門羅主義」,指出日本在亞洲的特殊地位不容歐美強權挑戰。

而「門羅主義」正是1823年由門羅總統提出,反對歐洲列強干預新大陸事務的宣言。門羅以美國不干涉舊大陸事務為條件,嚴格禁止歐洲列強挑戰美國在西半球的獨大地位,因此日本人很自然的認為既然美國可以把整個美洲都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日本又為什麼不能夠把亞洲畫為自己的勢力範圍。中國距離日本較近,又與日本有深遠的文化淵源,本來就應該由日本所獨佔。

日本與美國在中國市場上的角逐,還反應在飛機市場的爭奪上。比如1934年4月17日,由日本外務省情報長官天羽英二發表的《天羽聲明》,就毫不掩飾表達了對國民政府採購美國飛機、聘用美國教官的不滿:

最近各國對華售賣軍用飛機、教授飛行技術、派遣軍事教育顧問,或政治借款,擾亂東亞和平,日本不得不加以反對。

其實把「華」改成「台」,日本改成「中國」,相信各位讀者會發現《天羽聲明》與當今每次美國剛宣佈完對台軍售,中共外交部跳出來發表的反對聲明一模一樣。日本認為中國的市場應該為日本所獨佔,而且只有日本能對中國施加政治影響力,但是日本卻沒有辦法在中國的航空市場上與美國競爭,自然更加把美國視為頭號競爭者。

zo_cj32jo4
Photo Credit: 許劍虹
只有在美國與中華民國,飛虎隊永遠是正面的形象,連在美劇《幻異傳奇》(Amazing Stories)中,都出現青天白日徽的P-40戰機

干預亞洲事務的白手套

所以飛虎隊從日本帝國的角度來看,只是美國在沒有辦法直接對日本宣戰的情況下,用於介入亞洲事務的白手套。就好比反恐戰爭初期活躍在伊拉克與阿富汗的黑水公司一樣,幫著美國政府幹一些美國政府所不能幹的髒活而已。事實上在冷戰時代,黑蝙蝠中隊與黑貓中隊在性質上與飛虎隊也沒有什麼兩樣,只是換過來變成中華民國空軍派飛行員替美國執行任務而已。

飛虎隊與黑蝙蝠中隊、黑貓中隊的歷史有一脈相傳之處,但還是有不一樣的地方。首先之所以有黑蝙蝠中隊還有黑貓中隊誕生的原因,是因為美國中央情報局還有美國空軍戰略航空司令部需要來自大陸的情報,卻又擔心美國飛行員擊落被俘後會引發不必要的政治事端。既然兩岸都把對方視為自己國土的一部份,那麼派遣中華民國飛行員到自己的國土上執行任務,能避免掉許多外交風險。

回到飛虎隊成立的時代,還沒有所謂的中央情報局和美國空軍,他們執行的更多是替美國海軍的戰略目標服務。傳統上,美國陸軍比較重視歐洲,海軍比較重視亞洲。所以自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華盛頓會議開始,主張圍堵日本的急先鋒向來是美國海軍,這就能解釋為什麼飛虎隊的成員當中有高達2/3來自於海軍。

飛虎隊、黑蝙蝠中隊與黑貓中隊,都是為了服務美國利益而誕生的特殊產物。三者到底是正義還是不正義?端看讀者所站的立場來決定。美國總統羅斯福當然有他幫助中華民國,協助弱小民族擺脫列強獨立的理想主義精神。富有正義感的他,十分反對日本、英國還有蘇聯想要維持本身「勢力範圍」的想法,希望能夠建立一個以自由主義以及普世價值為基礎的大同世界。

只是看在日本、英國還有蘇聯眼中,這個大同世界還是以美國自身的體制與經驗為基礎所打造出來,目的是要把本來多極的世界結合為美國獨霸的世界而已。其本質還是為了美國的利益服務,因此他們自然不會以與中華民國同樣的立場看待飛虎隊的歷史。至少身為「直接當事人」的日本帝國,絕對是以「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態度來看待飛虎隊的。

AP_420327116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那麼中共又是如何看待飛虎隊?

相信透過筆者上面的描述,讀者們應該已經發現,今天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完全就是扮演80年前日本帝國的角色。先不管中共有沒有發動侵略,或者中共打不打算發動侵略,至少在美國的戰略設想中,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日本帝國的傳承者。倒是今天裝備F-35A以及F-15J等美製戰鬥機的日本,更像是抗戰時代接受美援的中華民國。

這自然讓中共在紀念飛虎隊的歷史方面,增加了許多的不自在。事實上不必等到80年後的今天,早從50年代開始到70年代為止,中華人民共和國就是黑蝙蝠中隊與黑貓中隊直接針對的對象。中華人民共和國打從建政以來,就已經是美國與中華民國聯手發動的空中特種作戰任務目標,扮演的是類似於日本帝國的「受害者」角色。

只是中共比日本幸運,核子武器的誕生讓強權之間再也沒有辦法如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那般直接開打,從而避免了美國援助蔣中正反攻大陸的一切可能性。再來則是蘇聯的存在,還有美國把蘇聯視為主要大敵的事實,讓中共能藉由在兩強之間保持平衡的方式苟延殘喘。最後中共幸運挨到了美國改變政策,採取聯合北京制衡莫斯科的戰略,總算是生存了下來。

加入聯合國並且推行改革開放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急於繼承中華民國的二戰戰勝國地位,因此北京對黑蝙蝠中隊和黑貓中隊雖採取全面否定的態度,但還是從共同抗日的角度出發,肯定了飛虎隊的貢獻。恰好台灣在進入90年代以後又推行「去中國化」運動,讓中共逮到了篡奪飛虎隊話語權的天賜良機。這一切要等2008年馬英九當選總統,台灣重新重視起抗戰話語權後才有所改變。

然而中共固然在改革開放後對飛虎隊持肯定態度,卻不意味中共對飛虎隊永遠都持肯定態度。事實上在川普執政的那4年,隨著美國與中共關係惡化,中共官方對飛虎隊的宣傳逐漸減少,網路上也出現否定甚至醜化飛虎隊的聲音。越來越多大陸網友認為,飛虎隊不過是拿高額薪水辦事的雇傭兵,他們的戰功還不如比他們更早來到中國的蘇聯志願隊。

飛虎隊
美國駐華大使館微博截圖
去年美國與大陸相互關閉對方領事館時,成都的總領事館被迫閉館,總領事林傑偉(Jim Mullinax)以飛虎隊的歷史向大陸人民提出感性訴求,從而使大陸官方不得不重新評價飛虎隊,再度回到往日的批判姿態

大陸還會不會高調紀念飛虎隊?

出現抬高蘇聯志願隊,貶低飛虎隊的現象,其實又與當前中共與俄羅斯聯手對抗美國的地緣戰略有密切關係。可見中共對飛虎隊的態度,主要還是取決於其穩固統治權的政治與外交需求。

當與美國交流有利的時候,就對飛虎隊採取肯定的態度,把自己置換到中華民國的位置,等到美國與自己為敵的時候,就轉而把飛虎隊描述成「美帝國主義」的先鋒,又把自己置換到日本帝國的位置。

事實上在毛澤東時代,中共對飛虎隊的立場就是全面否定。當然這也與陳納德本人堅決反共的態度有關,所以中共不只辱罵飛虎隊是拿錢辦事的傭兵,還捏造了飛虎隊強姦中國婦女,強姦國民黨官太太,乃至於駕駛飛機隨意掃射中國民眾的不實歷史。直到尼克森總統訪問北京以前,「美帝國主義」在中共的敘事中一直是比日本軍國主義還要兇惡的敵人。

如今拜登總統上台執政,華府與北京又有關係緩和的跡象,於是中共在二戰的歷史論述上又有所緩和,重新給戰時與延安方面合作的美軍單位,比如駐延安美軍觀察組正面評價。但是飛虎隊並非中共親自參與領導的歷史,且目前兩岸關係還是相當惡劣,對於中華民國空軍與美國合作的這段事蹟,他們重新推廣的可能性不高。

更何況飛虎隊的多數文物,不是陳列在美國各大航空博物館,就是由台灣的民間收藏者收藏。沒有文物就等同於沒有話語權,相信大陸今年就算有舉辦紀念活動,也比不上中華民國來得盛大。

民進黨傳統上認為大陸是外國,抗戰是外國的歷史,不願意紀念美國派遣飛虎隊援助中華民國的歷史。可如今為了爭取美台關係提升,民進黨政府沒有出面阻攔空軍舉辦活動,表現得還算相當識時務。

中國國民黨的立場,本來就主張抗戰由蔣委員長領導,美國是中華民國共同抗擊日本軍國主義的盟友。對於空軍舉辦的慶祝活動,不只是支持,還覺得空軍應該辦得更加盛大。但也有為數不少「大中國主義」的深藍信徒,認為紀念抗戰不該把太多焦點放在來自美國的飛虎隊身上,而是更加應該彰顯國共兩軍攜手抵禦外侮的民族情懷,可見大家對這段歷史的解讀相當多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