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海外設廠的地緣政治因素:成本、政治風險雙高的德國,吸引力恐怕還不如捷克

台積電海外設廠的地緣政治因素:成本、政治風險雙高的德國,吸引力恐怕還不如捷克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既然我們已經知道地緣政治是台積電海外投資的背後理由,成本與政治風險雙高的德國,恐怕不容易讓台積電真的去設廠。台積電至少還要考慮好一陣子:劉德音雖然沒說,但憑客觀條件看來,台積電歐洲廠最終選捷克落腳的可能性,恐怕不小於德國。

奧運幾乎佔掉大家這週的注意力,但筆者還是想藉上週一的台積電股東會,講一點地緣政治問題。在這場股東會上,台積電概略說明了海外投資計畫,並完成10位董事改選,尤以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校長拉斐爾選上獨董最引人注目,台積電罕有以教育界人士為獨董。

然而仔細聽魏哲家總裁與劉德音董事長的說明,便可感受到台積電對增進研發能力的用心。魏哲家表示日本投資計劃是跟筑波研究所合作,在日本成立研發中心;劉德音則說明美國設廠計劃是基於美國基礎建設與國安需求,各國供應鏈的在地化會因應客戶需求局部發生。

台積電的用意很明確且合乎情理,他們自己也承認全球處於「疫情、貿易戰爭和天然災害混雜的情況」。只要想到今年春天台灣的缺水、跳電問題,任何人都會為科技大廠的產能安定性產生不確定感,但這些風險其他地區也有(例如今年美國德州暴雪或日本茨城地震都影響半導體產能),因此風險分散是必須的。

而台灣的腹地不足,儘管擁有全世界最充沛的高素質低成本勞動力,新世代的半導體產業對水與潔淨能源的需求量太大,台灣幾乎沒有台積電繼續擴廠的空間。海外投資有助於台積電調控未來發展的資源取得與配置問題。

用水與能源的需求不是最關鍵,就算想納入全球人才以充實自身研發能量,也不至於要大舉投資海外。最關鍵的是所有人心知肚明的「政治力」影響。如果美國需要台積電在任何時刻(甚至台海戰爭期間)都能滿足美國國防需求,在分散地緣政治風險的前提下,美國客戶對關鍵產能與尖端研發的需求(美國訂單占台積電營收七成),足以填補海外投資的商業成本,赴美設廠自然成為必然。

張忠謀 台積電 Taiwan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Co (TSMC) Chairman and Chief Executive Morris Chang speaks during a second quarter earnings conference in Taipe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接下來講德國的部分。

股東會另一個焦點是劉德音董事長所說:關於德國設廠的「非常早期討論」。今春另一個難題是車用半導體大缺貨,德國、美國先後請求台灣支援,最後以調度、硬擠產能的方式救火成功。但德國車用半導體的問題不只是「疫情問題」而已,是長期的地緣政治問題。

我們一般都認為德國親中,但德國的外交情緒本質上是「反美」,且不提美國擊敗納粹以後小羅斯福總統曾經想把德國田園化,光是德國本身作為歐盟大國的立場,就足以讓德國不甘成為美國附庸。

美德同盟很大程度是場面話,碰上金融海嘯時,德國麻吉就換中國當;遇到能源問題時,跟討厭鬼俄羅斯聯手打壓烏克蘭也沒問題。德國畢竟是世界經濟大國、區域人口大國(以及軍事廢物國),與服膺美國秩序、悉心打造同盟利益的日本不同,德國想走自己的路。

在這情況下,德國雖然跟美國不合(拜登上台只能減少吵架但不會改變齟齬本質),但德國很想跟台灣交朋友。本來德國與台灣就沒有矛盾,只是顧慮中國才不特別親暱,近年中國市場龐大但紅利漸漸吃光,美中貿易戰又改變了貿易結構,中國半導體廠為華為保留產能,造成德國車商難以再取得晶片,所以才會發生不顧中國眼光求助台灣這種事情。

如果我們把德國當成班級或職場上比較勢利的那種人就很好理解。

歐盟有意走上半導體製造的自利之路,在中國美國紛紛祭出產業補貼以後,歐洲也群起效尤。半導體廠的聚落集中在德國薩克森邦的德勒斯登(Dresden),此聚落在疫情與貿易戰之前已經在發展,目的是降低對境外晶片產能的依賴。

德勒斯登近期最大的半導體投資案,是德國Bosch集團在6月4日開幕的全新AIoT半導體工廠,開幕式連德國總理梅克爾都親臨現場。Bosch德勒斯登廠生產的是300mm晶圓,提供AIoT與車用需求。

300mm晶圓供車用綽綽有餘,可是不足以讓德國更上一層樓。比較今天台灣投審會通過的台積電南京廠擴產,南京廠要擴增主力28nm製程產能,並投資16nm製程的12吋晶圓提供車用,就知道德國該如何垂涎更先進的晶圓廠。

台積電飆上625元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德國經濟部長Peter Altmaier在7月初對媒體說,德國可能把已編列的50億歐元半導體補貼倍增至100億歐元,顯示德國自知薩克森產業聚落的落後地位,希望吸引台積電這等先進廠商也前去設廠。上週一股東會劉德音會提到德國設廠,跟德國的招商動作肯定有關。

但吸引台積電設廠的計畫會成功嗎?恐怕很難。我們可以參考英特爾的動向:英特爾執行長Pat Gelsinger於4月到歐洲考察,就呼籲新廠地點提供英特爾數十億美元的政府補貼。還說為達規模經濟,英特爾在同一個地點須至少建立兩個工廠,預估一個工廠需要約40億歐元的補貼。

建兩個工廠就要80億歐元補貼,這當然是英特爾在喊價,但也顯示德國經濟部的50-100億歐元補貼可能不太夠用。更別說德國設廠需要的地、水、電有很高環保規定,人力也可能不足或太貴。例如Bosch德勒斯登廠號稱歐洲最現代化的AIoT工廠,創造700個就業機會,實際上可能是人手不夠而必須如此。

就算把現在增強的政治力放進來,台積電也沒有非得在德國設廠的必要。德勒斯登固然地點好,可是在捷克、斯洛伐克設廠,也能達到供應歐洲客戶的效果,還可能節約成本。尤其捷克與德勒斯登咫尺之遙,儘管捷克經濟力較德國弱,卻也因此更有動機提供更大的設廠優惠(地、水、電、稅等等)。

東歐國家本身經濟力弱,也不是必然的阻礙。筆者先前的文章已點出東歐「三海倡議」的發展性,作為三海倡議腦袋的立陶宛,與英國的關係正在迅速加深,並與日本結成戰略夥伴關係。三海倡議一方面呼應日本安倍首相「自由與繁榮之弧」倡議強化自身安保,另一方面有意藉英日的資金與技術投資東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