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只是普通的運動員」:白羅斯短跑選手公開批評教練,恐將流亡波蘭

「我們只是普通的運動員」:白羅斯短跑選手公開批評教練,恐將流亡波蘭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公開尋求庇護後,波蘭證實,白羅斯短跑選手齊瑪諾斯卡雅已經獲得波蘭的人道簽證,將在明(4)日從日本直飛波蘭首都華沙。

白羅斯東奧代表團短跑選手齊瑪諾斯卡雅(Krystsina Tsimanouskaya)日前因公開批評教練團,未經她同意便安排她出賽,週日(8月1日)突然被教練下令帶往羽田機場並逼迫返國。擔心回國遭到報復,齊瑪諾斯卡雅尋求日本警方協助,並向歐盟尋求政治庇護,最新消息指出,她已獲得波蘭的人道簽證,將在週三(4日)飛往波蘭。

直到週末,24歲的齊瑪諾斯卡雅只是一名普通的運動員,今年是她第一次參加奧運比賽。她原來只報名參加100及200公尺田徑項目,但教練卻擅自安排她出賽4X400公尺接力賽,只因原來的選手沒通過禁藥檢測,齊瑪諾斯卡雅沒有想到,就在她在社群媒體上批評教練後,她成了讓國家蒙羞的全民公敵,連家都不能回。

齊瑪諾斯卡雅日前在Instagram控訴,部分國家代表隊成員因教練團隊疏忽,導致藥檢次數不足未能參賽,教練要她代打上場。齊瑪諾斯卡雅直言,她不擅長跑這個距離。週日(1日)下午,教練來到她房間,要她收拾行李,原本要比的200公尺也不用比了,立刻回到白羅斯。

根據一份外流的錄音,一名白羅斯隊教練和代表團成員威脅齊瑪諾斯卡雅,如果她不立即回國,將會遭到報復:

如果你想再次參加白羅斯的比賽,那麼聽我的建議:回家,回到你的父母身邊,到哪裡去都好。

讓這樣的情況過去吧。否則,你越是掙扎,你就越像一隻被蜘蛛網纏住的蒼蠅,你越是旋轉,就越被纏住。

但齊瑪諾斯卡雅拒絕登機,她向東京羽田機場的日本警察尋求保護,並公開一個影片,指控人們在未經她同意的情況下將她帶離日本,她要求國際奧委會進行干預。這名運動員說,她不會回到白羅斯。

齊瑪諾斯卡雅與白羅斯教練的衝突,升級為全面戰爭。在家鄉白羅斯,那裡的國家電視台全在大力的攻擊她,說她缺乏團隊精神、讓國家蒙羞,甚至一些國家隊的運動員也反對她。1名白羅斯反對派政治家拉圖什科(Pavel Latushko)告訴《路透社》,白羅斯官員已經找上齊瑪諾斯卡雅的母親,說她的女兒是替西方政府工作的間諜,要求這位母親聯繫她的女兒,說服女兒回家。

她的父母給她打電話,告訴她不要回家。「這裡正在發生可怕的事情。我們要你不要回到白羅斯。」

不能回家的不只這位運動員,她的先生,25歲的健身教練茲達內維奇(Arseni Zhdanevich)也在1日離開了白羅斯,前往烏克蘭,他告訴《天空新聞》,「我沒想到事情會變得如此嚴重。」

「我們從來沒有涉及政治,我們也從未支持反對派。我們只是普通的運動員,我們只是致力於體育,我們對反對派的行動不感興趣。」

茲達內維奇說,他今天早上和他的妻子說話,說她很平靜,並告訴他一切都很好,她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他說他還沒有任何進一步的計劃,但他確信無論她最終去哪裡,他都會和他的妻子在一起。

這一事件再次讓白羅斯的獨裁政權成為世界焦點。白羅斯自1994年以來,一直由強人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統治,盧卡申科在去年8月充滿爭議的情況下6度當選總統,國內的反對派人士紛紛出逃,盧卡申科沒有停止打擊境內的反對勢力,包括在今年5月,白羅斯當局謊稱「飛機上有炸彈」,強行讓一架載著反對派人士的愛爾蘭客機轉降在首都明斯克,震驚外界。

白俄羅斯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瑞恩航空編號FR4978班機被誘使停降在白羅斯首都明斯克機場。

不是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

白羅斯體育界和盧卡申科又有什麼關係?白羅斯奧委會(NOC RB)長期由盧卡申科干涉,他在1997年擔任白羅斯奧委會的主席,當時還稱,全世界找不到其他地方,是國家元首同時是奧委會主席的例子,白羅斯奧委會現任主席是盧卡申科的兒子維克多・盧卡申科(Victor Lukashenko)。

在東京奧運以前,盧卡申科還警告體育官員和運動員,他希望在日本取得好成績。

「去之前好好想想」,他說。「如果你一無所有回來,你還是根本不要回來比較好。」

AP_20267478308734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盧卡申科去年在總統就職儀式後,到戶外向軍隊宣誓。

國際特赦組織指出,運動員受到國家的青睞,受到社會的尊重,敢於直言的運動員成為報復的目標也並不足為奇。而自從去年8月爆發反對盧卡申科政權的抗議活動後,體育界也有上千名運動員連署,反對盧卡申科,根據人權團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截至今年6月,白羅斯已有60多名運動員、教練和其他體育界人士,因為參與去年反對盧卡申科選舉舞弊的活動而失業。還有20多人遭到拘留。

不過根據報導,齊瑪諾斯卡雅和丈夫並未參與連署,也從未公開批評盧卡申科。

國際奧委會已經限期白羅斯奧委會今(3)日針對齊瑪諾斯卡雅險遭挾持回國一事交出調查結果,國際奧委會也將全面展開調查。國際奧委會拒絕承認盧卡申科的兒子當選為該國奧委會主席,也禁止盧卡申科父子參加奧運會。

白羅斯奧委會之前說,齊瑪諾斯卡雅是因為情緒和心理因素取消比賽。白俄羅斯田徑隊總教練莫伊塞維奇(Yuri Moisevich)告訴國家電視台,「可以看到她(齊瑪諾斯卡雅)有一些問題⋯⋯她要麼把自己『關』起來,要麼不想說話。」

齊瑪諾斯卡雅從羽田機場離開後,被拍到在昨日進入了波蘭駐東京大使館,她目前待在那裡。

在公開尋求庇護後,波蘭副外長普希達克茲(Marcin Przydacz)昨(2)日在推特上證實,齊瑪諾斯卡雅與波蘭的外交官有接觸,已經獲得波蘭的人道簽證。普希達克茲寫道,「波蘭將盡一切努力幫助她繼續她的運動生涯。」

根據白羅斯運動團結基金會(Belarusian Sports Solidarity Foundation)主席歐佩金(Aleksandr Opeykin),齊瑪諾斯卡雅將在明天直飛波蘭首都華沙。

日本政府表示,齊瑪諾斯卡雅的安全已經得到保障。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Katsunobu Kato)說:「日本正在與有關方面協調,並繼續採取適當行動。」

RTXF1P4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齊瑪諾斯卡雅進入波蘭駐東京大使館。

「她是一個對運動百分之百專業、百分之百熱情的人」,一位目前人在白羅斯,不願透露姓名的運動員說,她認為齊瑪諾斯卡雅是不想讓教練團失望,才不願參與4x400公尺的接力賽,因為她從來沒有為此受訓過。

「我可以想像她一定感到的憤怒,她需要釋放自己的情緒,但她永遠無法想像這個地步。這是一場悲劇。」

在上週的奧運場上,齊瑪諾斯卡雅才在短跑圖標的記分牌旁邊擺姿勢,並說她人生的第一場比賽,將會銘刻在她的記憶中,她說她「享受這個當下」。

齊瑪諾斯卡雅2015年受訪時曾說,她會成為短跑選手,因為以前「在院子裡與男孩比賽,我通常會贏。」參與奧運是她畢生的夢想。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