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媒體財務「民主化」:群眾募資會是獨立媒體的新出路嗎?

新聞媒體財務「民主化」:群眾募資會是獨立媒體的新出路嗎?
Photo Credit:rabble.ca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5年1月11日,西班牙著名新聞人Pedro J. Ramírez打著「還政於民,改變西班牙」的名堂,為自己創辦的新聞媒體El Espanol展開網上籌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郭史光慶

先說兩個故事,一個發生在美國,另一個在西班牙。

2013年4月30日,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在著名群眾募資(crowdfunding)網站Kickstarter上發起募款運動,以資助該電台記者完成一項報導項目—追蹤報導一件T恤從生產到運至美國售賣的過程。

NPR的籌資目標為5萬美元,但是在短短的14天內,獲得2萬159個人的支持,總額逾59萬美元,超出原定目標的10倍以上。每位資助者的回報,就只是一件限量版T恤。

2015年1月11日,西班牙著名新聞人Pedro J. Ramírez打著「還政於民,改變西班牙」的名堂,為自己創辦的新聞媒體El Espanol展開網上籌資。截至2月27日為止,已獲得3801個人的支持,籌獲逾233萬歐元,募資運動在28日結束。不同於NPR的是,每位資助者都將成為該機構的小股東。

新聞媒體財務民主化

「群募新聞」(crowdfunded journalism),就是依靠公開群眾募資運動來展開報導項目或成立新聞機構,是近幾年來冒起的新趨勢。

除了NPR,美國還有許多新聞計劃都是靠群募來資助,Kickstarter的網站就列出了成功籌資的新聞計劃。El Espanol在歐洲也非異數,其他成功眾籌的新聞計劃包括荷蘭的De Correspondent以及德國的Krautreporter。亞洲也不乏群募新聞,台灣的WeReport是由一班媒體學者和新聞人成立,主要為調查式報導籌資;中國的《眾籌網》則是一個綜合群眾募資平台,群募新聞計劃只是其中一部分。

德國群募媒體Krautreporter

群募新聞最大的意義,在於新聞媒體無需依靠大財團、廣告商或一兩名投資者來生存,因此享有更大的編輯主權,不受背後金主的影響,在報導時也無需顧忌得罪廣告商。相反的,群募新聞若要繼續獲得支持與維持公信力,就必須向數千或數萬名出錢的公眾負責。換言之,這是新聞媒體在財務上的民主化。

荷蘭的De Correspondent就在成功募資的1年後交出成績單,於去年9月公開他們如何運用所募得的170萬美元,以及他們的報導所產生的衝擊。此外,編輯們也交代他們所面對的問題、犯下的錯誤,以及未來的改善方式。每個記者也錄了一段影片,解釋他們在第二年的報導計劃。

調查式報導的突圍機會?

對於許多小眾媒體,例如專門報導某個城市的飲食文化,或某種冷門運動的刊物來說,群募新聞大大降低了出版門檻。他們不再需要自掏腰包或爭取投資者,而可以運用各種群募平台,再通過社交媒體直接向潛在讀者募資。許多在Kickstarter或《眾籌網》上籌資的新聞媒體計劃,目標都只是數千元的小型項目。

除了新聞機構,新聞從業員個人,尤其是有意展開公共利益報導的自由工作者,也能透夠群募來資助報導計劃。陶氏奈特新聞學人(Tow-Knight fellow)Adrian Sanders就在2013年創辦了Beacon Reader,一個專門協助自由新聞從業員的眾籌平台。與Kickstarter不同的是,在Beacon Reader上募資的新聞從業員會長期撰寫多個報導,讀者可以選擇一次性的捐款或成為訂閱者,繳付月費給該新聞從業員,而Kickstarter的群募項目都是一次性的。

群募新聞在歐美的崛起,除了因為網上付費越來越普遍和方便,也是新聞業對傳統新聞機構的商業模式受到網際網路衝擊而面臨瓦解後,所衍生出來的求生之道。讀者上網獲取資訊導致報紙發行量下滑,轉戰網路卻面對網絡廣告價格遠遠不如平面廣告,而且還得面對網路巨人如Google和臉書的競爭,這些發展幾乎摧毀了傳統新聞機構的兩大收入支柱:訂閱費和廣告費。這些新聞機構紛紛削減開銷,同時改變編採方針,專攻製作成本低、嘩眾取寵的高點擊內容,以取得高瀏覽率來賣廣告。

結果首當其衝的就是海外特派員和調查式報導,儘管這些內容處理得當的話還是能吸引眼球,甚至贏得新聞獎項,擦亮機構品牌,但它們卻是最耗時耗力耗錢的新聞。運氣欠佳的話還會造成其他巨額開銷,例如戰地記者受傷或遭被綁架,以及揭弊引發的誹謗官司。群募平台讓這類新聞項目重生,儘管情況無法與昔日相比。

需發揮「說故事」能力

如果你只把群募平台當成是一個資金來源,就忽略了它的另一個功能,那就是協助新聞機構或從業員匯聚一班支持者。肯出錢支持的支持者,肯定是最熱情的粉絲,因此募資者可以設法將他們轉為宣傳大使,動員他們的社交力量推廣和宣傳有關新聞項目。一些創業培訓計劃甚至鼓勵創業者將本身的產品原型放上群募平台,不僅為了籌集創業資本,同時也能測試產品是否有市場需求。

當然,並非所有新聞項目都能達到負資目標。綜合一些募資者的經驗分享,首先必須鑒定市場需求是甚麼,就算是小眾市場也不是問題,然後就是在展開募資運動後,如何將訊息傳達給潛在讀者。

我在不久前與其他陶氏奈特新聞學人一起參觀Kickstarter在紐約市布魯克林的總部時,負責新聞項目推廣員Nicole He就強調,新聞項目一般上不比科技產品的募資項目來得受歡迎,因此募資的新聞從業員必須發揮「說故事」的職業能力,述說新聞項目背後的故事,牽動瀏覽者的情緒或共鳴。

Photo Credit:Lisa Padilla CC BY 2.0
群募新聞本地生存?

無論如何,群募新聞是否能輓救迅速走下坡的新聞業,目前還言之過早。

籌得第一筆資金後要如何永續經營?市場能容得下多少個群募新聞機構?為了脫穎而出,群募的新聞項目是否也會向群眾口味靠攏?這些都是有待觀察和處理的問題。

更重要的問題是,在新聞不自由、新聞認知欠佳的環境如馬來西亞,群募新聞是否能為獨立媒體和獨立新聞從業員開創另一番新天地?《獨立新聞在線》和《The Nut Graph》都因為資金問題而停刊,兩者都曾發動群眾捐款,前者更與《當今大馬》推出聯合訂閱計劃,最後仍無法建立一條永續經營的商業模式。這是否代表馬來西亞人不懂得珍惜優質的獨立媒體?以此推論,群募新聞也不會成功?我想,這必須實踐後才知道。

我目前考慮在今年完成陶氏奈特創業新聞中心助學金計劃(fellowship)後,回國嘗試實驗性地推出一個群募新聞平台。

就讓我在這裡進行一個既不科學也不客觀的簡單調查:數名獨立新聞從業員要展開一項調查式報導,調查釀成去年馬來西亞大水災背後的人為原因,你願意資助25令吉(214.09台幣)嗎?

(相關新聞:馬來西亞30年來最嚴重水災…12萬人無家可歸

本文作者郭史光慶,來自柔佛峇株巴轄的甘榜男孩,在《當今大馬》從事新聞8年後,獲得傅爾布萊特(Fulbright)獎學金前往紐約大學新聞學院修讀碩士文憑,目前是陶氏奈特創新新聞中心學人(Tow-Knight Center for Entrepreneurial Journalism fellow)。推特@kuangkeng,電郵kuangkeng@gmail.com

本文獲當今大馬授權刊登,原文請見〈眾籌新聞,獨立報導新途徑〉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當今大馬』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