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面臨50年來最嚴重森林大火,歐洲熱浪導致多國野火不斷

芬蘭面臨50年來最嚴重森林大火,歐洲熱浪導致多國野火不斷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年來,歐洲森林大火對人類和自然的影響顯著增加,儘管各國都已努力降低其影響,但2020年才到10月時,歐盟就有超過40萬公頃的自然區域被燒毀,這是過去12年平均的2倍。

編譯:吳宗宜

50年一遇,森林大火席捲芬蘭

芬蘭正在對抗50年來最嚴重的森林大火。面對今(2021)年異常炎熱的夏季,芬蘭首都赫爾辛基以北約500公里處、波斯尼亞灣(Gulf of Bothnia)周圍的森林自7月26日開始延燒,目前已蔓延數百公頃,這是芬蘭繼1971年1600公頃的森林大火後,有紀錄以來第二嚴重的森林大火。

7月26日,火勢於波斯尼亞灣附近的小港口卡拉約基(Kalajoki)南方約25公里處開始延燒,最初大概只有70公頃的土地被火勢覆蓋,但此後持續蔓延,至7月29日傍晚,消防單位宣布已蔓延數百公頃。

《路透社》報導,負責卡拉約基周圍滅火工作的消防隊長哈帕寧(Jarmo Haapanen)表示:「當它開始以樹梢火災的形式蔓延時,速度高達每小時20公里,現在雖然已經下了一些雨,但由於地上仍有許多悶燒的殘枝難以撲滅,至少還需要一週,甚至有可能2到3週的時間才能完全撲滅大火;如果持續天氣乾旱,風還會使火勢繼續蔓延。」

當局動員包含陸軍官兵在內約250人,使用4架直升機從芬蘭各地趕到偏遠的卡拉約基河谷參與滅火,至7月29日,已有4名消防員受輕傷。

哈帕寧指出:「雖然火勢還在持續,但沒有惡化,我們把火災的範圍限制在約300公頃,若氣候變遷持續讓我們的夏天變得如此炎熱,我確信這種事還會更頻繁地發生。」

據芬蘭氣象單位稱,近期雖有機會降雨,但很難預測小陣雨是否有助撲滅火勢。近日,在經歷有記錄以來最炎熱、最乾燥的夏季之後,芬蘭許多地區終於迎來了自6月以來的首場大雨。森林大火在北歐國家相當罕見,過去大都能很快控制住,然而2018年的瑞典大火卻延燒了近2萬公頃。

幸運的是,與在美國西部或歐洲南部肆虐的森林大火不同,在人口稀少的芬蘭北部地區發生的森林大火,並未毀壞房舍或迫使人們撤離。

人們持續排放二氧化碳和其他氣體,迄今仍加劇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此尤其對北極和副北極地區的氣候衝擊最劇烈。在芬蘭拉普蘭地區的烏茨約基凱沃(Utsjoki),氣溫達到了攝氏33.5度,這是有史以來的第二高,該地僅在1914年曾出現超過攝氏34.5度的高溫。拉普蘭是歐洲僅存的荒野之一,以其極其寒冷的冬季而聞名,該地區無論夏季和冬季,都吸引著國內外的大自然愛好者,該地區也有全國最冷的氣溫記錄。

芬蘭氣象研究所的氣象學家圖維寧(Jari Tuovinen)告訴芬蘭公共廣播公司YLE:「在拉普蘭記錄到超過攝氏32度的溫度是非常罕見的,拉普蘭目前的熱浪,是鄰近地區高壓導致暖空氣流入的結果,該暖空氣是從中歐通過挪威海流入北歐。」

芬蘭氣象研究所和自然資源研究所的科學家,在一份研究中得出的結論指出,氣溫升高將使北歐發生森林大火災增加。圖維寧也表示:「簡而言之,氣溫升高意味著蒸散作用增強,地表也乾燥得更快。」

北歐的挪威和瑞典近日也創了高溫紀錄,挪威薩爾達爾市在7月底達到攝氏34度,7月4日瑞典尼卡盧克塔的氣溫則達到攝氏29.9度,是自1950年有記錄以來的最高溫。

熱浪來襲,歐洲遍地大火

隨著北半球氣溫升高,發生野火的風險也持續增加,正如歐盟適應氣候變遷策略(EU strategy on adaptation to climate change)的報告分析,氣候變遷預計將增加歐洲的森林火災風險,儘管我們很難證明氣候變遷會直接導致森林發生火災,但不可否認的是,極端天氣和乾旱會使火災持續時間更長、強度更大。

《彭博社》報導,哥白尼大氣監測中心(ECMWF)科學家、野火專家帕林頓(Mark Parrington)指出:「大部分的野火通常發生在條件乾燥、高溫的地區,現在這些野火可能也是發生在類似的情況。」

近年來,歐洲森林大火對人類和自然的影響顯著增加,儘管各國都已努力降低其影響,但2020年才到10月時,歐盟就有超過40萬公頃的自然區域被燒毀,這是過去12年平均的2倍。

《Euronews》報導,歐洲綠色協議(European Green Deal)執行副總蒂默曼斯(Frans Timmermans)說:「人類已經對全球森林的存續帶來了巨大壓力,而野火是一個額外的威脅,由於氣溫升高和乾旱加劇,發生野火的風險急遽升高,未來加強森林保護、更好的預防措施和更快的反應機制至關重要。」

在今年的火災季前,歐盟執委會發布了新的指導原則,以更好地了解和應對野火,作為歐盟生物多樣性戰略的一部分,希望讓成員國能夠充分預防和應對這些自然災害。

AP_2121242966622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賽普勒斯

7月3日,一場大火席捲了賽普勒斯特羅多斯山(Troodos)腳下的森林,從75公里外的首都尼科西亞可以看到濃煙滾滾。由於強風助長了火焰,導致4人死亡,許多房屋被毀,人們被迫撤離村莊,據賽普勒斯環境部稱,超過50平方公里的森林和農田遭到大火燒毀。

近年來,持續的熱浪和更加頻繁的乾旱增加了火災的風險,自4月以來,賽普勒斯幾乎沒有降雨,內陸氣溫更達到攝氏40度。雖然在英國、以色列和幾個歐盟國家提供幫助後,消防隊已經完全控制了火勢,但官員依舊認為這是賽普勒斯歷史上最嚴重的森林火災。

賽普勒斯總統阿納斯塔西亞迪斯(Nicos Anastasiades)表示,對於該國來說,這是非常艱難的一天,並承諾政府將立即向受害者提供援助。

希臘

為因應持續超過攝氏40度的熱浪,希臘民防機構(Civil Protection agency)在7月初發布了一張地圖,警告野火高風險的地區,而事實上,超過一半的國土都已被列為高風險區,希臘13個行政區中包括南愛琴海、色薩利和阿提卡,都面臨非常高的野火風險。

在經歷了極端高溫和乾旱之後,7月10日,希臘凱法利尼亞島(Kefalonia)發生了大規模的野火,在火勢蔓延到島嶼東南部後,消防隊出動了飛機灑水並疏散了數個村莊。消防部門指出,由於近日強風和高溫持續,火災復燃的風險仍然很高。

7月26日,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表示,消防機構在過去24小時內已經撲滅了大約50場火災,且氣象學家警告,由於熱浪持續,可能還會有更多的野火發生:「我想強調的是,8月是一個艱難的月份,對我們所有人、所有政府部門來說都是,在夏天正式結束之前保持,我們一定要保持絕對警惕。」

西班牙

6月29日,西班牙馬拉加(Malaga)的卡薩貝梅哈(Casabermeja)附近發生大火,幸運的是,因為沒有強風,30名消防員將火勢控制在約0.3公頃的範圍內,不過這不會是最後一次發生野火,因為當地是西班牙森林火災風險最高的地區之一。

森林防災部門INFOCA表示,今年已發生了138起森林火災、燒毀1360公頃的土地。隨著森林大火風險的增加,農業、畜牧業、漁業等相關部門都已宣布禁止在林區使用火和車輛。

義大利

自7月9日以來,西西里島東部周圍的數個地區一直在發生火災,尤其是沒有海風降溫的內陸地區。民防部表示,光7月4日,就發生34起嚴重火災、摧毀了數公頃的土地,雖然火災的成因尚未確定,但西西里島以往經常會因土地糾紛引發火災。民防部主任柯西納(Salvo Cocina)表示,有太多冒用高溫偷縱火的犯罪分子存在。

6月中旬,拉斯卡里(Lascari)達到近攝氏44度的高溫,這是今年迄今歐洲的最高溫,長達兩週的熱浪意味著該地區持續面臨發生野火的高風險。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