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為疫苗搶破頭,為什麼法國超過16萬人上街頭反疫苗、抗議健康通行證?

台灣人為疫苗搶破頭,為什麼法國超過16萬人上街頭反疫苗、抗議健康通行證?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反對疫苗的言論中,捍衛個人自由越來越普遍,這也是前所未有的,而健康通行證更有可能加劇社會內部的不平等和分裂。

法國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確定進入第四波後,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政府也正式將「健康通行證」政策擴大至餐廳、藝文等場所,並規定如醫療等職業強制接種疫苗。

7月底,法國各地超過16萬人,反疫苗運動等各路人馬上街抗議,當中更還有醫護人員,我們熟悉的演員茱莉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也在反對人士之列。在台灣眾人搶破頭打疫苗之際,這些人到底在想什麼?似乎不單單是總與政策唱反調的反對派這麼單純。

AP_2121278814512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各路人馬抗議「健康通行證」

5月底,歐洲議會議員和成員國,就今年夏天在歐盟境內旅行需要「歐洲健康通行證」的概念達成協議,並於7月1日生效。為阻止印度Delta變種病毒再次掀起的第四波疫情,6月9日起在法國各地用於參加1000人以上的大型聚會、遊樂園或音樂節的「健康通行證」,提供PCR檢測或疫苗接種證明的政策。

經過法國在國會和參議院的激烈的辯論,7月26日凌晨新衛生措施法案,從8月開始包括交通、餐廳、藝文、購物中心等場所都需要「健康通行證」,規定並延長到9月30日。同時,強制護理人員等職業施打疫苗, 測試呈陽性後隔離10天更成為一項法律義務。

然而,法國各地抗議示威再次達到高峰,高呼「自由」、「我不是你的小白鼠」。遊行匯集了五花八門的政客、科學家、和各種陰謀論者。與此同時,76%法國人同意醫護等職業強制接種疫苗的政策。在歐洲,只有義大利自4月以來已強制接種護理人員和藥劑師。

遊行中少數醫護人員主要抗議的是強制性的疫苗接種,為什麼只限於自己?以及害怕副作用的產生。醫院和療養院的工作人員已經強制接種白喉、破傷風等四種疫苗。自2005年以來,接種流感疫苗的義務也被納入法律,但在2006年被法令暫停,公共衛生高級委員會認為它「可能會改變專業人士的成員資格」。而剛通過的法條,則規定不遵守疫苗接種義務的醫護人員,雖不會被解僱但會被停薪。

泛政治化?陰謀妄想?

一些政治人物最積極地反對疫苗,2022年總統大選的兩位候選人弗洛里安・菲利普(Florian Philippot)和尼古拉斯・杜邦-艾格南(Nicolas Dupont-Aignan)都在反疫苗和反健康通行證運動中處於帶頭位置,聲稱為捍衛個人自由而戰。

菲利普維里埃認為法國已經陷入一個「極權主義政權」。兩人都質疑疫苗的有效性。都聲稱接種疫苗並不能阻止病毒的傳播,並指責政府排除了其他治療選擇。在他們的演講中都反復出現一個詞——抵抗。

而知名演員茱莉葉畢諾許也在反對之列,即使她已經比去年「收斂」很多,強調自己支持言論自由。去年法國第一次閉關時, 曾在社群媒體上發出陰謀論的「尷尬」言論,譴責國際金融集團操縱,準備疫苗是其中陰謀的一部分,批評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基金會等等。積極投入生態工作的她曾在「世界報」發起了一項由200位藝術家和科學家簽名的公開信,呼籲之後不要只是「恢復」正常。

AP_2121245346792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反疫苗,比陰謀論更深遠的歷史

「反疫苗」的社群在美國與川普(Donald Trump)主義者普遍年輕、受教育程度低、不信任政府的形象較鮮明的重疊,他們不信任製造疫苗的科學家和公司,即便川普的謊言已經導致美國因疫情死亡人數超越二戰損失。而當下法國不論是否是因為陰謀論意識形態,對疫苗接種不信任的雖然是少數人,但這個反疫苗運動卻有從18世紀至今的歷史。

2019年,41%的法國人表示自己對疫苗持懷疑態度。2020年疫情爆發後, 3月下旬26%的法國人表示會拒絕COVID-19疫苗。對歷史學家Laurent-Henri Vignaud而言,構成反疫苗言論的論點自18世紀末以來並未改變太多,一直主要由宗教、自然主義、超科學、政治四個論點構成。

這些抵制疫苗接種科學論證的不同理由,適應每個時代背景永遠不會完全消失。如在19世紀,人們對甚至認為牛痘疫苗會使人「牛化」,認為人體會被這些動物有機體污染,甚至情緒會受到影響,讓人更接近牛變得更加野蠻。

19世紀上半葉,主要是發生在醫學界的爭論。從1850年開始,辯論公開化,媒體對它越來越感興趣,家長們譴責和宣傳疫苗接種引起的罕見問題。然而近年,反疫苗大多數是在獲得「安全、有效和廉價」的疫苗不成問題的所謂「發達國家」,對疫苗的不信任和懷疑運動正在蔓延。2017至2018年間,全球麻疹病例數幾乎翻了一倍,迫使世衛組織敲響了令人擔憂的警鐘。

對政治、對民主失去信心

早在COVID-19疫情爆發之前,「反疫苗」運動中人們對疫苗的不信任和懷疑就已蔓延, 國家政府就已經面對強制接種疫苗,還是要說服民眾都不見成效的難題。

除了侵蝕公共言論和民主制度的陰謀論言論,這些缺乏遠見、非理性恐懼拒絕疫苗是一種意識形態化,各國反疫苗者的共同點是反映出對政治、對民主失去信心。而且信心喪失更是結構性的,不再與特定事件相關,於是更容易被政客利用。另一方面,群體免疫還更需要達到超過80%的覆蓋率,在民主制度中要獲得80%的同意票基本上是天方夜譚,這無疑是民主的一大難題。

而「健康通行證」也更帶來了與以往不同的問題,問題不在於疫苗接種義務本身,因為目前法國已強制規定接種11種疫苗,問題是,即便有國會議院的「超高速」草草投票通過,但法國政府的高壓強硬態度激起民眾抗議,也因此在反對立場的言論中,如演員茱莉葉畢諾許捍衛個人自由的論點越來越普遍,這是歷史上的反疫苗運動前所未有的。

AP_2121278956829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