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國家隊徵召日領500、只有奪牌被獎勵,跨黨派立委籲修法保障國手基本薪資4萬3

受國家隊徵召日領500、只有奪牌被獎勵,跨黨派立委籲修法保障國手基本薪資4萬3
「柔道男神」楊勇緯在東奧奪牌,國訓中心防護員程心儀也伴隨左右細心照顧。|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賴香伶指出,以近兩屆賽事參與選手人次約3000人,再比照勞動部的經常性薪資之總平均數(現行約4萬2300)來發放,等於一年要發給約15億元。

*首圖為柔道選手楊勇緯接受國訓中心防護員照顧。

台灣選手在東京奧運表現優異拿下共10面獎牌,目前獲得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台灣民眾黨立委賴香伶、國民黨立委鄭天財、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今(3)日召開記者會表示,依照目前規定,選手只有「得牌」才能得到國家給的獎勵,獎金雖然是世界第三高,但沒奪牌的選手也很辛苦;為了長期保障選手的培育,應保障入選國家隊的選手基本薪資4萬3000元,讓爭取到國手資格的選手不要陷入兩難,可以全心為國爭光。

只有奪牌才有獎金,平時訓練也很辛苦

賴香伶說,台灣運動員在東京奧運表現優異,不過依照《國民體育法》規定,運動員惟有在獲得獎牌後才能得到國家給予的獎勵,平時訓練經費除了尋求贊助僅能自行籌措,台灣國手的待遇與國際相差甚遠。

鄭天財指出,許多尚在培育、成長中的各縣市選手、未來的國手,不僅平時要承受高強度訓練的受傷風險,更早在處於職涯黃金時期階段,便面臨當下生計及退役後經濟來源的抉擇與負擔;以原住民選手訓練環境而言,109年度教育部體育署補助原住民族地區學校聘用教練實施計畫中只聘14名教練,因此對於曾是退役運動員的教練及現役運動員的養成,經費的主動挹注,在在都有其必要性。

王婉諭提到,台灣的奧運獎金其實是世界第3高,但體育的本質不該只是獎牌,除了獎牌本身及獎金之外,更應該看見這些獎牌背後長期付出的努力,也應看到其他正在辛勤練習的選手,應把資源用來資助培育體育選手、改善體育訓練環境。

立委:修正《國體法》給選手生活津貼

王婉諭指出,目前國手的待遇,可分為「生活津貼」和「零用金」。生活津貼每個月3萬元,但是僅限定給「大學畢業而未就學或就業的培訓選手」,也可把它當作「失業補助」;也就是說,原本就有工作或是還在就學中的選手,沒辦法拿到生活津貼,僅能拿到零用金補助,而零用金的金額是每月1萬5500元,一天大概可以領500元。

但王婉諭質疑,當選手被國家徵招,要進入國訓中心訓練時,若他本身的工作薪資就已超過這些補助與津貼,成為國手的榮耀感,真的值得他這樣犧牲自己原先就穩定的生活嗎?另一種狀況則是還在就學階段的選手們,若接受國家隊徵招,他們能拿到的就僅有零用金補助,這樣的待遇真的足夠嗎?

受邀出席的中華民國足球協會副秘書長焦佳弘也指出,體育署的「奪牌思維」與「重賞之下必有勇夫」的治理邏輯,導致我國選手如果沒有得獎,則可能最低甚至連1個月生活開銷都難以支應。這讓國內選手在「生活」與「穿上代表隊球衣」間陷入兩難。

焦佳弘表示,體育署從最一開始的每天200元到現在每天500元,也許是個進步,但選手其實若不是長期集訓,甚至連體育界戲稱的「失業補助」3萬元都領不到,今天的呼籲並非要將選手「公務員化」,而是希望至少不讓這些選手得「自費」為國爭光。

賴香伶表示,將提案修正《國民體育法》,增列22條之1條文,以入法的方式保障選手;重點包括經選拔為國家代表隊選手者,中央主管機關應按月發給生活津貼,給付期間以4年為限等,而這個生活津貼應依照勞動部發布的經常性薪資總平均數;根據勞動部公布的2020年度薪資中位數約台幣4萬3000元。

賴香伶以近一屆奧運賽事以來,符合《國光體育獎章及獎助學金頒發辦法》第3條參與選手人次3020人,再比照勞動部的經常性薪資之總平均數(現行約4萬2300元)來發放,等於一年要發給約15億元,對比體育署的預算以及運動發展基金的金額,賴認為用這樣的經費來保障國手基本收入是可行的。

投影片3
Photo Credit:賴香伶辦公室提供

賴香伶也指出,職棒、職籃選手是有一定薪資水準的;但是其他運動也都是為台灣爭取到榮耀,然而與籃球跟棒球相比就差很多;以足球為例,在徵召選手跟詢問意願時,很多選手擔心萬一打不進去世界盃或資格賽,補助就會終止,但是個人生涯不能跟著終止。國家不應該只拘泥於後端奪牌與否,而是應該長期規劃在前端就開始,讓選手能選擇繼續訓練爭取出賽或是轉職教練,培育新興高手。

找到「長期贊助商」也是一種出路,但並非人人有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有不少表現亮眼的選手,如戴資穎、林昀儒、「麟洋配」的王齊麟和李洋、李智凱及莊智淵等,長期受到公股銀行的支持、贊助;戴資穎屬於合作金庫羽球隊,王齊麟及李洋則同為土銀羽球隊員,《中央社》報導,他們在薪資、福利均比照「銀行員」領取,參加賽事表現優秀,可獲得3萬至10萬元不等獎金。而2017年起,華南銀行就贊助體操選手李智凱、黃克強和教練林育信每年168萬元訓練經費,並為其投保高額傷害險。

而教育部體育署從2017年開始,以世大運開始培養選手信心,2018年起編列3年12億經費,實施「2020東京奧運黃金計畫」,挹注資源在有望奪牌的菁英選手上;另外為了強化運動選手輔導照顧,也利用「運動發展基金」的盈餘,補助優秀選手學雜費、生活照顧及課業輔導等經費,從行政院長蘇貞昌上台至今,運動發展基金已經增加了2.5倍。

不過大抵上還是只有少數菁英選手能取得充足的政府補助,也獲得企業贊助;不少選手在培訓期間,則必須仰賴自身和政府資源為主,欠缺企業的廣泛投入與市場支持,而難以讓專業運動員生職涯發展獲得一定保障;未來要如何推動產業整體發展,鼓勵更多企業投入贊助運動賽事和運動員培育,讓全民維持參與,再加上政府法規制度上的修訂,才有辦法讓選手在發展專業時無後顧之憂。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