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額的國光獎金能否催生出更多奧運獎牌?從內在動機、恆毅力與企業贊助來討論

高額的國光獎金能否催生出更多奧運獎牌?從內在動機、恆毅力與企業贊助來討論
圖為「鞍馬王子」李智凱在東京奧運體操男子鞍馬決賽拿下台灣奧運史上體操首面銀牌|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主要想帶大家思考這樣高額的獎金,若是能夠有更多內在動機的誘發、恆毅力的態度培養、以及選手的品牌經營與訓練投資,相信有更多使用的方法,且能創造更多機會,為社會、偏鄉、運動員,以及文化帶來更多新契機。

今年的奧運成績是有台灣參賽以來最好的成績,史上第二次破億的國光獎金也成為討論的話題,金牌選手可以一次領2000萬台幣,若按月領,一個月可以領12.5萬,這是位於全世界第三高的獎金(只輸新加坡的2335萬台幣,及喬治亞3778萬台幣),到底這樣獎金合不合理?我爬了一些文章,似乎沒有太多討論。下面我將從內在動機、恆毅力與企業贊助三個面向來討論。

獎金越高,內在動機越低

國光獎金自2015年提高金牌得主可獲得2000萬台幣,最近甚至郭台銘提議要提升到到一億,到底高額獎金能否催生出更多奧運獎牌呢?就內在動機理論而言,金錢報酬越高,動機就越低,而且這是在所有領域都是如此,包括藝術、創意、運動、專注力、做公益等。

丹尼爾.品克(Daniel Pink)在《動機,單純的力量》列舉所有獎金高會造成動機低落的實驗,就藝術比賽而言,將參加畫畫訓練的小朋友分三組,第一組知道會獲得獎金、第二組不知道會有獎金但事後意外獲得獎金、第三組是完全沒有任何獎金,結果兩周後發現第二組和第三組一樣勤於畫畫,但是第一組卻對畫畫失去興趣了。

運動上的表現會是如何呢?有研究人員到印度進行實驗,請了87位當地人進行健身運動,例如做伏地挺身或仰臥起坐這類的基本運動,第一組給當地一日的工資、第二組給兩周工資,第三組給五個月的工資,結果第三組表現最差、第一組表現最好。

若是捐血行為,第一組是無酬勞、第二組得到七美元、第三組是拿到七美元但可決定是否捐給慈善機構,結果第一組與第三組的捐血人數都超過五成,第二組卻不到三成。

若以創作來說,微軟在1993年聘請各界教授和學者來編寫百科全書,叫做MSN Encarta,結果在推出線上百科及光碟後,於2009年關閉此百科全書的經營,因為不敵維基百科,免費請世界的人來編寫。

運動選手是因為喜歡運動而決心變成一位運動家,他們對於訓練的執著和專注,樂此不疲,因為運動當中的心流(將精神完全投入在某種活動而感到興奮感)、及運動後達到的成就與快感,讓他們樂於挑戰自己。

當一位選手拿到奧運金牌,拿到2000萬的獎金,不管是一次領或月領,對於一個長期辛苦訓練的選手,都覺得已到達人生的極顛峰,這時會覺得努力也不會有更多成果了,很多運動員可能因此就不想努力了,這不管對國家和對選手都是很大的傷害。

再者,若未來每個選手都是為了拿獎金才進行訓練,甚至全家族只期待有一天家裡運動訓練的孩子可以在世界比賽拿獎金,不僅運動無法成為個人熱情的來源,功利主義的運動訓練也無法得到好成績的,甚至運動只會成為孩子的壓力。

讓運動員恆毅力成為翻轉弱勢的軟實力

原住民和偏鄉弱勢族群,常常在奧運表現傑出時才會被討論,但大多數媒體都是討論選手們從小多麼懂事、多麼堅毅不拔、吃苦耐勞,像郭婞淳是單親家庭長大、住過工寮、沒錢之早餐等辛酸成長史,楊勇緯生長的屏東縣獅子鄉,是長年經濟條件不佳、謀生不易、人口外流的凋零偏鄉。似乎選手生長環境越悽慘,來自越貧窮落後的偏鄉,就越有故事性。

偏鄉孩子因為平時生活沒有什麼娛樂和文化刺激,大多是隔代和放任教養,因此孩子對於動態的體育比較有機會嘗試,也是因為平時生活太辛苦了,要幫忙家事、做生意、或照顧弟妹等,反而覺得運動訓練不辛苦。

運動選手可以達到世界冠軍,他們平時對自己的要求、生活習慣和心態磨練,其實比任何人都高,因為訓練實在太辛苦了,例如世界桌球排名第六、東奧男單排名第四的林昀儒,他平常的練球時間是一周六天,每天六小時,每一動作連續練習十五分鐘,他只有在比賽的時候才有休息時間,這種運動員的堅毅力,刻意練習的態度,通常是很無趣的,然而一旦有這態度,用來做每件事情其實都不會太難,因為已經在年少時經歷過最艱苦的磨練了。

選手所擁有的恆毅力(grit)是指對長期目標堅持的毅力和熱情,遇到失敗能愈挫愈勇,擁有自我掌控的能力,若學生在小時候經過運動訓練,擁有面對艱苦困難的恆毅力,台灣不只可以培養更多國際級的運動選手,更能提升國力,讓國人在面對每件事情都用最嚴謹的態度和最佳的習慣在過生活。

如果將國光獎金可以投資在這些奧運選手,賦予他們在偏鄉的薪水與職務,讓他們可以訓練偏鄉和原住民孩子,不只傳遞恆毅力這類的心理韌性,也傳授他們運動訓練的技能,從習慣養成、技能訓練、到恆毅力的非認知學習,相信可以改變偏鄉的教養文化,甚至翻轉現在偏鄉弱勢的處境。

企業贊助轉為投資經營

現在很多企業會以社會責任的名號,贊助選手訓練,我認為大多是為了打造企業品牌或提升社會形象,在選手得名後,他們甚至頒發更多獎金給選手。而這些大公司贊助運動員,常常是選手有名氣之後才開始贊助,但是一般運動員要苦練到成名,需要經過多年的訓練,最開始的財務支出和心力付出是一大筆金額,到了成名之後,因為廣告業配也會找上門,反而比較沒有財務困境。

我認為應該改變策略,把選手當成一項投資,剛開始投資一間公司時,入股種類可分為技術股、勞務股、及財產股,例如台東一間小餐廳業者,想要栽培一位原住民孩子阿勇成為田徑運動員,餐廳可以出資成為財產入股的股東;聽說鄉裡住著一位退休的國手,於是找他擔任教練來訓練孩子,這時訓練所花的時間是無償的,但是退休國手可以成為技術入股;阿勇的阿姨跟他住一起,平日工作時間比較彈性,可以接送阿勇去練習場和比賽場當勞務股,阿姨就成為勞務入股(如表格一)。

  • 表格一:阿勇運動員養成投資股份
財產股 技術股 勞務股
股東 餐廳 退休國手 阿勇的阿姨
出資方式 阿勇訓練時各種軟硬體需求的經費 訓練阿勇的技術與能力 負責阿勇訓練時的接送和其他行政

大家就像是投資阿勇成為公司品牌一樣,集合財力、物力、人力,討論好股份持有比例,打造阿勇的技術,注重阿勇的生活作息和飲食習慣,甚至經營阿勇這個品牌,為他爭取更多企業贊助。當阿勇拿到奧運金牌時,將國光獎金五五分,選手拿一千萬,其餘股東依照股本分配一千萬獎金,這其實也不失為一項可行的投資。

以這樣的入股投資,任何有潛力的孩子都可以從小被培養,且任何人都可以入股幫忙孩子的訓練及選手養成,孩子就不用到成名時才能尋求企業贊助、也不會讓社會觀感覺得運動員的養成期過長,且沒拿到獎牌就什麼都沒了,股東為了爭取獎金,也會更加賣力的提供技術訓練、好習慣培養、以及資金供給。

結語

近幾年台灣的運動風氣慢慢提升,運動不再只是為了成為運動員或是四肢發達體育班學生的專利,這次台灣代表團在東京奧運傑出的表現,相信可以颳起一陣運動風潮。

本文評論不是討論2000萬的國光獎金合不合理,而是思考這樣高額的獎金,若是能夠有更多內在動機的誘發、恆毅力的態度培養、以及選手的品牌經營與訓練投資,相信有更多使用的方法,且能創造更多機會,為社會、偏鄉、運動員,以及文化帶來更多新契機。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