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獲台大學取錄卻遲遲未能入境:一名等候赴台港生的意見

已獲台大學取錄卻遲遲未能入境:一名等候赴台港生的意見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現時實行「邊境嚴管」政策,今年9月秋季準備入學的境外新生,仍然未知入境安排。

(編按:台灣現時實行「邊境嚴管」政策,今年9月秋季準備入學的境外新生,截至8月3日,仍然未知入境安排。)

文:翔平(一名已獲台灣的大學錄取,但正在等候發落的港生)

Can Help還是Can't Help?

我是在香港的大學畢業,現在在香港工作,去年報讀了台灣一所大學的研究所並獲錄取,原定今年9月赴台。離港是因為社會氣氛急劇惡化,我的記者工作有點敏感,前路尤其不明朗,故希望暫時離港整理一下。選擇台灣,是因為兩地文化接近,過去到台灣旅行都有很好的印象,而我想研究的題目在錄取我的大學也有專家,以及很現實的,學費便宜。

近年赴台港生增多,有評論認為是因為台灣疫情輕微,但我認為未來生活規劃和成本等考量更大,年輕人本來就比較不擔心疫情。原本我也有報讀歐美的大學,以我過往的學術成績應可順利考上,而上學和生活不成問題,但考慮到生活便利、研究題目、學費等(英國大學的研究所一年學費要近2萬英鎊),還是選擇到台灣。

可是現在離開學日只有一個多月,開學日之前也有一堆程序要走,隔離需兩星期,申請入境亦要時間處理,就算馬上開放入境也不知道能否趕及,台灣當局現時仍沒有消息,本來說暫停入境是因三級戒備,可是降級後仍然沒有恢復。實在令我疑惑當初是否選錯了:Taiwan can help還是Taiwan can't help?

疫情警戒降級 民眾河濱公園騎單車(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分階段入境作試點

台灣當局正面對龐大政治壓力是可以理解的:習慣了「防疫優等生」狀態,十數宗確診個案,儘管跟很多國家相比已是很少,但在野黨想趁機得分猛攻政府,都令政府難以鬆手。可是,我會認為一刀切的禁止入境是不適合的,而是應該讓低風險地區的學生先行分階段入境,作為試點。

以港生來說,香港已將近兩個月沒有本地新確診,成功「清零」(編按:8月4日香港出現一宗本地「復陽」個案),不少人已完成接種兩劑疫苗,加上抵台後的隔離,境外生風險應是極低。若以防疫為由拒諸門外,似乎不太科學。這也適用在其他新確診數極低的地方,如澳門、新加坡、紐西蘭,以及部分太平洋島國。

根據台灣教育部2019至20年度(108年度)的數字,來自香港跟這些地區的大專生全台只有一萬多人,也就是說正等候入台的新生人數更少,如果分階段入台,台灣絕對有能力消化。比方說,當局可以讓人在網上預報入台日子,每日入境500人,那就能更好地安排隔離和測試,假設共有數千人,不足一個月就能消化完成,下一步再評估讓其他境外生入境。也可以為不同風險地區設限額,每日有一定比例低和高風險人士,分流進入和隔離,那即便每日有零星輸入個案,也不會對醫療機關造成重大負擔。

滯留印度台僑晚間搭機返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無限期封鎖不可能

事實上,很多專家也指出,以病毒在全球擴散的狀況來看,完全消滅它已是不可能,人類將要長期與之共存,政府也需要思考如何在平衡各方考量下解封,無限期封鎖是不可能。分階段讓低風險和已施打疫苗的境外生入境,正好是個試點,「超前部署」如何逐步開放讓外地人入境。何況一次過開放所有境外生入境,數萬人湧到機場也會造成混亂和增加風險。

在國際政治層面看,恢復境外生入境,正好向國際宣示台灣疫情已經降溫和Taiwan can help。當然開放哪些地區入境,可能構成差別待遇,但只要做好科學分析和對外說明,應該能讓外國人和台灣人都接受才對。

境外網上教學風險

境外生只考慮自己?學生赴台並非遊玩,這涉及人生的重要決定,但現在取錄生卻因為外在因素,令人生規劃亂了,我想也有權利去申訴。境外生之中,可能有因社運擔憂自身安全的香港年輕人,也可能是友國想促進兩地交流,現在卻被迫停止。大家可不會無限期的等開放,總有些人會另覓出路,而這對台灣來說都是損失;年輕人就有本錢等,我可不這麼覺得。

以色列旅遊團旅客返台 依序通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有人提出開放網上教學讓學生在香港也能上課,但除了教學質素肯定會有影響,如我修讀政治系,可能也會上跟兩岸政治有關的課堂,涉足敏感內容。事實上有西方大學為了保障陸生和港生,決定中國政治課程不錄影和准許匿名交功課。但始終他們是身在國外,身在香港的人則要冒更大的風險。

目前台灣仍開放港人有條件入境,但台灣當局是否也可以考慮一下境外生的需要呢?不是說要一刀切無條件開放,只是在平衡防疫跟境外生需要下作條件性開放,我相信台灣是做得到,Taiwan是can help的。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