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場上選手激戰,場下賽事直播更是OTT串流媒體的新戰場

奧運場上選手激戰,場下賽事直播更是OTT串流媒體的新戰場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在本屆奧運的轉播通路堪成史上範圍最齊全的一屆奧運轉播,也帶給觀眾最多元的選擇。在全世界,COVID-19疫情使觀眾無法進場觀賽而造成的收視需求,也讓串流媒體開啟了一條新戰線。

文:黃家茹,鄭凱榕補充整理

史上最命運多舛的2020東京奧運延宕一年,終於在今年7月23日開幕登場。在27日——長達兩個月的三級警戒降級的第一天,雙喜臨門,舉重女神郭婞淳抓舉、挺舉、總和三破奧運紀錄,勇奪59公斤級金牌,全民瘋狂為她和台灣代表隊加油喝采,但可能已經不像過去,非得守在電視前。

從全民瘋奧運談起,概述台灣OTT串流媒體

台灣在本屆奧運的轉播通路上,含括既有的有線電視(東森電視)、無線電視(公視),以及新型態的IPTV(網路協定電視,屬於寬頻電視的一種;中華電信MOD)和時下最夯的OTT(Over-the-top media services)影音串流平台,堪成史上範圍最齊全的一屆奧運轉播,也帶給觀眾最多元的選擇。

這一次奧運轉播權,依然由中華電信MOD攜手重要合作夥伴愛爾達電視取得台灣區全賽事總代理,這也是愛爾達連續3屆取得總代理權,第10次轉播夏季奧運及亞運。中華電信與愛爾達分別推出「OTT影音串流平台」:中華電信Hami VideoELTAott.tv

ELTA OTT在上屆里約奧運(2016)期間增加一萬多名用戶,年齡層以18-35歲青壯人口佔了70%;其中用戶性別比,男性佔三分之二強,女性約佔三分之一,每日回看率超過60%;顯示跳脫傳統電視,台灣觀眾已接受更多元的收視途徑。

那麼,台灣目前OTT串流媒體的使用狀況如何呢?

根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2020年委託台灣經濟研究院的研究,台灣民眾以線上串流影音(OTT TV)作為最主要收視來源以16-25歲的24.5%最高,而未婚者(20.3%)比例明顯高於已婚者和鰥寡/分居者。這份研究完整勾勒出台灣各區域、各年齡層的收視樣貌,相當值得參考。

另外一份非常具參考價值的研究報告是文化內容策進院(TAICCA)的「2020年台灣文化內容消費趨勢調查計畫」,其中提到:OTT與一般電視收看族群分眾明顯,兩者與社群網路平台重疊性高,其中Netflix是OTT台灣民眾付費首選。

若以年齡世代觀察,39歲以下族群使用OTT的比率較高,而40歲以上族群較偏好使用一般電視。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兩者管道皆與社群網路平台有很高的重疊比率,顯示不論哪個世代的民眾,對於社群平台皆有較高的依賴性。

可以很明顯觀察到影音媒介的轉型,社群網路平台已追上一般電視,比率接近70%。而約50%民眾付費收看影視,整體民眾每人月消費金額為191元,這是未來非常大的商機。

2021072801
Photo Credit: 文策院
文策院(TAICCA)的「2020年台灣文化內容消費趨勢調查計畫」相當具有參考價值

台灣的體育直播前景

除了上述的愛爾達聯手中華電信MOD,稱霸OTT直播體育賽事平台以外,台灣體育直播現況如何呢?

台灣體育直播節目的收視族群雖不算多但穩固,目前台灣逐漸邁入5G時代,針對上述的技術性問題或可以逐漸解決,2020年底台灣主要體育頻道福斯(Fox)撤出台灣,終止旗下各個體育頻道的服務,有線電視的體育直播空出了位置,體育線上直播或許能填補這樣的空缺。

去年台灣之星就與英國體育頻道集團壹拾壹體育網(Eleven Sports)結盟搶攻台灣的體育直播市場,在疫情及市場空缺的這個時機點,或許能成為台灣體育直播賽事推進OTT發展的一個助力。

OTT串流媒體,開啟體育新戰線

OTT體育直播的蓬勃發展可不只在台灣,全球亦呈現方興未艾的榮景。

體育賽事在串流平台因為技術性和資金方面的限制,在串流媒體服務上受到限制。但近來隨著串流媒體的發展,轉播技術的提升及公司間的整併,再加上COVID-19疫情使觀眾無法進場觀賽而造成的收視需求,串流媒體又開啟了一條新戰線。

過去的網飛(Netflix)、HBO迪士尼+(Disney+)等串流媒體的大戰總是在比誰引進的影片新、誰家的卡司大牌、但都是在事前製播的脈絡中競爭,針對直播則幾乎可說是串流媒體中無人競爭的場域。彭博資訊(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媒體分析師蘭格娜森(Geetha Ranganathan)說:「體育運動是有線電視模型的最後堡壘。」體育直播也成為有線電視能夠在串流大戰中尚保有一絲喘息空間的優勢。

shutterstock_154988027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然而,隨著「串流媒體戰爭」的迅速發展,以上的說法開始崩解。亞馬遜Prime影音(Prime Video)服務簽下了總計100億美元價值的足球轉播權,ESPN與國家冰球聯盟(NHL)談成協議並將轉播曲棍球賽,且這兩家媒體巨擘又再度推出兩項新串流媒體服務,並以不同於以往網飛跟葫蘆(Hulu)直接放棄體育直播的路線,將體育直播變成主打的項目之一。

2021年3月美國大型傳媒集團維亞康姆CBS(ViacomCBS)創辦的派拉蒙+(Paramount+)出現,也推出讓用戶也能收看體育節目的服務。OTT世界的體育直播突然變成一個兵家必爭之地。OTT進入戰國群雄爭霸的時代。

為什麼體育直播吸引各家串流媒體跟進呢?

密蘇里州聖路易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教授里謝(Patrick Rishe)說:「(體育賽事)最能帶來觀眾。」體育賽事的即時性與集體性能吸引人們的注意力以換取部分的家庭娛樂預算。

從過去的媒體發展來看,有線電視媒體在體育轉播方面就已經是各大媒體公司角逐的戰場。在1990年代初,當時的新興公司福斯(Fox)便與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美國廣播公司(ABC)及全國廣播公司(NBC)進行競爭購買價值10位數的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轉播權,FOX贏得這場競賽後也躋身傳媒公司的龍頭。因此即使發展到了串流媒體仍然是各大公司或是新興公司試圖在市場進行排名戰的重要籌碼之一。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