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仁獻唱不是娛樂,莫非是去踩場?

李家仁獻唱不是娛樂,莫非是去踩場?
圖片來源:明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憑常理判斷,梁美芬在選舉中找李家仁獻唱,若非為了提供娛樂,難道叫他來踩場嗎?

8月2日廉署起訴歌手黃耀明和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涉嫌於2018年立法會補選舞弊,提供娛樂以誘使他人投票。

原來根據《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第12條,在選舉中向他人提供「食物、飲料或娛樂」,以誘使他人投票或不投票予某候選人,即屬舞弊。

廉署前總調查主任、大律師查錫我說,何謂「提供娛樂」並無仔細的法律定義,難一概而論,視乎法庭判決。

黃耀明被捕後,不同報章均發掘出昔日立法會或區議會選舉期間,建制派候選者同樣有找人表演唱歌或擊鼓。

例如2007年區議會選舉,民建聯落區宣傳,找蘇錦樑和蔣麗芸一彈一唱,高歌〈我只在乎你〉、〈Devoted to You〉、〈強〉[1];2015年區議會選舉,經民聯梁美芬找來醫生李家仁,獻唱〈小明撐美芬〉[2]

有傳媒向梁美芬查詢此事,她說自己不會找職業歌手助選,並反問:「雖然我都唱歌,但唔通人哋又覺得係娛樂咩?我職業係大律師。」我的答覆是:「係,我覺得梁美芬唱歌就係娛樂。」大家覺得是娛樂嗎?

正如唐英傑案判辭所展示的邏輯,「光時」口號可以有多種解讀,但只要有人理解為「港獨」——哪怕只有一人——已足夠定性為「分裂國家」。梁美芬唱歌,不必證明人人聽出耳油,才叫「娛樂」;只要有部分人覺得是娛樂,就是娛樂。

律師醫生唱歌助選,怎可能不算提供娛樂?按此邏輯,如果有人宴請高官吃鮑參翅肚,是否只要不找專業廚師烹調,或讓高官吃飽後大呼「好難食呀」,就不算是賄賂呢?

何況現在不是梁美芬唱歌,而是憑〈小明上廣州〉走紅的李家仁。〈小明撐美芬〉歌詞,改自曾經熱爆網絡、連百度百科也有條目的名曲〈小明上廣州〉。李家仁本職雖是醫生,但也是〈小明上廣州〉原唱者,由他獻唱〈小明撐美芬〉,絕對有吸引力、號召力和娛樂性。

憑常理判斷,梁美芬在選舉中找李家仁獻唱,若非為了提供娛樂,難道叫他來踩場嗎?民建聯葉國謙的論調,跟梁美芬一樣,認為找職業歌手才算「提供娛樂」,業餘則不算:「如果你搵我上台客串唱幾句,當然唔係『表演』,只係助下興。」

這句話比梁美芬所說的更不知所謂。廢物們知道中文「助興」是什麼意思嗎?助興即有助增加興致,已隱含娛樂之意。例句數之不盡。如吳趼人《二十年目睹之怪現狀》第六十六回:「我除飲酒之外,再說一個笑話助興。」說笑話是否「提供娛樂」?

著名古典文學學者錢仲聯,在《夢苕盦詩話》中寫影后胡蝶,說她「擅舞台劇,每於影片開映之際,粉墨登場以助興。」這是「表演」,而錢仲聯亦稱之為「助興」。可見你說「助興」,不代表那不是「表演」,更不等於沒提供「娛樂」。

之前法庭不斷爭論「光復」、「革命」的意思,不久是否又要探討何謂「娛樂」、「助興」呢?但無論如何,只要你無法排除唱歌助興「is capable of」(唐英傑案判辭用語)提供娛樂,廉署就必須一視同仁拘捕梁美芬。

注釋:

文章獲授權轉載,原文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