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國為「零工經濟」提供多元保障,台灣還在用「僱傭關係」侷限外送員

世界各國為「零工經濟」提供多元保障,台灣還在用「僱傭關係」侷限外送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現階段在承攬和僱傭的模糊,會讓平台營運上產生極大的不確定,間接形成投資發展阻礙,參考世界各國立法狀況和美國商會意見,台灣是時候做出下一步改變了。

全臺提升三級防疫警戒後,在街上騎車衝刺的人,從搶壓線前打上班卡的社畜上班族,變成趕送單的吳柏毅和傅潘達,無論是颳風下雨或午夜夢迴時刻,這些外送員,又或是更廣大的零工經濟者,像神燈精靈四處奔波,幫我們爭取安心防疫、歲月靜好的空間。

到2020年底,勞動部統計全臺有8萬8千名外送員,這麼多工作者不代表每個人都是千金之子,輿論常出現的工作安全、投保、疫苗施打等各方保障問題,民間有越來越多聲音,期待這些辛苦工作的人值得更好的勞動空間。

所謂「更好的勞動空間」如何定義?有人直覺以為政府把零工經濟者全數視作傳統僱傭關係下的勞工,也就是訂定最低薪資、最高工時、請假打卡加班規範、就業安全保險、社會福利保障等,能保就保才是最佳解。

不過作為新興產業,零工經濟自由彈性的就業吸引力一開始就和傳統法律框架相違背,平台、店家、消費者尚在市場中摸索一套三贏的經濟模式,如果主管機關若用現行法律框架干涉,雖然有機會平息部分爭議,但對長期發展及就業問題上,絕對是揠苗助長。

遵守行政規範,反而從承攬變僱傭?

勞動基準法沒有規定勞動契約和勞僱關係的界定標準,但司法實務和勞動部的見解,都偏向綜合勞務給付時間、地點、方式、指揮監督關係等方面判斷,不過這也正是問題來源:主管機關錯誤認定僱傭、拒絕承攬。

即便司法院釋字第740號解釋理由書、台灣高等法院過往的民事判決,和勞動部自己頒布的勞動契約認定指導原則,都曾指出「承攬關係也會有工作指示,所以遵守行政規範的必要措施時,不該被當成是僱傭關係。」但實際狀況是,當交通部、衛福部要求平台要對外送員進行道路交通及食品衛生安全講習、而平台也照辦時,勞動部卻藉此把安全講習視作教育訓練,判斷平台和外送員間是僱傭關係。

天氣不穩定 外送員雨中送餐(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是令人沮喪的現況,比起為獲利而訂的監督規範,多數平台對工作者的管理措施是基於法律訂定,也就是維護消費者權益、工作者安全的公益角度,但現在政府把兩者混為一談,降低零工經濟者從業意願。而錯誤認定僱傭關係後要面對的,恐怕還包括平台不堪負荷僱傭關係徒增的成本退出台灣、經濟市場瓦解、疫情嚴峻期間民眾手足無措等風險。

零工經濟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其他國家都準備好了?

法規的兩難如果現在不解決,遲早有一天會反過來被問題解決。新的經濟型態來得快又急,不只台灣,世界各國的政府也有許多還在商量討論、還在反應中、甚至還沒反應過來。我們來看一些國家對勞動關係的態度,期待能為台灣帶來一些新的啟發和不同的討論視角。

1. 美國加州第22號提案:承攬架構下的多元保障

去年底22號提案以58.6%支持確立加州的駕駛、外送員為獨立承攬工作者而非員工,另外也提高對零工經濟者的保障,包括基本收入、醫療保險補貼和執行業務期間的意外保險、傷殘補助金、遺屬撫恤金等。

之前協會曾說明加州提案對台灣外送員的啟發,比起加州原本AB5法案強制雇主以嚴格的標準檢驗工作者而導致的市場衝擊;加州公投的意義更是在向全世界展示,數位時代下的勞動關係不是僱傭承攬的二元對立,而是在承攬的架構下,協商劃分出合乎需求的保障。

2. 德國、西班牙、加拿大:「第三條路」另闢法律地位

除了僱傭的勞工和承攬的自營工作者,德國、西班牙和加拿大都另外定義中間型態的「中間工作者」:指勞動者在沒有他人協助的情形下,自行從事勞務契約的工作,為一位他人提供服務,且勞動者收入中有一定比例(德國50%、西班牙75%、加拿大85%)來自單一勞務要求者。

德國普遍認為零工經濟者是自營工作者,但「中間工作者」的權益也是司法實務上重視的內容,為了保障更多不同經濟模式下的勞動者,確保他們在享有彈性工作的同時,也有資遣費、最低薪資、病假等保障;西班牙則是針對這三條路另外建立「專業利益協議」,保障限定加入工會或職業團體的零工經濟者。

RTX103UX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不過,也正因為訂定新的身分,又衍生認定標準問題。例如經濟收入比例,光「確認零工經濟者,是否有超過一定比例收入來自單一勞務需求者?」就有相當大的實務困難,尤其在不同平台兼職的工作者更讓來源難以辨認,這也是這三國正在商討的議題。

3. 日本:可能擴大法律適用對象

對非傳統受僱的工作型態,在2016年便被置入在日本再興戰略推動改革中,具體包括外包法、家內勞動法、工會法等擴大勞動法令適用對象和勞務需求者的法律責任,享有最低工資、工資支付保障,另外也可以特別身分加入職災保險。

不過針對零工經濟,目前日本對於如何在保障權益和維繫產業能量尚無定數,比較可能的方式是延續前述非僱傭勞動者的方向,擴大職災保險強制加保適用者、提出中間工作者等第三種身分的類型都在討論之列。

台灣需要一套以數位經濟為核心的勞動基準

為了不在數位創新經濟缺席,各國試圖找出穩定勞雇關係的方法,雖然政策不太一樣,整體方向都是尊重零工經濟角色,並透過法規配套,逐步鋪出有利產業發展的道路,而非固執用僱傭關係涵蓋所有工作者。

雙北餐飲不解封  外送員街頭奔波(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現階段在承攬和僱傭的模糊,會讓平台營運上產生極大的不確定,間接形成投資發展阻礙,要解決這樣的困難需要長時間溝通,是時候做出下一步改變了。協會參考世界各國立法狀況和美國商會意見,建議政府應著手增訂勞動關係認定的「安全港條款」,例如零工經濟者的契約雖然個別認定,但至少承諾,不要用合法的行政管理措施,作為勞動關係中的不利認定依據,排除平台業者遵守行政規範後,面臨落入僱傭關係等不利框架的風險。

即使全職勞工仍是台灣勞動市場主力,也不該被奉為唯一圭臬,零工經濟發展至今,台灣已經擁有站在不同戰鬥位置奮鬥的角色,而無法受惠於既有工作模式的勞工,隨著經濟、疫情暴增,是社會發展不可忽視的存在。零工經濟者拼命工作卻遠遠走在法規前,挑戰政府現有的勞動思維,在在突顯主管機關需要重新審視工作者在數位經濟世界的定義,並儘速回應產業進步而生的關鍵問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會員推廣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