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歌利亞頭的大衛〉:神聖與邪惡,流氓畫家的贖罪

〈手握歌利亞頭的大衛〉:神聖與邪惡,流氓畫家的贖罪
Caravaggio, The Cardsharps, 1594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卡拉瓦喬的宗教畫,極少神話元素,反把人們心中的神和聖人,化作平民如你我。農民和妓女,聖徒和聖母,破格狂妄的詮釋,往往伴隨血腥和痛苦,一反普遍聖經人物之祥和。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宗教畫,乃西方繪畫之大宗,神聖莊嚴。文藝復興時期,宗教乃藝術家的重要題材,知名如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創作忠於舊約聖經。另有卡拉瓦喬〈手握歌利亞頭的大衛〉,畫家把自身邪惡繪進大衛故事,與眾不同。

天才畫家卡拉瓦喬(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不羈的傳奇人生,獨特畫法技驚四座。天才背後,爭議極多,時人形容他作流氓、賭徒、殺人犯、逃犯、越獄者,〈手握歌利亞頭的大衛〉,即為其亡命生涯之總結。

卡拉瓦喬開創戲劇性的「明暗對比法」。其時主流畫作,大多注重平衡感和穩定感,狂人反其道而行,光影、聚光和顏色對比,強烈而大膽,擅長營造氣氛,凸出人物的主次。

0_35lk34KrsSgVow9j
Caravaggio, Judith Beheading Holofernes 1599–1602

作品捕捉了人物表情、動作,呈現緊張的瞬間。看畫時,思緒都被抓住了,皆因開放式結局,擁有無數可能。下一秒,故事是錯綜複雜的小徑,使我們從畫作中,自然產生無限遐想。

另一方面,卡拉瓦喬的宗教畫,極少神話元素,反把人們心中的神和聖人,化作平民如你我。農民和妓女,聖徒和聖母,破格狂妄的詮釋,往往伴隨血腥和痛苦,一反普遍聖經人物之祥和。

1_SdEaYlI4Rkcytt58TxL7wA
Caravaggio, David with the Head of Goliath, 1609–1610
〈手握歌利亞頭的大衛〉

〈手握歌利亞頭的大衛〉最能體現一切。聖經記載少年大衛,打敗腓力士的巨人歌利亞,割下他的頭顱,大戰之中,協助以色列人得勝。卡拉瓦喬繪畫,選定大衛獻頭顱給以色列王的瞬間。

畫作的奇特,乃大衞在畫中斬下卡拉瓦喬的頭顱。自我入畫不算稀奇,但以罪人出現,另有秘密。歌頌英雄大衛的故事,卡拉瓦喬畫得哀傷,鼻青臉腫的背後,反映瘋狂人生,暗示此世結局。

卡拉瓦喬,畫家之外,是撩事鬥非的古惑仔,帶着佩劍上街,喝醉打架,劣跡數之不盡。但他太有才華,備受主教、上流社會等庇護,萬人追捧,致使每次作惡,總能隻手遮天。

0_wDmlLlzWapU3ivVg
圖片由作者提供

上得山多終遇虎,他搞出人命,殺死了人。卡拉瓦喬展開亡命生涯,靠畫作賺取名利,進身當地上流社會。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再次犯事,逃亡之中,送畫給當時的主教賠罪。

那幅畫作,正是〈手握歌利亞頭的大衛〉。大衛本應興奮、鼓舞,但畫作中,眉頭深鎖,沒有半分喜悅,流露悲哀、無奈懊悔的神情,凝視左手提起的頭顱,鮮血與唾液的畫家之頭。

卡拉瓦喬贈畫予教皇,除了實際的希望求助,在藝術象徵,他以罪人歌利亞的身分自白,借大衛之手獻給教皇,實乃宗教贖罪之隱喻。最後,他亦得到赦免,可惜卻染病身亡。

卡拉瓦喬富才華,狂妄與自大,不守規矩。一幅看似宗教的畫,其實是徹頭徹尾的自畫像。懺悔的自畫像,就在大衛展示頭顱的一瞬間,目光無法移開,那痛苦神情,是畫家的罪與罰。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