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死亡、夢境》:特別強大的人格才能承受擁有「預知能力」的悲哀

《幽靈、死亡、夢境》:特別強大的人格才能承受擁有「預知能力」的悲哀
榮格|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那麼多寫信的人強調,多年來,他們對自己的經驗守口如瓶。他們不願將這些公之於眾,因為講述它們,不僅是對祕密記憶的褻瀆,而且還會被視為「另類」,遭人厭惡。

文:安妮拉.亞菲(Aniela Jaffé)

經驗「靈異」的能力

萊恩成功地展示了每個人都具有超自然感知的能力。超心理經驗就像直覺、夢和預感一樣,都是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每個人的這種天賦有極大的差異。對於這一點,我們可以從《瑞士觀察家》的讀者來信入手。從這些信裡,可以看出大量這方面的問題。【原註8】

我們讀到那些在「錯誤的時間」或特定日出生的,並且「能夠聽到草長的聲音」的那些孩子們的故事。「特定日出生」,經常指的是星期天出生的孩子;但是從我們讀者的來信來看,日曆上的其他日子也會賦予孩子超感視覺或預言夢的天賦。一個鄉下女人寫道:

從人們的竊竊私語中我才知道,這種事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看到的,只有出生於特定星座時辰的人才能夠看到;我出生於6月24日,正是仲夏日……

還有人寫道:

我母親讓我父親為我祈禱,保護我遠離這些靈視的影響。而她則把主要的原因歸之於我是出生於萬聖節。

另一個童年時代就有靈視的女人寫道:

我母親非常虔誠,我很大了以後她才告訴我:我出生在午夜與凌晨1點之間的「鬼時」,極有可能我因此擁有了這樣的天賦,在這一生中能夠看到比別人更多的鬼魂。而她是對的。

日曆上的聖誕節、除夕夜和其他的聖人瞻禮日(feastdays)【譯註11】都是特定的日子。並且有這樣的說法:

任何在大齋節(Lent)【譯註12】出生的人,可以看到所有的鬼,而且必須得讓路,否則就會忽然倒下身亡。

對這種聯繫的強調,是源自人類渴望為令人費解的神祕經驗,找到非個人因素的背景。將這種天賦追溯到明確的、特定的日子,伴隨著時間的循環,打造出一個包羅萬象的宇宙;人在這個宇宙中自有其位置,與這個宇宙密不可分,因此才能將他的各種才能歸之於他與宇宙的關係。

這種對各種天分的通俗解釋,將人連結到整個宇宙的背景,就像是小宇宙和大宇宙之間的關係,就像是內在世界和外在世界的關係,而這種看法在人類的思想中始終扮演著一定的角色。中世紀的「萬物有情論」(sympathy of all things),是這種解釋最登峰造極的階段。在煉金術裡,也可以看到同樣的思想。

榮格心理學不關心星期天出生或仲夏日的孩子「聽到草長的聲音」,也不關心對未來的預言或看到鬼魂等等這一切是否為真;而是將這種陳述視為一種徵兆,是心靈內有的感覺,這感覺是自我透過它的天賦或才能,站在了更寬廣而非人的連結裡(這是來自宇宙的),而且這完全是由比人類更高的權威所決定的。

對單純的人來說,他會將這種連結所代表的價值視為宗教的經驗,他表達這種感覺的方式是自然而本能的。

來信者描述的這些令人感覺怪異,而且一開始十分困惑的能力,往往突然在某一時間又消失殆盡。因此,一名能夠例行地預言或近或遠親友的死亡的女人,這麼寫著:

自從我親愛的丈夫死後,我就再也看不到這種事了。也許是因為這種事讓我太痛苦了。

另一個女人是從18歲開始起,反覆聽到那些彌留之際的朋友們的說話聲或呼喚她的名字,她寫道:

55歲以後,我就再也聽不見任何人的呼喚了。

有個女孩,有段時間不斷夢見樂透的中獎號碼,她寫道:

有一天,預言突然不再有了,就像它的出現一樣地突如其來,同時也帶走了我在樂透、賭注、比賽等這類的好運。從那以後,我就不再有任何的好運氣了。

另一個女人說:

多年來,只要我聽見「小死亡鐘」的聲音,我就能肯定,我某個親密的人要死了。不管人們怎樣嘲笑我、告訴我,這不過是木蛀蟲的聲音!不過,當死亡真的降臨,他們就不再嘲笑我了。然而自從我丈夫死後,我就很少再聽到「小死亡鐘」的聲音了,這幾乎是20年前的往事了。就好像我丈夫把我身上的什麼東西拿走了一樣,因為這已經讓我痛苦了很多年。

究竟是什麼讓預言夢和靈視這些天賦消失了,我們從這些簡短的陳述中無法確定。然而,肯定是有著某種東西,將人從上述的與宇宙和諧的狀態分離開來。這種分離並不全然是令人遺憾的。

確實,有時這可能是跨出了進入現實的第一步,而這是人類所需要的。「與宇宙和永恆同在的這種和諧夢境還是持續存在著」,這必然不是透過強大而清晰的意識來平衡的,而是往往與活力的逐漸減退甚至是早逝有著密切的相關。來信中就有一些這樣的例子。

有人寫到他有一名求學時的友人,是農夫的兒子:「他總是安靜的,一個相當沉默寡言的男孩,有著奇怪的眼睛,黑暗而深邃,看人的時候好像可以將你完全穿透。」他有第二種視力。在這封信裡,來信者舉了幾個例子。根據他的描述,這人直到死為止都是個「怪人」,而在他還是小孩時,就預言了自己的死亡。「我現在站在這裡,怎麼會又同時躺在井裡呢?」他當時問他的朋友—結果後來他就是在這樣的井裡淹死的。

一個住在俄羅斯的瑞士人,講起他14歲的兒子有天晚上與朋友去附近的小溪抓小龍蝦,突然,他們聽到一陣奇怪的歌聲,很快地就聽出這是教堂唱詩班的歌聲。

突然,歌聲整個包圍了我們,讓人弄不清究竟是來自上面還是來自下面。一會兒後,我們清晰地聽見了神父的聲音。接著,唱詩班的歌聲再次響起,以輪唱的方式,就像是東正教會裡的歌聲。

父親問這兩個孩子這時候他們怎麼辦,他兒子回答道:「哦,我們也跟著祈禱,除此之外,我們還能做什麼呢?」這番敘述是引人注目的,因為這段經驗是發生在共產主義的俄羅斯,在那裡,一如這位父親信中特別說明的,上帝形象並沒有深植在孩子們的心智裡。但這兩個孩子卻突然深陷在「靈性世界」裡,而他們的反應就彷彿那是現實。在這個案例中,這父親寫道:「後來,兩個孩子都夭折了。」

如果與「心靈世界」太接近,似乎會削弱生命力。許多例證一次又一次地驗證了這件事。

例如,尤斯蒂努斯.科訥(Justinus Kerner)為豪弗夫人(Frau Hau_e)所寫的著名傳記《普雷沃斯特的靈視者》(The Visionary of Prevorst, 1829)【譯註13】,她的一生,都是在極差的健康與身體的折磨中度過;M.布伊蘇(M. Bouissou)夫人則是位傑出的靈媒,多年的超感視覺通靈工作使她罹患重病,不得不退休;【原註9】而榮格學生時代所進行測試的那位靈媒,26歲就死了。甚至在民間盛行的傳說中也有記載與「靈性世界」進行接觸的危險;如果觸碰到鬼,甚或有時只是遇到鬼,據說都可能會帶來死亡。然而到目前為止,科學對這樣的相關性還沒有總結出任何定律或規則。

在另一封來信中,一位父親表示,經常預先告知什麼將發生的女兒,有一天竟敢問他,當她的母親死後是否會再娶別人時,他忍不住狠狠地抽了她幾記耳光,而或許他這樣做是非常明智的:「我只想告訴妳這件事—以後再也不准去看任何未來的東西了!」他咆哮道,好像在為她驅邪。而真實的情況是,這個孩子後來再也沒「看到」任何東西了,即便是她長大以後。「幽靈被趕走了」,而且陰鬱的預言永遠不再出現了。幾記耳光阻止了她這條非理性的危險道路,這當然是好事。生活也就可以繼續下去了。

預知能力,特別是這樣的能力是和親朋好友的死亡有關時,這份命運的禮物並不總是受歡迎的,而是令人感覺太過沉重。飽受這天賦折磨的德國女詩人安內特.馮.德羅斯特–徽爾斯霍夫(Annette von Droste-Hülsho)【譯註14】,發明了一個短語用來描繪這些人:「受折磨一族」。在我們收到的來信中,就常常出現這類字眼。

有一個女人,她不僅在夢中預見死亡與不幸,還預見好事。她寫道:「我試圖透過祈禱來擺脫這個魔鬼,但是這些怪事還是不斷發生。」在談到一個應驗了的夢時,她用了這樣的奇怪字眼:「它又回來了,黑暗可怕的東西。」

一個經常可以預知其他人死期的老人,對於他是如何知道的,總是守口如瓶。我們所讀到的是他「將他這個致命的祕密帶進了墳墓」。一個常常預知患者死亡的護士,把這種帶來巨大痛苦的能力稱為「苦難」。而另一個女人則寫道:「因為超感視覺或這一類的能力而受到的困擾,其實是令人非常不愉快的,」接著她又鬆了一口氣而長嘆:「謝天謝地,現在我再也沒有這種負擔了。」

另一個女人寫道:

總而言之,假如我夢見地上有個坑,我就知道村裡有人將要死了,而這種能力並不會讓我開心;假如我不再做這樣的夢,我會很開心。

我們很容易理解,有這種天賦是相當沉重的負擔,是特別強大的人格才可以承受的悲哀。這些「死亡預言家」或有超感視覺的人,偏離了人們共同的軌道。他們擁有的祕密使得他們難以被人理解,只會被同類孤立,讓他們受到懷疑而已。

這一點可以從一個11歲男孩的經驗中,很清楚地看到。他每逢假日,都被允許與教堂司事的孩子一起去教堂敲鐘,而有一天,他預言鐘的繩子會斷掉。結果,繩子真的斷了,而這種事在此之前從未發生過:「我們都嚇壞了,所有孩子都衝出教堂;而鐘依然自己響著,直到很久以後鐘聲才慢慢消失。」這封信繼續寫道:「有很長一段時間裡,每個孩子都避開我,甚至許多農夫遇到我時,還要劃十字。」

這個孩子受到了被遺棄的懲罰。因為,預言是在一個神聖的地方發生的,因而,他預測未來事件的天賦似乎也就更顯得不可思議。這種事儘管只發生了一次,但男孩還是被孤立了,是被特別「貼上標籤」的生物。這就是為什麼在原始的村落裡,精通魔法的巫醫們,就像我們文明中的「通靈預言家」以及擁有第二種視力的那些人一樣,總是離群索居。

我們可以理解,為什麼那麼多寫信的人強調,多年來,他們對自己的經驗守口如瓶。他們不願將這些公之於眾,因為講述它們,不僅是對祕密記憶的褻瀆,而且還會被視為「另類」,遭人厭惡。

備註

【原註8】:有時,以幽靈形象出現的分離人格部分(部分靈魂)並不是由親人或愛人代表的,而是由非人格的象徵性形象代表的。可以在H.史陶登邁爾(H. Staudenmeyer)的自傳《法術:一門實驗性自然科學》(Die Magie als experimentelle Wissenschaft)中找到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子。史陶登邁爾告訴我們,他故意招來的鬼魂是怎樣逐漸變得獨立、呈現出它們的本性,不再服從於他的意志、去做它們想做的事。從醫學角度看,史陶登邁爾就是一名思覺失調症患者。引用在這本書裡的讀者來信,為了保證其原汁原味,我盡可能減少對它的修正。亦見譯註30。

【譯註11】聖人瞻禮日或盛宴日(feast-days)是在天主教會裡,為每一位聖人指定一年中的一個日期以盛宴為瞻禮,也就是聖人瞻禮日。這些聖徒們在各自的盛宴日會特別提及,包括祈禱和讀經,從而緬懷。這儀式源起於非常早期的基督教傳統,在殉道者逝世的日子或者在天堂出生的日子,拉丁文稱做dies natalis(出生的日子)。

【譯註12】大齋節(Lent),亦稱大齋期、大齋節期,天主教會、東正教會則稱為四旬期,信義宗稱預苦期,是基督教教會年曆一個節期。英文寫作Lent,意即春天。拉丁教會稱Quadragesima,意即40天(四旬)。整個節期從大齋首日(聖灰星期三/塗灰日)開始至復活節止,一共40天(不計六個主日)。

【原註9】布伊蘇夫人的自傳由G.弗雷(Frei),1957年於瑞士琉森(Lucerne)出版。可參見《靈魂之旅》(The Journey of the Soul)第157頁。參見原註93。

【譯註13】尤斯蒂努斯.科訥(Justinus Kerner,1786-1862),是德國詩人、執業醫師和醫療作家。他是第一個對肉毒中毒進行了詳細描述的人。1808年獲得博士學位,在一段時間的旅行後,定居維爾德巴德(Wildbad)擔任執業醫師。他的房子在歷史悠久的魏伯特魯城堡(Schloss Weibertreu)腳下,成為了朝聖者的聖地。1826年,普雷沃斯特一名林務員的女兒,也是游牧者和超感視覺者,弗里德里克.豪弗(Friederike Hau_e,1801-1829)來到了這裡。她成了科訥著名作品的主題,《普雷沃斯特的女先知,人類內心世界的啟示以及心靈世界對我們的滲透》(1829年,1892年第六版)(Die Seherin von Prevorst, Eroffnungen uber das innere Leben des Menschen und uber das Hineinragen einer Geisterwelt in die unsere,英文書名應該是_e Seeress of Prevorst: Being Revelations Concerning the Inner-life of Man, and the Inter-di_usion of a World of Spirits in the One We Inhabit)。

【譯註14】: 安內特.馮.德羅斯特–徽爾斯霍夫(Annette von Droste-Hülsho_,1797-1848),德國女作家,德國最偉大的女詩人之一。她最膾炙人口的作品是宗教組詩《宗教的一年》(Das geistlicher Jahr,1851)和中篇小說《猶太人的櫸樹》(Die Judenbuche,1842)。

相關書摘 ►《幽靈、死亡、夢境》:死者剛去世時,靈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問「我死了還是沒死?」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幽靈、死亡、夢境:榮格取向的鬼文本分析》,心靈工坊

作者:安妮拉.亞菲(1903-1991)
譯者:王一梁(1962-2021)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介紹】

1903年出生於德國柏林猶太家庭,於漢堡大學(University of Hamburg)主修心理學,二戰時為逃避迫害移居瑞士,接受莉蓮.弗雷(Liliane Frey)的精神分析,而後被轉介給榮格,進行了長期的分析工作。

亞菲於1947至1955年擔任蘇黎世榮格學院秘書,為學院的早期規劃作出出色貢獻。1955至1961年擔任榮格私人秘書,是榮格晚年書信的整理者,也是廣為流傳的榮格回憶錄《記憶、夢和反思》(Memories, Dreams, Reflections)多數章節的執筆者。

亞菲亦是傑出的分析心理學者,極富創造力,精熟於榮格學說,在《人及其象徵》(Man and His Symbols)中寫了關於現代藝術的章節,也參與了榮格書信的德文、英文編輯工作。她的著作有《意義的神話》(The Myth of Meaning)、《卡爾.榮格,詞語與想像》(C. G. Jung, Word and Image)、《榮格的最後歲月:心靈煉金之旅》(From the Life and Work of C.G. Jung,心靈工坊出版)、《幽靈、死亡、夢境:榮格取向的鬼文本分析》(An Archetypal Approach to Death Dreams and Ghosts,心靈工坊出版)。

亞菲本身也是備受尊敬的分析師,用自己平靜、內省的方式幫助過許多遭遇精神危機的人。她興趣廣泛,受人喜愛,於1991年因突發疾病過世。

【本書特色】

  • 榮格欽點女弟子亞菲進行鬼文本的分析,並專文推薦,高度推崇其研究價值。
  • 以榮格心理學觀點解析靈異現象、預知夢、小矮人、通靈者、鬼故事等,以科學方法為超自然現象找到心理學的解釋。
  • 妖怪、魔神仔、鬼故事、通靈現象等超自然現象研究者必讀!
0010897296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