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死亡、夢境》:死者剛去世時,靈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問「我死了還是沒死?」

《幽靈、死亡、夢境》:死者剛去世時,靈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問「我死了還是沒死?」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也有一些信件強調了剛死不久的亡靈,十分明顯的「接近」。只要有與死者的習慣密切相關的事情發生,死者的在場感就會被喚起。

文:安妮拉.亞菲(Aniela Jaffé)

離世靈體的「接近」

  • 康德關於靈性世界的理論

值得注意的是,離世靈體的幽靈如果是來自剛剛去世的,往往比死去相當時間的幽靈,還更頻繁地被人報導。這似乎是當死者的靈魂在剛剛死亡時,離這個世界「比較近」。這點與東方某些傳統的宗教觀念是一致的。《西藏度亡經》就認為,死者在剛剛去世時,他的靈魂仍然「在附近」。靈魂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問說:「我死了還是沒死?」【原註94】

文中繼續寫道:「它無法確定。它看待它所有的關係和連結,就像它之前習慣的看待方式。它甚至還聽到了哭泣。」靈魂必須經由它的精神領袖古魯(Guru)的通知,才知道自己的死亡。

我們也有一些信件強調了剛死不久的亡靈,十分明顯的「接近」。只要有與死者的習慣密切相關的事情發生,死者的在場感就會被喚起。這感覺就像他還在活著的人身邊,彷彿他無視於死亡而試著繼續生活下去。下面是一些例子。

一個女人寫道:

幾年前我母親去世了。她還在世的時候,她是我的鬧鐘,因為我早上必須趕火車上班。我睡在房子的頂樓。有時,我醒來時,正好聽到她上樓梯時那規律的腳步聲,看到她站在門口喊我起床。

我母親死後三星期左右,我醒來時突然聽到她的腳步聲,就像以往經常聽到的那樣。我十分清楚地聽到門口傳來她顫抖的聲音,喊了兩聲:「起床!該趕火車了!」而且,我確實感受到她的氣息拂過我的臉頰。我嚇壞了,打開燈,看看我萬不得已才買的鬧鐘。那時比我鬧鐘設定的起床時間還早五分鐘。

另一位寫信者回憶道:

我年輕時在農場工作,農場主人的岳父每次來看我們的時候,都會先朝敞開的廚房窗戶丟塊石頭。他喜歡帶給我們驚喜,因為每次石頭都不偏不倚地掉進了豬食桶,而豬食因此濺得老高,自然引起我們一陣驚嘆。過一會兒,他才開懷大笑地走進廚房,為自己成功的玩笑而得意。

有好些時間我們沒看到他,這件事又發生了。我們都喜歡他的風趣,期待他再次來訪。有一天晚上,我們圍坐在桌旁,突然聽到豬食被濺得老高的聲音。農場主人以為是他岳父來了,就跑到門口大聲開玩笑地打招呼。

但沒有人回應。我們急切地期盼著,以為他是在跟我們玩啥詭計,會忽然從別的門進來。但什麼都沒有。我們等了十分鐘,大家都非常困惑沒人進來。就在這時,電話鈴響了。我們得知,他幾分鐘前才死於心臟衰竭。

有個人這樣寫道:

我們忠實的賽比是我已故父親的農場幫手,他曾在農場做過七個夏天。我們家擁有阿爾卑斯山的一片牧場,不得不請別的農夫照看牛群;此外,我們還有很多其他工作。大家都不得不起早摸黑地幹活,賽比也有幹不完的活,但他從不抱怨。當我們九個孩子與他一起工作時,他總是有許多好建議。

多麼有趣的一個人!他教我們唱約德爾調(yodel),跟我們講許多精彩的故事,也有鬼故事,還有一些可憐靈魂的故事。賽比知道怎樣和我們相處,我們都愛他,喜歡聽他的建議。

我們很幸運有了他,因為就在他來我們農場工作的第七個夏天,我們的母親重病臥床三個月,父親的手指嚴重感染敗血,無法長時間工作。賽比照顧我們這些孩子,打理一切事務,幫助我們度過了那段艱難的日子。做飯時他總是從後門進來,臂膀滿滿從柴堆扛來的木柴,邁著他特有的重重步伐踏上樓梯。路過父親的房間時,他常常打開門報告父親事情的進展。

哦,大約快到萬聖節時,賽比準備要離開我們過冬了。父親那時已經痊癒,對他為我們所做的一切千恩萬謝,要他答應我們第二年夏天再來。

隨之而來的冬天極為寒冷,我們住的地方海拔有四千英尺,積雪至少有三英尺深。有天晚上,就在我們在客廳結束晚禱時,母親說:「聽!誰來了?好像是賽比。」我們吃驚地聽到他撲通撲通的木底鞋上樓的聲音。父親打開門喊道:「賽比,進來!」但沒有人。冬季總是關著的後門這時半開著。但雪地上沒有任何痕跡!「我想,是不是賽比出事了?」父親說。我們都祈禱上帝保佑他,憂心忡忡地默默上床。

兩天後,我們聽說,賽比就是在那個時候死於肺炎。

下面這個故事是另一個人的童年回憶:

這件事發生在1894年,我在W學校的最後一年。上課時,有個叫做漢斯的小男孩坐在我的左邊。他在F區做農場幫工。

每天早上,他都必須從農場到奶酪場去取好奶,再派送出去,然後返回農場吃早餐。這讓他無法準時到校,總是遲到20分鐘。學校主管曾多次討論過這個情況,結果是,告訴漢斯不要再來我們學校上學,得去F區的學校上。這讓漢斯非常難過,結束了生命,於是從懸崖上跳進桑妮河(RiverSanne)。

隔週的星期一,正好7點過了20分,學校的門突然打開又關上。接下來的整個星期都如此。老師嚇壞了,但無能為力。然後忽然就結束了,一切如此突然,就像這事的開始一樣地突然。

一個女人寫道:

我們村裡有個年老體弱的獨居老人,住在農舍旁的小屋裡。他為農夫們砍柴做零工來維生,一直就這樣一個人生活著。儘管他是年輕時酗酒喝壞了身體,但我還是為他的孤獨貧困感到難過。因此,我對他說,每個星期日都可以來我家拿取晚飯。有好長一段時間,他每個星期天都來。

但突然我們再也沒見過他了,聽說是感染了肺結核而住進了醫院。一個晚上,我夢見了老「賀岱爾」(Hodel),平時我們就這麼叫他,他走進我們家。透過廚房窗戶,我看見他走上街,穿著一件白襯衫,一件棕色亞麻外套,鈕釦上別著一朵白花。我叫我丈夫快來看看這個老人,看起來是多麼的體面呀。

然後,他似乎看見了我們,揮著隨身帶著用來裝食品的小飯盒。我想給他一些吃的東西。然而等了很長時間,他都沒到我們家來。第二天早上,就在我們說起這個夢的時候,我們得到消息,他就在那個晚上過世了。

這個經驗是一個夢,但它的性質與其他的記述沒什麼兩樣。即便在這個經驗裡,死者表現得跟他活著時一樣,因而產生了他明顯的「接近」感。在下面的例子中,最明顯的並不是逝者的「接近」,重點是這「接近」的領域通常是被稱為「彼岸」。

一個女人夢見她的妹妹掉進山谷摔死了。她寫道:

突然,四周靜極了。接著聽見一聲巨響,像是一掛厚重的窗簾從數不清的窗簾環上掉了下來,一道難以形容的不可思議的白光讓我刺目,什麼都看不到。我馬上意識到,我親愛的妹妹已經到達另一個世界,進入永生。

第二天,電話鈴響了,我被通知她出了致命的車禍。

下面這封信也暗示了「另外的地方」:

漢斯叔叔已經瘸了好多年了,我常常去看望他,但我最後一次看見他卻是在夢中。在一片開闊的平原中間有一道牆,而這牆可以說就像一根線,不知道從哪裡開始,也不知道在哪裡結束。牆的中間是一個入口,同時也是出口;而這扇門始終敞開著。然後就看見漢斯叔叔拖著沉重的步子走了過來,每一步都步履維166艱,畢竟他是個瘸子。他穿著一件棕色亞麻外套,就像埃文達(Emmenthal)的農夫那樣,左臂下夾著一把雨傘。至於右臂,則是一條繩子吊著袋子。

哦,我心想,漢斯叔叔要出遠門了!他走到這扇門。他停了下來,伸展開雙臂,親切地看著我,用眼睛跟我打招呼。然後他毫不費力地邁開步子走到門的另一邊!現在他看上去燦爛

極了,年輕而強壯,就像我小時候看到的那樣,那時他還是個帥氣的年輕農夫。

就這樣,漢斯叔叔穿著星期天的棕色亞麻外套走了!

醒來後我想:漢斯叔叔死了。

幾天以後就收到他的死亡通知書。我母親參加了葬禮。回來的那天傍晚,她告訴我們:「我看見漢斯叔叔躺在棺木裡,穿著一件棕色亞麻外套。他們說,他穿著這套衣服是去結婚的。」

在這兩個夢裡,都只有一堵很薄的牆,在第一個夢裡是一扇簾子,在第二個夢裡則是一堵「線牆」,將今生和彼岸隔離開來,由此指出「不可辨識的」或「不可知的」領域是如此接近,而這領域可以解釋為最廣義的無意識。

備註

【原註94】: 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 Oxford, London 1927, p. 98.

相關書摘 ►《幽靈、死亡、夢境》:特別強大的人格才能承受擁有「預知能力」的悲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幽靈、死亡、夢境:榮格取向的鬼文本分析》,心靈工坊

作者:安妮拉.亞菲(1903-1991)
譯者:王一梁(1962-2021)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介紹】

1903年出生於德國柏林猶太家庭,於漢堡大學(University of Hamburg)主修心理學,二戰時為逃避迫害移居瑞士,接受莉蓮.弗雷(Liliane Frey)的精神分析,而後被轉介給榮格,進行了長期的分析工作。

亞菲於1947至1955年擔任蘇黎世榮格學院秘書,為學院的早期規劃作出出色貢獻。1955至1961年擔任榮格私人秘書,是榮格晚年書信的整理者,也是廣為流傳的榮格回憶錄《記憶、夢和反思》(Memories, Dreams, Reflections)多數章節的執筆者。

亞菲亦是傑出的分析心理學者,極富創造力,精熟於榮格學說,在《人及其象徵》(Man and His Symbols)中寫了關於現代藝術的章節,也參與了榮格書信的德文、英文編輯工作。她的著作有《意義的神話》(The Myth of Meaning)、《卡爾.榮格,詞語與想像》(C. G. Jung, Word and Image)、《榮格的最後歲月:心靈煉金之旅》(From the Life and Work of C.G. Jung,心靈工坊出版)、《幽靈、死亡、夢境:榮格取向的鬼文本分析》(An Archetypal Approach to Death Dreams and Ghosts,心靈工坊出版)。

亞菲本身也是備受尊敬的分析師,用自己平靜、內省的方式幫助過許多遭遇精神危機的人。她興趣廣泛,受人喜愛,於1991年因突發疾病過世。

【本書特色】

  • 榮格欽點女弟子亞菲進行鬼文本的分析,並專文推薦,高度推崇其研究價值。
  • 以榮格心理學觀點解析靈異現象、預知夢、小矮人、通靈者、鬼故事等,以科學方法為超自然現象找到心理學的解釋。
  • 妖怪、魔神仔、鬼故事、通靈現象等超自然現象研究者必讀!
0010897296
Photo Credit: 心靈工坊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