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嚴「禁補令」:中國正在下一盤大棋,讓這些中產家庭老老實實地做一顆社會主義大機器上的螺絲釘

史上最嚴「禁補令」:中國正在下一盤大棋,讓這些中產家庭老老實實地做一顆社會主義大機器上的螺絲釘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推進職業教育,到職業本科轉設,再到這次的「雙減」 檔,以及最近的上海小學取消英語考試,背後反應的是中國高學歷的人才已經過剩,而黨國最需要的是一個聽話的用起來更順手的螺絲釘,持續為中國輸送人口紅利,維持中共統治下的經濟紅利。

近日,一紙「雙減」檔案在中國教育領域投下震撼彈,相關教育培訓產業受到波及,紛紛裁員或倒閉。而它減輕學生課業負擔和弭平教育不平等的初衷能否達成,也在輿論場引發激烈爭論。

從發布的層級來看,這份《關於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聯合發布,直接跳過了主管教育的教育部,由此可見是一項關乎國計民生的重大決策。

距離中國政府發布人口普查結果和開放三胎政策不久,外界解讀該項政策是提高人民生育意願的配套措施,而文件開篇即提及此舉是為了「有效緩解家長焦慮情緒,減輕家長負擔。」

所以,中國家長焦慮什麼?就是理解該檔案的關鍵。

中國父母向來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在孩子很小的時候,就不斷給他們安排補習班和興趣班,這樣的孩子好比被打了雞血,於是衍生出了社會上的「雞娃現象」。其實,這一過程不單單是孩子被打雞血,家長們也在不知不覺中被打了雞血。給孩子報補習班和興趣班需要有一定經濟基礎作支撐,孩子們的競爭歸根結底也是家長的競爭。

社會的過度競爭導致了個體之間相互傾軋,最後都難食好果,也就是近些年流行的內卷。一部分人恍然大悟「人才是萬物的尺度」,內心的平靜和舒適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今(2021)年初,奉行不買房、不結婚,不生子的躺平主義在中國蔚然成風。

中共自改革開放以來,維持其執政合法性的基礎都是所謂釋放經濟紅利,儘管這造成了巨大的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公,但是中共依然將其奉為圭臬。中共不是永動機,釋放經濟紅利必然是要有付出的,它依賴的燃料是中國的人口紅利,簡言之就是中國龐大的青壯年人口基數和低人權優勢。

而如今,人口普查結果顯示,中國不僅早已進入日益嚴重的老齡化,還出現了少子化的現象。面臨這一可能「亡國滅黨」的危機,中共使出渾身解數來提高生育率或是人們生育的意願,也就不足為怪了。

如果從「雙減」的出發點來看,它既減輕學生負擔,也緩解家長焦慮,沒有什麼不好。中國學生總是將上大學視作「解放」,可見之前十幾年的學習生涯不僅談不上輕鬆愉快,還可能受到暗無天日的壓迫和剝削。

「雙減」檔歸納起來主要是兩個一方面,一個是規範校內的課業壓力,另一個是整治校外培訓。這次引發外界爭議的地方,主要是在整治校外培訓方面,輿論普遍認為,這是史上最嚴「禁補令」,因為檔明確了學科類培訓機構一律不得上市融資,嚴禁資本化運作,現有的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校外培訓機構不得佔用國家法定節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組織學科類培訓。

此言一出,無疑宣布了校外培訓機構的死刑,相關機構和從業人員一片哀嚎。據保守估計,中國校外培訓機構有超過70萬家,從業人員超過1000萬。有金融人士坦言,新規對教育培訓行業的打擊「一步到位」,讓「這個賽道在資本層面基本上廢了。」在海外上市的中國教育類股票應聲而跌,7月23日,新東方在港交所的股價一度「腰斬」,在美股收盤跌幅54.22%,高途跌幅達63.26%,好未來跌幅更是超過70%。

中國國內的新東方、猿輔導等多個線上教育平臺開啟了大規模裁員,甚至有的部門全員被裁。雖然檔沒有禁止非學科類補習,也僅僅宣布了9個試點城市,但是地方執法機構顯然磨刀霍霍,一些地方的「掃黃打非」辦將打擊校外培訓納入其執法範圍,還出現了補課老師被抓謊稱自己是嫖娼的鬧劇。

RTX1IYUV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官方此舉也被輿論批評為「一刀切」,不顧相關從業人員的死活,但是中國人在官方反覆無常的政策之下,早已練就了異乎尋常的生存技能。不少校外培訓機構轉換業務,開展程式設計、演講、樂器等非學科類的培訓,還有的機構打著非學科培訓的名義兜售學科類的內容,培訓費用不僅沒有下降,反而提高了。未來校外培訓可能也會像黃、賭、毒一樣轉入地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官方監管更難,還給了權力尋租的空間。

再回到家長加焦慮的是什麼這個問題?如果學校教給學生足夠的知識,幫助那些後進的學生,家長為什麼還要捨近求遠向校外培訓機構求助呢?過去,中國教育部打擊有償家教一直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一些公辦學校的教師在課堂上留一手、在課外大展身手撈金的現象司空見慣。

不難發現,要想解決中國教育領域的不平等問題,遠遠不是打壓校外培訓這麼簡單,解決公辦教育系統內部的不平等更為緊迫。

近些年,中國「縣中坍塌」的現象引起了外界的關注。縣城中學坍塌的背後是超級中學的崛起,優質高中資源過度集中到超級中學,縣城的優秀老師被搶走了,優秀生源被搶走了,這是「縣中塌陷」的重要原因。有時這一坍塌還呈現連鎖反應,縣城中學被超級中學虹吸後,它們還會繼續搶低一級學校的優秀老師和優秀生源,就像自然界的「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中國的教育資源分布也深深受到行政權力的影響。

條條大路通羅馬,而有些人就生在羅馬。大山裡的孩子永遠競爭不過城市裡的孩子,並不是因為他們沒有理想,沒有努力,而是因為先天的位置已經決定了一切。中國公辦教育系統裡,到處充斥的也是不平等。城市裡官員的子女可以上機關幹部學校和各種附屬學校,有錢人能選擇上好的學區,權貴們的子女不參加高考就可以清華、北大隨便挑。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