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內會議推測:疫情恐在1-2個月後捲土重來,而且高峰將會是萬華區經驗的1.5倍

院內會議推測:疫情恐在1-2個月後捲土重來,而且高峰將會是萬華區經驗的1.5倍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Delta變異病毒株的出現,有點像是戴資穎的第三局。人類疫苗覆蓋率和變異速度一度被拉開了,很挫折。但是我們必須要做的,還是一樣。先決要件就是透明(be transparency),才能步伐一致(be consistent)。

最近醫院內部,對於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Delta病毒未雨綢繆進行討論。

據醫院高層裁示:「COVID-19疫情應該會在1-2個月後再來,而且高峰將會是萬華區經驗的1.5倍」。

上述推論基礎,是站在Delta變種病毒株,具有更強的傳染力,並觀察到以下三點:

  1. 看起來亞洲各國根本就擋不住
  2. 更何況看來二劑疫苗已經逐漸退守為避免重症
  3. 必然的疫苗供貨不穩、延遲交貨、產能不足

全球往第三劑疫苗增強的方向努力,但是能不能斷絕COVID-19傳染鏈的功能(這是疫苗的公衛初衷),目前仍然未知。此外,這更是造成世界衛生組織(WHO)抗疫先進國家凌搶窮國COVID-19疫苗,造成窮國COVID-19疫苗接種率遲遲未見起色的原因。

而目前盛行Delta變種病毒株的英國,在防疫政策大幅鬆綁後反造成COVID-19確診數微微下降的因素,據敝院感染科專家意見,是認為英國第二劑COVID-19疫苗覆蓋超過60%,疫苗政策發揮效果。但是,對比英國,目前台灣完成兩劑COVID-19的覆蓋率,遠遠不夠。

筆者呼籲:勿太過悲觀,台灣擁有先天地理條件之優勢

但是筆者認為,上述推論太過悲觀。

因對比世界各國,台灣擁有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優勢:海島封閉環境。所以,不需像新加坡,因鄰國壓力,要開放一定程度邊境商貿。而台灣與世界的窗口,也只有一座機場:桃園國際機場。要重新進行邊境部署,例如在去(2020)年,不斷延長外部疫情進入台灣,是相對容易的。

然而,不可諱言,COVID-19變異株(如:Delta、Delta+),總有一天會叩關台灣。

四點建言,重新部署

所以,筆者還是要提出以下建言:

  • 邊境防疫要當底線守住

主要機場既然只有一座,應落實的機組員隔離政策:14+7天,就應好好嚴格實施,莫再因任何壓力而改變防疫政策。防疫無關政治,這非常重要,卻勿再因小失大。若要鬆綁政策的唯一依據,絕對是2劑COVID-19疫苗完成接種率要達到一定標準。

  • 檢討社區所有室內建築的通風

當Delta變異病毒的傳染指數高、傳染力變強,這其實代表「短距離的氣溶膠傳染」比例會大幅增加。

「氣溶膠傳染」與「飛沫傳染」是我們人類自己分出來的名詞,實際上,病毒是會隨著疫情狀況提升氣溶膠比例。

若以擬人化的方式來表達,「該多囂張時,病毒就會多囂張」。所以,在COVID-19盛行區的居民,甚至連出門、無論怎麼防,都有可能被傳染。

而建築物的市內通風,更是老生常談的議題(如:包廂式空間威脅會增加)。所以在通風回風的系統,隨時有關閉混風、甚至從此捨棄混風或追求全面成為開放通風空間,或許是環境上必要的準備。

  • 慎防家庭感染,與準備家庭隔離量能

台灣的環南市場案,爆發家族兩戶10人以上的確診。無獨有偶,在印度有許多的多代家庭發生更多家庭群聚的案例。除了不同年代的家人衛生習慣不同,也時常發生:照顧者(爸媽)被感染造成小孩被感染的窘況。

前文已討論過,COVID-19疫苗目前無法防止Delta變異病毒,尤其是透過密切接觸傳染的家庭群聚。所以,要防止家庭傳染案件的發生,是共同訓練家戶與社區。最重要、也最容易達成的重點是,若從外面回家,先進行沖洗後再與家人互動。此重點的重要性,應不亞於「在外勤洗手、戴口罩」和「保持適當社交距離」。

另一個進階準備,就是計劃好一人一室的方案與替代計畫。當疫情再起,若不幸家有確診者,就必須要準備好一間空房,房間內必須具備可獨自使用的衛浴、廁所。若當病房與檢疫旅館發生量能不足的情形時,就可以派上用場。另外,若上有老、下有小,也必須安排計畫,例如和社區協商互助托育、送餐的機制。

  • 第三劑COVID-19疫苗政策應提早準備,建議洗牌式混打

這個建議講得輕鬆愜意,但是,到時不難預見,肯定各種意外。

首先,第三劑COVID-19疫苗屆時可能也會有供貨不足的情形,而且恐將更加嚴重。另外根據WHO所說,「掠奪窮國疫苗」,簡而言之,意思就是搶產能。

所以拜託普羅大眾,屆時請不要再對疫苗有任何保守心態。當變異株的時代來臨,我們絕對會需要更多T細胞免疫增強抗體。按照美國NIAID(美國國家過敏和傳染病研究所)之前的建議,第三劑疫苗若要實施,必然是混打。因為在公共衛生政策上,施打還要鎖定同廠牌,實務執行上太困難。不僅民眾不方便,政府也不方便。

而且這些數據都跑在變異後面,所以決策還是要有膽識的。疫情時代已經不是一個可以通融保守的時代了。

國產疫苗是必然發展項目

最後,補充筆者對國產疫苗的看法。國產疫苗,一定是國家必然發展的必然項目。例如巴西,因受不了採購疫苗後,卻被廠商以各種理由延遲、甚至買不到的情況,已發表聲明,決定發展自己的國產疫苗。

但是面對越來越困難的第三期臨床試驗場域,免疫橋接是一個短期不得不採取的信仰工具(在沒被國際組織接受前),唯一能做的是釋出更多數據來阻卻疑慮。例如,過去曾有疫苗(如curvac)失敗了,那我們國產的高端、聯亞如何避免這前車之鑑?這必然要以最淺顯清楚的方式來說明。

疫情時代,各國都會有政治紛擾。甚至在疫情時代,在各國當政務官的都很倒霉。

Delta變異病毒株的出現,有點像是戴資穎的第三局。人類疫苗覆蓋率和變異速度一度被拉開了,很挫折。但是我們必須要做的,還是一樣。

先決要件就是透明(be transparency),才能步伐一致(be consistent)。

才能進而找出共同經驗,為後人種樹,為後疫情時代開路。

這是全世界每個角落都會面對的挑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