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運動員比賽前要「禁慾」?性愛真的會影響運動表現嗎?

為什麼運動員比賽前要「禁慾」?性愛真的會影響運動表現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以現有的回顧性文章看來,性愛對於運動表現的影響應該不大。

文:Dr.M Be Superior運動醫學|傷害復健|健康促進

在體育圈內一直有一些傳統或是習慣,關於「禁慾」更是一個大家都會討論到的話題。然而,在這個議題上,卻沒有很多的科學實證,告訴我們「性愛」和「運動表現」之間的關聯性。

拳王阿里曾經表示他會在賽前禁慾,甚至長達六週,他認爲賽前的性愛會阻礙他在場上的表現。然而,也有其他選手持相反的看法,美國田徑選手David Wottle與加拿大滑雪選手Karin Lee Gardner都曾將他們在奧運賽場上的成就,部分歸功於賽前的性愛。

究竟比賽之前需不需要禁慾呢?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目前的科學證據有哪些。

關於性愛和運動表現的研究史

第一篇關於性愛和運動表現的文獻是1968年由Johnson所發表的研究。這份研究只有短短的一頁,在這個研究中找了14位前男子運動員,研究結果發現性愛過後,並不會影響握力表現。

自此之後,陸陸續續有研究在探討性愛對於運動表現是否有所影響。

關於性愛對運動的正、反面影響的論述有不少,但大致上都和以下幾點脫不了關係:

  • 反面論述

大多數持反面意見的論述,主要圍繞在兩點:「體能狀態」與「心理狀態」的差異。

體能狀態,主要是覺得性愛可能會導致賽前多餘的能量流失,也可能會影響到賀爾蒙的分泌(睪固酮),性愛之後這類的賀爾蒙會降低,進而有可能導致力量的下降。

在心理狀態上,則是認為選手應該要在賽前心無旁騖、專心在比賽上,讓自己進入比賽的狀態,性愛可能會讓選手的焦點分散而無法集中。此外,也有一些論述是禁慾會造成一些不良的情緒反應,例如一些挫敗感,而這樣的感覺會造成選手更具侵略性,在競技時可以將這樣的侵略性應用在對手身上而達到比較好的表現。

從這些理論看來,也不難得知像是拳擊、或橄欖球這種衝擊性運動,比較是傳統上會支持賽前禁慾的運動類型。

  • 正面、或不反對論述

對性愛有助、或是對運動動表現沒有影響的論述,主要來自於對反面論述的反駁。

首先,過往的研究指出,性愛大概會消耗1.7-3.3METs,這個量基本上不足以造成運動表現的影響。除非是在性愛之後,馬上進行競技。

此外,性愛對於人體有放鬆的效果,這樣的效果不僅不會對於運動員運動表現有所影響,反而可以讓選手有適度的調節。

在賀爾蒙的部分,後來也有研究指出,睪固酮本身就存在著Circadian rhythm(晝夜節律),以男性來說,早晨會是睪固酮濃度的高峰,並且慢慢在下午至晚間達到低谷,而性愛前後的睪固酮並沒有顯著差異。再者,即便有差異的產生,賀爾蒙的調節之至也會在幾小時內就將這些激素的波動平衡至正常值,所以並不會有影響運動表現的疑慮。而一次性的睪固酮上升也不足以影響到力量的輸出,所以大概率上是不會對運動表現有所影響。

近期研究的結果

關於這方面的研究不多,最近一篇回顧性質的文章是在2017年,由Mohsen Soori所撰寫。下面會以這篇文章為主體大概論述一下在 2017年以前的結果。而在2018年後又陸續有一些新的文獻,也會在後面繼續討論。

1. 2017年系統性回顧研究:缺乏非常高品質的證據去證實性愛對於運動表現的影響

這篇文獻(ref.1)總共收錄了7篇文獻,其中4篇有探討性愛後的生理變化,四篇探討性愛後的心理改變。然而,這些文獻的證據等級都不高,原因在於實驗的設計以及實驗人數通常較少。

生理上的影響

在生理上的影響簡單來說,並沒有看出性愛會對於一些生理指標有影響,也就是說有沒有做愛,並不會導致顯著的差異性。然而這有一個但書,這些研究都是在性愛後10-12小時測量,測量的一些標準如下:

  • 力量、耐力與神經肌肉(握力、垂直起跳、腿後肌柔軟度、push-up 次數)
  • 有氧能力(最大攝氧量測試)
  • 反應力(尺規測試)
  • 其他生理數值(睪固酮、血糖、血壓)

然而在一篇研究中找了足球、冰上曲棍球、自行車、長跑與舉重選手進行測試,在早上六點時進行了性愛,結果發現性愛後兩小時的運動測試中,測試後的心跳和沒有進行性愛的狀態有顯著的差異(進行性愛的狀態比沒有進行時心跳下降的比較慢)。然而,這樣的差異在下午(約十小時之後)就消失了,所以和上面的結論相似,只要時間間隔拉開,基本上性愛對於這些數值不會有顯著影響。

心理上的影響

而在各項的心理指標上,除了在性愛後馬上進行高強度的訓練,有40%的人有負面的反應之外,其他的指標並沒有看到顯著的差異,主要採用的指標為運動員自覺的一些問卷量表。

詳細的內容可以至原始文章中閱讀,下面附上原文的表格整理:

e3feaa_1b2e89ec75c84c4391f6955eac8bdbe8_
Table from Soori et al., 2017, Ref (1)

結論

根據上面的結果,本篇文章的結論是,「缺乏非常高品質的證據去證實性愛對於運動表現的影響」。然而,就現有的證據看來,運動前 10-12 小時的性愛並不會影響到運動表現,部分原因是這個影響相較於充足睡眠與營養補充來說,對於運動表現的影響較小。但若在性愛後馬上執行運動表現,則可能對於運動表現會有負面影響。

2. 2018-2019年三篇研究:運動前一晚的性愛並不會影響到隔天的運動表現

在2018-2019 間,Dr. M找了3篇的研究文獻(ref.2-4),結論基本上是認為「運動前一天晚上的性愛是不會影響到運動相關的數值」。

研究人數

這3篇的研究人數都不多,落在8-12人,所以如同上面系統性回顧所述,這類型的研究硬傷都還自於樣本數少。而且共同的特色是收錄男性居多,全部只有1位女性,年齡介於25-30歲之間,族群是具有正常活動能力的人,並非頂尖運動員。

研究方法

這三者的研究方式都差不多,會有3次的測試,第一次是為了讓受試者了解整體的測試流程,包含熟悉那些測試的指標。接下來的兩次一次會進行性愛之後再隔天進行測試,另一次則是禁慾並且在隔天同樣時間進行測試。至於要先進行哪一個類別則是隨機指派,而測試與測試監會間隔七天。

測量結果

這3篇研究選用的測量結果略有不同,分別有:

  • 身體功能測試(握力、最大攝氧量、 下肢爆發力、反應速度、下肢最大肌力)
  • 平衡測試(平衡感)
  • 敏捷測試(橫向移動測試)
  • 血壓
  • 主觀感受度(高潮滿意程度)

在這些指標中並沒有看到有顯著的差異,性愛到測試的區間為12小時。唯一比較有趣的發現是,在性愛或是高潮的滿意度越高,隔天早上的血壓會顯著下降,但這個下降並不足以影響到其他的測試。其中有一篇研究有進行心跳的監測,結果顯示平均心跳為103 ± 21,整體的範圍落在88-145間,能量消耗估計為130 ± 44kcal(介於53-190kcal之間),總性愛時數為13分鐘。

結論

這三篇文章的結論,都是「運動前一晚的性愛並不會影響到隔天的運動表現」。然而,這邊的「運動表現」是指研究選用的量測指標。事實上並沒有研究真實的和現實狀態的表現進行比較,例如:跑步的速度或游泳速度等等。

3. 2021年BMJ研究:性愛後隔天,減弱下肢力量表現

這篇研究(ref.5)應該是最近期的一篇研究,而且有趣的是從標題就可以知道它和過往研究呈現出相反的立場。

研究人數

這篇的研究人數是所有歷來研究中最多的,收錄了50位平均年齡29.3歲並且是有在進行身體活動與性愛的男性。這些人平時都有運動習慣,平均一週會運動至少3天。

研究方法

研究方法同樣是採用3次的實驗,第一次是熟悉操作,接下來前一晚先進行性愛而後在隔天進行測試,第三次則是沒有進行性愛但是在隔天同樣時間進行測試。同樣的每一次的測試中間會有7天的休息時間。這邊的方式和前面比較有差異的地方,在於所有人都是先進行性愛的測試之後,才進展到非性愛的對照組。

選用測量方式

這篇研究採用的測量結果是深蹲的平均重量,使用的菜單是5x5的深蹲(中間休息1分鐘)。這和前面研究不同的點在於,這個測試方式相對是具有功能性,但是測試的模式不像過往研究採用單次最大肌力,而是採用平均值。

結果

這篇文章相關數據如下,平均體重為75.3公斤,平均性愛時間為13.8mins,在性愛後的深蹲平均值為109.4kg,性愛後的平均值為 107kg,這樣的結果是有顯著差異。

結論

本篇文章的結論,為性愛後會造成隔天下肢力量的下降。

重點評讀

以目前的文獻來看,除了2021年的BMJ以外,大多數的研究樣本數都過小,樣本數過小會有的問題就是可能無法顯示出差異性。再來,現有的文獻都沒有實際真正和運動表現進行對照,也就是雖然這些客觀的指標或許會有落差,但是是否足以改變到運動表現仍舊是一個未知數。此外,收錄的對象也沒有真正的專業運動員,所以一般人的狀況如此,但是是否能夠套用到專業選手身上一樣也沒有結論。大多數的研究都是收錄男性而已,所以女性運動員的反應為何不得而知。針對性愛的強度,也不是每一篇文獻都有收錄,而後續的睡眠時間可能也佔了很大的影響(大多數有紀錄的研究都顯示兩組之間並沒有差別)。

至於為什麼BMJ的文獻一反之前的結論,好像性愛對於運動表現可能有潛在的壞處呢?

筆者猜測,可能和實驗的設計不同有關,過去的研究都會採用Cross-over的方式,也就是隨機決定要先做性愛的實驗還是非性愛的實驗,這樣的不同可能會有影響。再者,使用的測試不同可能也會有影響,依照BMJ的測試方式,採用5x5的訓練,這樣的訓練其實相對是高強度的,如果受試者之前沒有這樣的習慣,那是否休息足夠?可能也是一個未知數(考量到組間休息只有一分鐘,一般來說5x5的菜單,應該會休息大概2-3分鐘左右的時間)。而107公斤和109.4公斤雖達統計意義,但是是否有達到臨床的指標意義也是有待討論。一般有在訓練的人都知道這可能會和當天的狀況有很大的落差,未必單一考慮到「性愛」這個因素。

此外,這些研究絕大多數並沒有做好背景的分配,簡單來說有可能不同賽事或是項目會有不同的影響。如果性愛後是可以放鬆而這個放鬆是否適用於所有的運動表現?例如一些需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技術性項目,是否這樣會是比較好的做法就不得而知了。另外長距離耐力型的運動和短距離、間歇或爆發性的運動反應也可不同。

最後,就是關於性愛的定義也是因人而異,雖說絕大多數的研究是採用陰道性交的方式,但也有一些研究是讓受試者依照自己本身的習慣進行。姿勢方面也可能會影響到結果,不同的姿勢對於肌肉需求也不太一樣,如果採用一些花式動作,也可能讓受傷的情形產生。此外,是和固定的性伴侶還是和陌生人也會造成心理上甚至生理上的改變。文獻中也只討論到異性戀者,並沒有討論到同性伴侶之間的性愛影響。最後,目前尚未有研究進行自慰對於運動表現的影響,所以其實這一塊還有很多空間可以研究。

總結:性愛對於運動表現的影響應該不大

以現有的回顧性文章看來,性愛對於運動表現的影響應該不大,雖說最近一篇研究持相反的結論,但是還是無法證實這樣的變化是否可以兌現到真實的運動表現。而其實從每年奧運發放的保險套數量大概可以略知一二,在選手圈如果性愛真的會造成表現的下降,那應該不會有如此大的用量。

在現有的證據還未告訴我們答案之前(也很可能是不會有答案的),建議選手可以將性愛看作其他正常的日常活動,如果你本來就會做這件事,之前也一直都會做這件事,那在比賽前行大概率不會影響到結果。反之,如果你以前不曾有過這樣的經驗,那在賽前增加任何的不確定性都不是一件好事。

選擇自己相信的,選擇自己喜歡的,做好安全措施,至少目前文獻上看來間隔時間超過10-12小時可能不會有太大影響。所以不要玩過頭影響到睡眠的前提下,運動員可以自行選擇如何在賽前調整。

參考資料

  1. Soori M, Mohaghegh S, Hajian M, Abedi Yekta A. Sexual activity before competition and athletic performance: A systematic review. Annals of Applied Sport Science. 2017;5(3):5-12.
  2. Zavorsky GS, Newton WL. Effects of sexual activity on several measures of physical performance in young adult males. The Journal of sports medicine and physical fitness. 2018;59(7):1102-9.
  3. Valenti LM, Suchil C, Beltran G, Rogers RC, Massey EA, Astorino TA. Effect of sexual intercourse on lower extremity muscle force in strength-trained men.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2018;15(6):888-93.
  4. Zavorsky GS, Vouyoukas E, Pfaus JG. Sexual activity the night before exercise does not affect various measures of physical exercise performance. Sexual medicine. 2019;7(2):235-40.
  5. Kirecci SL, Albayrak AT, Yavuzsan AH, Yesildal C, Ilgi M, Kutsal C. Sexual intercourse before exercise has a detrimental effect on lower extremity muscle strength in men. Postgraduate Medical Journal. 2021.

本文經Dr. M Be Superior 運動醫學 傷害復健 健康促進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蕭汎如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飛宏科技推出業界最高功率密度電競筆電電源-280W GaN充電器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宏科技新推出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飛宏科技在2021年底推出全新280W GaN(氮化鎵)高功率電競筆電電源,超緊湊尺寸160*69*25mm(276cc)與700g輕量化設計,使其功率密度突破業界多年來設計極限,達到眾所期盼的16W/in3(1W/CC),因而相較一般市面販售相同輸出功率產品,體積縮小約50%,重量減輕約30%,大小重量相當於一般180W電源。

飛宏科技這款電競電源的設計研發–電路上結合了高效率拓樸結構、零電壓零電流軟切換技術、新型GaN半導體元件、與自主開發數位控制機制等技術;工藝上則採用了3D零件配置與佈線技巧、功率模組設計、及獨特GaN生產製程管控,最終成就了品牌客戶與終端使用者所冀求真正輕、薄、窄、小的高功率充電器,為電源業界與電競市場帶來突破性的研發創新亮點。

電競電源渲染圖1
Photo Credit:飛宏科技

安全可靠280W GaN頂級規格充電器

飛宏科技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謂的GaN電源都著重強調在所謂的小型化,但往往都忽略電源設計更應重視安全性、可靠度、及滿足終端使用者真實的使用情境。飛宏科技此款新小型化電源已取得各項國際安規認證包括IEC/EN/UL 60950-1 & 62368-1、CCC(5000m)及電磁相容(EMC)認證包括EN55032 Class B EMI & EN55024 EMS等規範。

此款電源更是針對高階電競筆電應用需求如:支援高階處理器及顯示器的瞬間峰值功率拉載、玩家日以繼夜的重度使用、酷炫輕薄的外型、與輕巧好收納及攜帶方便等,同步提供以下的頂級規格及功能:

  • > 95%滿載轉換效率與< 0.2W空載待機損耗
  • 560W(200%額定功率)瞬間峰值功率輸出
  • 3年/26,280小時,滿載高溫下長壽命保證
  • 五種數位化安全保護機制
  • 2公尺輸出線上不需加任何EMI磁芯輔助即能通過EMI認證
  • < 150uA低漏電電流

電競筆電首選 極緻設計之展現

近年來電競筆電產業蓬勃發展,品牌廠商無不卯足全力導入最新軟硬體技術與材料來提升性能,使產品設計上能不斷推陳出新,以滿足電競玩家挑剔與追求極緻體驗的渴望,唯在配角「電源充電器」上無太多創新,而導致玩家也只能默默接受彩盒中所附帶大而笨重的電源。

飛宏科技新推出這款專為電競筆電設計的280W GaN高功率電源充電器,結合電路設計與製造工藝之最,突破過往的設計瓶頸與極限,可充分帶給終端使用者前所未有小型化、輕量化、與頂規化的使用體驗。

本文章內容由「飛宏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