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Delta本土疫情延燒:揚州因「打牌群組」成重災區,多地下令關閉棋牌室、麻將房,24名官員被究責

中國Delta本土疫情延燒:揚州因「打牌群組」成重災區,多地下令關閉棋牌室、麻將房,24名官員被究責
中國揚州因為「打牌群組」持續擴散,恐淪為中國這波COVID-19疫情最嚴重的城市,多地位此相繼下令暫時關閉棋牌室、麻將房等休閒場所|Photo Credit: 中央社(中新社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揚州此輪疫情發現的首例病例是一名64歲毛姓婦人,7月21日上午擅自離開已採取封閉管理的南京居住地來到揚州,直到7月27日因發燒就診才被發現確診。21至24日,毛婦一直在四季園小區內的一間棋牌室打牌,截至8月3日,該棋牌室已有54人確診。

中國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本土疫情在7月下旬面臨新一波的爆發,今(7)日新增通報的案例數為75例,當中江蘇省占了53例。揚州市疫情因為民眾打牌群聚而持續擴散,且確診者多為老年人,恐怕淪為疫情重災區。為此,中國多地已下令暫時關閉棋牌室等室內密閉休閒場所。

根據中國媒體報導,由於此波本土疫情已波及遼寧、安徽、湖南等10餘個省區市,多地政府已對防疫不力的官員問責,牽涉至少24人,其中以湖南省張家界一口氣對18名公職人員究責最多。

揚州市疫情嚴重已停止大型活動,主城區展開大規模核酸檢測

(中央社)中國官方今天通報,新增107例COVID-19確診。75例本土病例中,江蘇省占了53例,當地疫情嚴重的揚州市多地已停止大型群眾性活動。

據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官網,6日零至24時,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報告新增確診病例107例,其中境外移入32例(雲南11例,上海9例,天津5例,廣東3例,四川2例,江蘇1例,浙江1 例),本土75例(江蘇53例,湖北9例,湖南9例,河南4例);無新增死亡病例;新增疑似病例1例,為本土病例(在山東)。

另據江蘇省衛健委、陸媒澎湃新聞,江蘇新增本土確診中,揚州市報告52例、南京市1例。揚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今天通告,包括江都區等多地停止大型群眾性活動,主城區展開第4輪大規模核酸檢測。

截至6日24時,中國現有確診1444例,累計治癒出院8萬7525例,累計死亡4636例,累計報告確診9萬3605例,現有疑似病例1例。累計追蹤到密切接觸者111萬9620人,尚在醫學觀察的密切接觸者4萬4273人。

港澳部分,香港特別行政區累計確診1萬2004例,其中212人病亡;澳門特區累計63例,已有57人治癒出院。

揚州疫情因「打牌群組」持續擴散,多地下令關閉室內休閒場所

江蘇揚州市因為「打牌群組」持續擴散,且多是老年人感染,恐淪為中國這波COVID-19疫情最嚴重的城市。多地為此相繼下令,暫時閉關棋牌室、麻將房等室內密閉休閒場所。

據官方通報,中國大陸5日新增COVID-19本土確診80例,其中,爆發打牌群聚感染的揚州以58例居首。

據《健康時報》、《21世紀經濟報導》,自7月20日迄今,揚州累計本土確診220例,即將追過這波Delta變異株疫情源頭的南京市(228例),且確診病情明顯偏重。

報導指出,揚州確診220例多為老年人,其中,普通型135例、重症型14例、危重型2例,只有69例是輕症。揚州常住人口60歲及以上約119萬人,占全市總人口26.01%,遠高於中國的平均值18.7%。

截至目前,揚州共有高風險地區1個,中風險地區71個,數量已超過中國大陸總數的1/3。

揚州此輪疫情發現的首例病例是一名64歲毛姓婦人,7月21日上午擅自離開已採取封閉管理的南京居住地來到揚州,直到7月27日因發燒就診才被發現確診。

7月21至24日,毛婦一直在四季園小區內的一間棋牌室打牌,截至8月3日,該棋牌室已有54人確診;她還頻繁活動於飯店、商店、診所、棋牌室、農貿市場等,造成揚州城區疫情擴散。

毛姓婦人的70歲姐姐被感染後,也常去史可法東路宏遠棋牌室打牌;這間棋牌室其後也有多人確診。

報導引述汕頭大學病毒學專家常榮山表示,揚州實際已發生社區傳播,病例數很可能將超越南京。

自8月1日起,揚州主城區已處「封城」狀態,居民在家辦公,官方5日啟動主城區第三輪大規模核酸檢測。

揚州因為「打牌群組」淪為疫情重災區後,江蘇省率先於3日宣布,全省4萬5371家棋牌室、麻將館已全部暫停營業;大陸多地也相繼發布通知跟進。

疫情至今已有4地官員被問責,湖南省張家界被問責人數居冠

中國7月下旬爆發新一波的本土COVID-19疫情,多省市相繼傳出病例,兩週內超過500人染疫。據報導,多地政府已對防疫不力的官員問責,牽涉至少24人,輕則停職、重則丟官。

據《澎湃新聞》、《健康時報》報導,這波本土疫情自7月20日在南京爆發以來,兩週內全國新增感染者超過500人,已波及遼寧、安徽、湖南等10餘個省區市。同時,鄭州、廈門、上海、瑞麗又各自出現獨立的傳播鏈,在地方發生小規模的傳播。

據報導,相關單位在排查防疫漏洞與整改的過程中,發現疫情擴散與部分公職人員失職有關。據調查,從7月23日起至今,全中國至少已有4地共24名公職人員被追責、問責,輕則停職、重則丟官。

據報導,南京的本土疫情自7月20日爆發,截至8月3日,南京全市累計報告本土確診病例223例。南京祿口國際機場被指是這次疫情的破口,負責管理機場的東部機場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馮軍,7月23日遭江蘇官方勒令停職。

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在8月4日的新聞發布會上更批評,防控制度沒有落實,長時間的平穩運行,使機場從業人員出現鬆懈麻痺心態等。

日前受到大雨襲擊的河南鄭州,7月30日起爆發本土疫情,截至8月2日晚間6時,本土確診病例13例、無症狀感染者50例。鄭州市委在7月31日宣布,免去市衛健委黨組書記、主任付桂榮的職務,隨後鄭州市衛健委黨組宣布,免去鄭州市第六人民醫院黨委書記馬淑煥的職務。

此外,山東省煙台市萊山區黃海路街道7月31日出現一起本土案例,煙台市委於8月3日宣布免去萊山區區長、分管副區長的職務;萊山區委則宣布免去一名黃海路街道黨工委相關人員的職務。

報導指出,這波問責中,湖南省張家界一口氣對18名公職人員究責最多。其中包含黨員幹部和公職人員。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