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長:同樣與集權的「地緣政治龐然大物」為鄰,很能體會台灣與中國的複雜關係

【專訪】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長:同樣與集權的「地緣政治龐然大物」為鄰,很能體會台灣與中國的複雜關係
圖為立陶宛現任外交部副部長艾德梅納斯(Mantas Adomėnas)|Photo Credit: Mantas Adomėna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長艾德梅納斯(Mantas Adomėnas)提到,立陶宛歷經集權統治,至今仍與集權的「地緣政治龐然大物」為鄰,因此很能體會台灣的處境及與中國的複雜關係。此外,立陶宛與台灣開始民主化的時間差不多,這些都是讓立陶宛對台灣倍感親切的原因。

7月31日,立陶宛政府捐贈的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以下簡稱AZ)疫苗順利運抵來台。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長艾德梅納斯(Mantas Adomėnas)於本週接受《中央社》專訪提及,立陶宛歷經集權統治,至今仍與集權的「地緣政治龐然大物」為鄰,因此很能體會台灣的處境及與中國的複雜關係。

艾德梅納斯也透露,立陶宛駐台代表處預計年底前開始運作,屆時不排除由外交部或經濟部副部長來台出席揭幕儀式,他個人就很想再訪台灣這個美麗的國家。至於駐台代表處的名稱,艾德梅納斯表示政府內部尚在討論,代表將透過公開遴選專業人才產生。

冷戰時期中華民國未承認立陶宛是蘇聯一部分,立陶宛人對此感念至今

(中央社)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長艾德梅納斯說,捐贈疫苗給台灣的決定獲得立陶宛許多民眾認同,原因之一想必是不少人對台灣有強烈情感,因為他們一直記得來自地球這一端的歷史恩情。

立陶宛在6月成為第一個宣布捐贈疫苗給台灣的歐盟國家,超乎多數民眾的想像。消息一出,台灣即刻颳起一陣立陶宛旋風,民眾四處搜尋進口的立陶宛商品,立陶宛的社福機構也湧入大筆來自台灣捐款。相關現象經部分立陶宛媒體報導後,引起朝野的注意。

艾德梅納斯本週接受《中央社》視訊專訪時提到,台灣民眾強烈的正面回應深深觸動立陶宛人。但他指出,立陶宛與台灣民眾情感親近並非最近才有的事,而是可追溯至20世紀中期。

在軍事與政治多重脅迫下,立陶宛在1940年代遭蘇聯併吞,被莫斯科視為「可疑」者、社會菁英及各路「反蘇分子」遭到鎮壓,但反抗運動從未停歇,知名的波羅的海游擊組織「森林兄弟」(The Forest Brothers)直到1950年代後半才被莫斯科瓦解。

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宣布自蘇聯獨立,更精確地說,是恢復、延續被迫中斷的獨立地位。

自由民主新立陶宛的「國父」、首任元首是維陶塔斯.藍斯柏吉斯(Vytautas Landsbergis),也就是現任立陶宛外長的祖父。

艾德梅納斯指出,在協助立陶宛延續獨立國家地位方面,中華民國政府曾扮演重要角色。冷戰時期,中華民國並未承認立陶宛等波羅的海國家是蘇聯的一部分,立陶宛人對此感念至今。

縱使祖國本土遭蘇聯占領,立陶宛外交系統從未放棄透過在海外努力保住「公使團」(legation)等代表機構,延續立陶宛的獨立國家地位。由於莫斯科當局持續剝奪立陶宛的海外資產、甚至黃金儲備,不隸屬蘇聯政權的立陶宛駐外單位在實務面遭遇許多困難。

美國是當時最堅定對蘇聯占領波羅的海採行「不承認」政策的國家。艾德梅納斯說,老一輩的立陶宛外交官告訴他,1970年代,立陶宛在華府的公使團曾獲中華民國駐美大使館多方協助。

仍與「地緣政治龐然大物」為鄰,很能體會台灣與中國的複雜關係

艾德梅納斯在專訪中說:「立陶宛關心台灣和世界各地追求自由民主的人,因為立陶宛的重生之路就是一條捍衛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的道路。」立陶宛將盡力協助台灣更加緊密地融入國際秩序及體系,包括運用一切可行方法促使台灣取得各國際組織的會員或觀察員地位。

他提到,立陶宛歷經集權統治,至今仍與集權的「地緣政治龐然大物」為鄰,因此很能體會台灣的處境及與中國的複雜關係。此外,立陶宛與台灣開始民主化的時間差不多,這些都是讓立陶宛對台灣倍感親切的原因。

如此高調支持台灣,立陶宛難道不怕北京施壓?艾德梅納斯說,來自中方的抗議、威嚇當然少不了,但「立陶宛人大概對高壓習慣了,可沒那麼容易屈服」。

他說,相較於立陶宛脫離蘇聯以前所經歷的,目前來自中方的壓力可謂「十分溫和」。

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開始在全球肆虐之後,台灣在去年4月捐贈立陶宛10萬片醫療級口罩,今年6月22日,立陶宛宣布援贈台灣2萬劑AZ疫苗。立陶宛官員針對此事表示,熱愛自由的人們應相互關照,朋友互助是很自然的事。

這2萬劑疫苗已於7月31日運抵台灣,較原訂時程提早約2個月。

駐台代表處預計年底前開始運作,人選將公開遴選

(中央社)立陶宛外交部副部長說,立陶宛駐台代表處預計年底前開始運作,屆時不排除由外交部或經濟部副部長來台出席揭幕儀式,他個人就很想再訪台灣這個美麗的國家。

艾德梅納斯本週在接受《中央社》訪問時也透露,這個機構的名稱可能是Lithuanian Representative Office(立陶宛代表處)或Lithuanian Trade Representative Office(立陶宛貿易代表處),政府內部尚在討論,名稱的後半段將使用in Taipei或in Taiwan也還未定案。他說,駐台代表處的主責部門是立陶宛經濟與創新部(Ministry of Economy and Innovation)。

他並說,不同於大使館的任命機制,駐台代表將透過公開遴選專業人才產生。另一方面,駐台代表處的編制將與立陶宛駐多數國家的大使館相似,預計將有4至5名立陶宛籍人員,以及少數提供技術協助的當地雇員。

為了在與立陶宛沒有正式外交代表機構的地方成立經貿代表處或外派商務代表,立陶宛政府日前提案修訂相關法律,目前法案已進入國會審議程序。

艾德梅納斯指出,對立陶宛而言,「經貿代表處」是一種新的駐外單位編制。國會秋天開議後,相關修法草案預計將獲優先審議;一旦程序完備,政府將即刻展開駐台代表處設立工作。

至於「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The Taiwanese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Lithuania)也將成立,艾德梅納斯表示,立陶宛非常歡迎台灣設處,也欣見立陶宛在台灣政治事務的地位提升。

他說,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至少將享有比照國際組織駐點的豁免權與特權。不過,針對台灣駐地人員具體可享有哪些特殊禮遇,立陶宛內部仍在討論,且不排除透過修法讓立陶宛在已簽署的國際協議框架內,依法擴大給予台灣人員的豁免權與特權。

立陶宛3月宣布規畫在台灣設立代表機關,台灣則於7月公布將在立陶宛設處。美國對於台灣與立陶宛互設代表機構公開表示歡迎,艾德梅納斯對此表示,美國去年11月舉行總統大選,勝選的拜登在今年1月上任後,新政府對台灣、中國及亞洲的政策才逐步清晰,但立陶宛早已採取立場,要深化對台關係並尋求互設代表處。

他說,立陶宛當然歡迎美國及其他民主盟友對立陶宛「挺台」表示支持,但有關立陶宛決策是受到美國影響的說法「並不準確」,立陶宛及美國的作為必須「分開來看」。

立陶宛去年10月舉行國會大選,由「祖國聯盟-基督教民主黨」(Homeland Union-Lithuanian Christian Democrats) 、「自由黨」(Freedom Party)及「自由運動黨」(Liberal Movement)等3黨組成聯合政府。艾德梅納斯及外長藍斯柏吉斯(Gabrielius Landsbergis)均屬「祖國聯盟」。

艾德梅納斯指出,無論是競選期間,或是上任前後,包括去年11月發表的「執政聯盟政策綱要」,聯合執政各黨都聲明要深化對台關係。「執政聯盟政策綱要」提到,立陶宛外交政策將以價值觀為導向,並支持全球從台灣到白俄羅斯為自由而奮鬥的人民。

48歲的艾德梅納斯說,他曾訪台7、8次。對他而言,相對於區域內不時發生的自由民主倒退事件,台灣作為區域的自由民主燈塔,它的存在具重要象徵作用。他說,台灣也已證明,有活力的民主制度與傳統價值可兼容並蓄,「民主不適合特定國家的說法與事實不符」。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