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立信CEO為何幫5G競爭對手「請命」,不斷遊說瑞典政府廢止「華為禁令」?

愛立信CEO為何幫5G競爭對手「請命」,不斷遊說瑞典政府廢止「華為禁令」?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去(2020)年中國華為在歐洲最大的5G競爭對手——愛立信(Ericsson),不斷替華為說好話,企圖使政府放棄「禁華為令」,該執行長埃克霍爾姆(Borje Ekholm),寄信給政府官員、面談國會議員,甚至是找律師要幫忙華為打法律戰,這些種種的行為,讓外界摸不著頭緒。

去(2020)年10月以來,華為在歐洲的5G通訊設備上,最大的競爭對手——愛立信(Ericsson)不斷為華為遊說,甚至雇用律師,企圖說服瑞典政府改弦易徹,將華為禁令廢止,讓華為能夠順利在瑞典及歐洲各地發展業務。直到今(2021)年5月後,禁華為令一案紛擾有了定案,瑞典法院仍維持對華為的制裁,也代表愛立信以及其背後的大股東瑞典瓦倫堡(Wallenberg)家族,將面臨中國報復性的反撲。

幫助中國華為「請命」的愛立信執行長埃克霍爾姆

瑞典和中國雙方政府的關係,早在去(2020)年10月發生變化。當時瑞典電信監管單位(PTS)禁止在關鍵5G網路基礎設施中,使用華為、中興通訊的電信設備。原本外界預期若華為受到限制,歐洲市場中的最大受惠者是,同為5G設備商的「愛立信」。

沒想到,愛立信卻頻頻對外放話,表示華為並「沒有違反法律」,讓外界霧裡看花。

尤其是愛立信執行長埃克霍爾姆(Borje Ekholm)更對於此費盡心力。根據《華爾街日報》報導,他展開無數抗爭活動,期間不斷會晤瑞典的政治人物,要求取消該國禁止華為的做法。

AP_17026320223273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瑞典電信設備製造商愛立信(Ericsson)執行長埃克霍爾姆(Borje Ekholm )。攝於2017年1月26日,在斯德哥爾摩公司總部舉行的媒體發布會

其中瑞典報紙《每日新聞報》(Dagens Nyheter)公開埃克霍爾姆的網路信件中表明,當時他對著眾多議員,大力批評政府,指責對華為的處理方式很死板。

埃克霍爾姆曾尋找律師幫助華處理法律問題,不過過程並不順遂。報導中也揭露,他在給瑞典貿易大臣哈爾貝里(Anna Hallberg)的電子郵件中坦言:「找不到律師來接手這項工作」,並且強調無人肯接手的律師圈中有很多懦夫。

埃克霍爾姆種種作為,引起愛立信內部員工的不滿。《華爾街日報》報導,愛立信內部員工認為,該公司CEO(埃克霍爾姆)如此積極幫助競爭對手已經太超過了。

該不具名員工強調,商業上中國對外國企業的限制十分嚴格,在其境內的電信設備市場只有10%左右對外國企業開放,其餘均由中國本土企業控制,主要華為佔據山嶺,愛立信根本嚐不到什麼甜頭。

愛立信執行長,為何要幫中國華為遊說?

中國華為的問題,先從去年談起,當時由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率先發難,再次將中國華為定調為美國的國家安全威脅。當時FCC委員布蘭登・卡爾(Brendan Carr)在公開會議上直言:「我的確想不到除了中國共產黨和它(華為)的協助者之外,還有什麼更大的安全威脅。」

會議上一再強調,中國政府試圖利用華為、中興等公司,監控美國境內的人員,為了政府安全以及知識產權和工商業上的優勢,美國必須禁止採購中國設備。

隨著這段警告引發了軒然大波,也敲醒了歐洲各國的戒心。根據研究公司Dell'Oro Group的說法,世界上需要建置通信設備的國家中,已經頒布華為禁令或正考慮對華為實施制裁的國家,在全球佔比超過60%,這當中就包含瑞典政府。

雖然禁華為令陣營有逐漸增加的趨勢,但中國仍有底氣在全球5G市場中叫板。根據全球移動供應商協會(GSA)的數據顯示,中國官營的中國移動電信公司(China Mobile)仍是世界上用戶最多、規模最大的通信設備採購公司,對5G市場具有關鍵的影響力。

中國移動研究院副院長段曉東去年更直言,全球70%以上的5G設備由中國建設,未來目標全球36%的基站是中國移動核定建置。

這代表中國移動釋出的設備市場配額依然大到能夠影響各企業。《華爾街日報》報導稱,今年7月份,中國移動在最新的5G設備招標中,就利用競標配額限制了國外廠商的發展,從去年進招標時的11%,降到了今年的5.4%,大舉刪減國外廠商的佔比,而愛立信成為最大受害者。

去年10月,愛立信執行長埃克霍爾姆就曾為自己替華為遊說的行為辯駁:「全球的業務已經交織在一起,他這麼做只是為了自己公司的利益」。

當時愛立信在中國經營一家大型工廠,高達8%的營業額來自中國,而瑞典的營業額只有1%。除此之外,根據《華爾街》報導指出,這項華為禁令遭到中國報復,不僅僅是愛立信受到傷害而已,更可能使愛立信的最大股東——瑞典瓦倫堡(Wallenberg)家族受到影響。

瑞典瓦倫堡(Wallenberg)家族:在瑞典「瓦倫堡(Wallenberg)」這一個詞,和資本主義、權力以及社會福祉是同一個詞彙。該家族被外界視為延續兩個世紀的超級企業帝國,也是世界頂級的家族之一。20世紀90年代,一度控制斯德哥爾摩股市達到40%。

該家族掌控的Investor AB投資控股公司,除了擁有愛立信外,還涉及歐洲最大的電力公司ABB、世界第三大製作藥集團阿斯利康、北歐航空集團SAS、白色家電巨頭伊萊克斯(Electrolux)、薩博汽車(SAAB)、瑞典北歐斯安銀行(SEB)、H&M等歐洲大名鼎鼎企業的股份。此外,還控制了大量未上市企業,並涉足私募股權投資等領域。

當瑞典電信監管機構,特別點名了華為和中興通訊後,隔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隨即聲明,瑞典應「糾正錯誤決定,避免給中瑞經貿合作和『瑞方企業』在華經營帶來消極影響」。

而中國露骨地表示,除了愛立信可能會面臨問題外,同時也不斷暗示,瑞典政府發布的這道禁華為令,背後有瓦倫堡家族再推波助瀾。

此後,中國官媒開始報導,瓦倫堡家族許多企業在中國都有大規模業務。當時《華爾街日報》引述不具名作者認為,如果瑞典不解除對華為的禁令,瓦倫堡家族主要控股企業都將一一面臨嚴重懲罰,而光是瓦倫堡旗下的H&M在華盈利就超過上百億新台幣。

AP_07061006517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07年6月10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右)與瓦倫堡家族的首領彼得・瓦倫堡(左)在斯德哥爾摩北部的哈加斯洛特宮交談。總統夫婦在瑞典進行為期三天的正式訪問時曾在此居住。

瑞典仍維持禁華為令,中國展開報復反擊

隨著去年瑞典「禁華為令」一案不斷上訴。終於在今年5月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發出最後通牒指出,北京將給瑞典政府最後一次機會,取消華為禁令的機會,而瑞典愛立信否參與中國下一輪的大規模5G建設,完全取決於是否改變其對華為的立場。

中國官媒再次揚言,要以在中國做生意的瑞典公司為目標加以報復,又再一次直指愛立信背後最大股東Investor AB投資公司,也就是瓦倫堡家族做好準備。

埃克霍爾姆的遊說最終無效,6月23日瑞典政府仍以華為將危害到國內軍隊、警察而將禁止華為令定案。8月5日《華爾街日報》報導,瑞典愛立信成為了最大的輸家。

報導稱,今年該公司於中國市場得標的佔比僅為1.9%,遠低於去年拿下的11%。中國官媒得標佔比的銳減,歸咎於瑞典禁止華為、中興後,中國進行的報復。與此同時,愛立信的第二季財報中,在華銷售額同期,減少3億美元。

未來幾年中國的5G市場,將進入爆發成長階段。中國工業和資訊化部副部長在7月曾強調,中國已建成91.6萬個5G基地台,約佔全球總量的70%,並積極在2023年底前使5G無線用戶數量達到5.6億。《華爾街日報》報導,意味著愛立信將錯過世界上最蓬勃發展的5G建設。

Raymond James的通訊行業分析師Simon Leopold說:「按照目前的發展軌跡,通訊行業似乎正在進一步兩極分化,形成東方和西方兩大陣營」。東方以中國華為、中興兩家為首,西方則是歐洲愛立信、諾基亞兩者為大,兩大勢力的對抗無可避免。

面對中國不斷利用國內市場進行牽制。瑞典中國研究中心(Swedish Center for China Studies)主任赫爾斯特倫(Jerker Hellstrom)日前表示,中國造成的這種商業環境,已迫使在中國做生意的瑞典公司考慮退出戰略。

赫爾斯特倫表示:「並不是說過瑞典的各家公司準備離開中國,而是經過了這些事件,許多大公司第一次很嚴肅地思考,面對挑戰太大了」。

他強調,如果留在中國做生意並不是自由的,都是在有前提的情況下,那這樣的生意到底能多持久,且能獲得多大的利益?值得各大企業好好思考。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