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奧「巨大隔離泡泡」奏效僅430人確診,染疫選手抗議防疫旅館如同「監獄」

東奧「巨大隔離泡泡」奏效僅430人確診,染疫選手抗議防疫旅館如同「監獄」
圖為2020東京奧運馬拉松賽事在北海道札幌市舉辦,畫面為來自荷蘭、肯亞和比利時的選手,慶祝奪牌的畫面|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奧荷蘭代表團有6名選手確診,在飯店隔離的選手抱怨房內新鮮空氣不足,賽程初期被隔離的荷蘭滑板選手賈可布斯,形容隔離設施「不人道」;染疫退賽的跆拳道選手歐金克還在Instagram上貼文,自嘲被關在「奧林匹克監牢」裡。

譯者:顧荃

東京奧運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下登場,日本近期第五波疫情狂飆,東奧則因採取嚴格防疫措施,讓東奧選手、教練與工作人員等宛如處在巨大的「泡泡」內,從7月1日至今僅430人確診。

日本7日全境新增COVID-19確診1萬5745例,連續4天創歷史新高;其中,奧運主辦城市東京新增4566例,是當地次高紀錄。

東京奧運暨帕運組織委員會公布的數據指出,東奧數萬名相關人士中,7日新增22例、8日新增26例確診,從7月1日起到今天共累計430例。

國際奧會(IOC)的COVID-19對策專家小組主席麥克羅斯基(Brian McCloskey)昨天在記者會上盛讚東京奧運的防疫措施,指出東奧相關確診病例數驚人地少;事前各界擔心選手村可能成為感染源,不過從檢疫結果來看,防疫非常成功。

東奧防疫指南嚴格限制行動

原訂2020年登場的東京奧運,受COVID-19拖累,成為第一個延期一年舉辦的奧運,也是第一個多數場地採取無觀眾閉門賽的奧運。

為了控制疫情,東奧頒布防疫指南(playbook),各國東奧代表團與相關人士在抵達日本後,皆受嚴格的防疫規範限制,包括必須定時接受COVID-19檢測,選手和記者在比賽前都要例行篩檢,且嚴格限制移動,只可來往下榻處與比賽場地之間,不得搭乘大眾運輸、不能擅自外出等。

選手村有八成以上運動員和教練接種疫苗,且選手一旦染疫就必須退賽,與確診選手的密切接觸者則須在賽前六小時檢驗陰性才獲准出賽;選手出席開幕式、上台領獎等,都被要求配戴口罩,為減少接觸染疫的風險,連頒獎都由奪牌選手自己拿獎牌。

容納5萬多名選手、教練、工作人員以及記者的東奧選手村和媒體中心,形成嚴格管控疫情的巨大區域。這些嚴格的防疫措施,甚至在賽前引發美國主流媒體聯名抗議,認為限制採訪自由。

東奧選手背負染疫即退賽風險

儘管東奧採取嚴厲的防疫措施,仍然擋不住COVID-19病毒,陸續有包括選手在內的東奧相關人士確診。

東京奧運暨帕運組織委員會從東奧開幕前的7月1日起,每天公布與東奧相關的確診病例數,到8日累計430例確診,大多為原本就住在日本的組委會職員、志工或相關委託業者,但還是有選手不幸確診,不得不放棄比賽。

東京奧運開幕前,就有多名先抵達日本備戰的選手染疫,如南非足球代表隊兩名選手、捷克代表隊的自由車選手史勒戈(Michal Schlegel)等四名選手確診;美國隊包括女網新星高夫(Coco Gauff)在內,有三人因為染疫在東京隔離,失去上場比賽的機會。

7月23日東奧開幕後,荷蘭划船選手弗羅林(Finn Florijn)成為首名在東奧出賽後確診染疫的運動員,因此必須退賽。

兩度奪得世界田徑錦標賽撐竿跳金牌的美國名將肯德里克斯(Sam Kendricks),以及阿根廷撐竿跳選手基亞拉維利奧(German Chiaraviglio)也因染疫而退賽。

東奧將近尾聲時,選手村發生群聚感染,希臘水上芭蕾代表團12人中有六人相繼確診,包含五名選手,使得全隊不得不退出比賽,整團也必須搬離選手村,入住到指定的隔離設施。

AP_2113974990026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兩度奪得世界田徑錦標賽撐竿跳金牌的美國名將肯德里克斯(Sam Kendricks)因染疫而退出2020東京奧運的賽事。

防疫措施太嚴格惹議

雖然染疫選手遵守規定接受隔離、退賽,但東奧嚴苛的隔離條件引發爭議,不少人抗議防疫旅館的空氣、食物與基本設備不足,如同「監獄」。

東奧荷蘭代表團有六名選手確診,在飯店隔離的選手抱怨房內新鮮空氣不足,賽程初期被隔離的荷蘭滑板選手賈可布斯(Candy Jacobs),形容隔離設施「不人道」;染疫退賽的跆拳道選手歐金克(Reshmie Oogink )還在Instagram上貼文,自嘲被關在「奧林匹克監牢」(Olympic jail)裡。

這些荷蘭選手後來決定「自行放風」,在飯店大廳靜坐抗議,最後爭取到每天開窗透氣15分鐘的機會。

違規者僅剝奪出入場館資格 不影響獎牌

此外,東奧雖定下嚴格的防疫規定,對不遵守者卻沒有有效的遏阻或處罰手段。

喬治亞男子柔道選手馬爾格韋拉什維利(Vazha Margvelashvili)與沙夫達圖阿什維利(Lasha Shavdatuashvili),兩人分別在66公斤級與73公斤級拿下銀牌,卻違反防疫規則外出,前往東京鐵塔觀光。

事後組委會對兩人處分取消東奧大會的資格證(ID),不得再進入東奧相關場館,是違反東奧防疫規則遭開鍘首例。但兩人在組委會宣布處分時已離開日本,且並不影響兩人的銀牌資格。

後僅由喬治亞駐日本臨時代理大使列札瓦(Teimuraz Lezhava),透過推特發文替選手致歉。

另外,歐洲媒體相關人士7月27日曾在東京都下榻飯店群聚飲酒跟飲食,違反防疫規則,組委會也對相關人等祭出暫時停止資格證的處分。

順天堂大學教授堀賢指出,未來舉行大型國際運動賽事時,將可借鑑這次東奧的經驗;因應當下疫情狀況,是否如期舉行賽事、是否開放現場觀眾等,基於科學根據訂定判斷標準與辦理賽事,是很重要的。

新聞來源:疫情下的奧運/巨大泡泡隔離東京狂飆疫情 東奧僅430人確診(中央社)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