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日韓射箭男團的自拍合影,完美體現了「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

台日韓射箭男團的自拍合影,完美體現了「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
東京奧運26日射箭男子團體對抗賽,金銀銅牌分別由韓國(白衣)、台灣(藍衣)及日本(橘衣)拿下。頒獎典禮後,韓國隊提議3隊選手一起自拍留念。|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這次的東京奧運競賽中,除了選手們的表現之外,多數台灣人民對於選手的正向回饋也很值得一提,在台灣社會的民情與風氣下,國人普遍對於選手們賽後失利並不苛責,更多的是鼓勵與打氣;台灣選手們也因為這些正能量而激勵自我,期盼自我能夠再提升。

台灣自五月疫情大爆發以來,不論工作與生活,社會上似乎瀰漫著滿滿的負能量,好似人生漸漸陷入絕望,快樂距離人們好遠。然而隨著東京奧運賽事的開打,台灣健兒們紛紛傳來捷報,獎牌數已突破歷年新高,甚至大大超出以往表現,這些好消息也讓國人一掃陰霾,為選手加油喝采的同時,生活也慢慢多了些期待與積極。

賽事中,有一張照片引起許多國人關注與討論,如此令人讚嘆的人性美麗,那便是男子團體射箭項目頒獎結束後,韓國選手邀請台灣與日本選手自拍合影,前一刻他們還是競爭激烈的對手,後續他們卻是相互欣賞彼此的朋友。

然而這三個國家的選手合影,會引起這麼大到討論,難免和以往的既定印象有衝突。台灣與日本的關係向來友好,其中互動看起來便覺得自然;但是日本與韓國之間,不論在歷史情結、政治外交或經濟產業競爭上,日韓之間一直有著難以解開的心結;台灣與韓國更不用說,經濟產業相互競爭之餘,運動賽事諸多項目更是競爭激烈,舉凡跆拳道、棒球等,國人印象中偶有的小動作更讓人不悅,台韓運動的競爭關係要說是世仇也不為過。諸多概念衝突下的友好合影,讓我想到《論語.八佾》有說過這段非常貼切的話:

「子曰:『君子無所爭,必也射乎!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
(翻譯:孔子說,君子之間沒有可爭的事,如果有的話,那就射箭吧!賽前行揖禮相讓,賽後彼此飲酒致敬,這樣的競爭才是君子的表現。)

韓國、台灣及日本這三個國家,包辦射箭項目的前三名,賽後韓國主動邀請自拍合影,大家又能盡釋前嫌的開心互動,其實就很符合孔子所說的這段話。可以說,孔子所處的春秋時代,正是各方諸候相互爭逐及競爭的時期,天下為公的大道時代已經距離愈來愈遠,身處在一個無法迴避競爭的環境,彼此之間又非得如此而為的話,射箭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式,因為射箭也是當時士大夫及貴族普遍學習的才能。能以箭術分出高下後,彼此又能發自內心地為對方肯定、祝福,這才是君子之間的良性競爭。

當然孔子的說法是立基於「仁」的表現,仁的基本概念不脫離「成全他人」與「利益他人」,重點在於「摒除私心」,如果存有自我私心,凡事作為都以「利益自我」為先,這就違背了「仁」的基本價值了。然而存在於這世間,成全或利益他人的極限能有多大?舉例孔子在《論語・衛靈公》曾說:

「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
(翻譯:志士仁人之中,沒有人會為了自我生存而殘害「仁」,只會有犧牲自我性命來成全「仁」的人。)

上述這段話簡單說,就是站在「成全他人」與「利益他人」的角度下,哪怕我可能會失去性命,也不能存有一點圖利自我的私心。看似如此大愛的一段話,但要讓每個人都能具體實踐,其實還是有它的難度存在,因為要犧牲生命才能成仁,對普羅大眾太過遙遠。而「利他」其實沒有那麼難,只要不做出只顧及自我生存而傷害他人的事,至少也可以算是最基本限度的利他了。

然而在這次的東京奧運競賽中,除了選手們的表現之外,多數台灣人民對於選手的正向回饋也很值得一提,在台灣社會的民情與風氣下,國人普遍對於選手們賽後失利並不苛責,更多的是鼓勵與打氣;台灣選手們也因為這些正能量而激勵自我,期盼自我能夠再提升。不論是選手雙方之間的真心祝福,抑或是選手與國人雙方之間的正向回饋,都是一種美麗的「人」性與「仁」性的體現,因為那都是發自內心的希望對方好,即便要讓我付出才能成全你們,我願意。

除了男子團體射箭選手們的友好互動,其他選手們的賽後故事也紛紛傳為佳話。例如戴資穎與印度選手辛度(Pusarla Venkata Sindhu)、泰國選手依瑟儂(Ratchanok Intanon)的相知相惜;林昀儒與德國選手奧恰洛夫(Dimitrij Ovtcharov)二度競爭後的相互肯定。還有好多好多場上選手們既競爭又美麗的故事,一一都在這次東京奧運上顯見,然而更多的是選手在場上奮力拚搏的專注精神。例如奧運五朝元老莊智淵的堅持不懈;李智凱幼時許願到今日的奪牌實現;郭婞淳貧困出身卻翻轉人生的屢創佳績。好多好多選手故事與國人之間的相互激勵,散發滿滿正能量的人性美麗,彼此間相得益彰。

這次東京奧運的台灣選手表現,即便競賽失利也讓國人為他們喝采,在這滿是正能量充溢的情境中,有時候會讓我們認為這般發自內心的作為,其實是很自然的人性表現,但是這類狀況在其他國家未必理所當然,例如中國。舉例來說,早在東京奧運競賽之前,中國游泳選手孫楊(東奧被禁賽)算是最典型的例子,不論參賽的禁藥使用或爭議風波,最讓人印象深刻便是2019年的世界游泳錦標賽,孫楊獲得金牌之後,他逕自跑到第三名的英國選手史考特(Duncan Scott)面前說:「You're a loser, I'm a winner.」(你是輸家,我是贏家。)

上述例子是特例嗎?其實在這次東京奧運中,更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女子雙人羽球競賽項目,中國選手陳清晨對戰韓國多次說出「我操」等疑似髒話,能聽懂中文的觀眾亦紛紛表示驚訝。雖然賽後陳清晨解釋是以「watch out」或「ciao」來作為激勵用語,但仍令部分人覺得此舉有爭議。其實最讓人訝異的並非陳清晨,反而是中國人民對於她的「疑似羞辱髒話」大表肯定,不少中國人民對於陳清晨亦更為激賞,認為她為中國出一口氣,甚至中國人民亦會到他國選手的粉絲頁面戰狼出征。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台灣選手也仿效陳清晨的舉動,相信在台灣社會風氣的主流聲音定不會認同此舉,更明白說這絕對不會是台灣人民觀賽的多數反應,因為當我們看到受人肯定的對手,即便我方落敗亦會給予對方肯定,我們也只會在對手的粉絲頁面用「讚賞來替代出征」。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