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文法書不是「聖經」不必每天唱誦死記,請善用你聰明的推理能力和觀察力

英文文法書不是「聖經」不必每天唱誦死記,請善用你聰明的推理能力和觀察力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與其讓文法書悶死我,我寧願讓自己在生活中大量接觸外文。不用背的,用聽的不是輕鬆多了嗎?但我不是叫你當懶人,當你在聽的時候,或多或少要發揮你的觀察力,試著去猜測你聽到的外文是什麼什麼意思。

文:譯難忘英日文

寫這一篇文章時,又回想起高中放進包包帶去學校的文法書上下冊(重死我),每次翻開來就像在讀佛經,但我倒是迎刃有餘,而身旁的同學卻幾乎快要一面倒睡死。我當時很懷疑為何要坐在教室讀這樣的「佛經」,後來想通了一件事。

你好奇為何我能迎刃有餘,為何同學會睡死嗎?

文法書(甚至是教材)對你來說是什麼?

我曾想過一個很弔詭的問題,為什麼看文法書這種極度催眠的人類產物,我不會讀到想睡,但一讀起數學公式我就像吃了安眠藥一樣(什麼sin、cos公式也很催眠的好嗎)?我開始思考外文對自己來說是什麼,繼而思考英文教材對我來說是什麼?

這樣說好了,sin和cos雖然都是用英文字寫的數學專有名詞,但我在日常生活中完全用不到,數學公式對我來說就只是個暫時的、以考試為目的「工具」罷了。

但英文就不一樣了,你今天想吃水果可以去冰箱拿一顆apple來啃,怕被感染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的話就一定要知道防疫指揮官常講的COVID-19是什麼東西,你在路上被老外問路的話一定至少要會講turn left、turn right或最簡單的Sorry, I don’t know,去日本旅遊一定要會講「阿哩嘎豆」。

英文對我來講就是活生生的「必需品」,更何況出差都會用到。從小時候我就認知到,英文對自已來說不是單單的工具而已。當我看文法書,我不是把它當作工具來看,而是當作未來進出外語職場的「跳板」來看,即使這跳板真的讓我覺得很無趣,因為它只會叫你「背起來就對了」。

其實你不需要死背文法書

我學外語最不喜歡死背,所以會盡洪荒之力用邏輯推演的方式去了解外語的一切,包括了文法,事實上英文是可以用邏輯去推演出意思的。在英文文法中,只有10%是要死背的「基本元素」(例如girl的複數就是在後面加上s),剩下90%都是用基本元素(核心文法)去推演、延伸出來的,所以我不是背文法,而是自動化邏輯推演文法。

別人看文法書像在看七年之癢的另一半,我看文法書時則一直驚嘆:「唉呦原來同一套英文邏輯可以轉來轉去,轉出這麼多花樣啊。」然而中文何嘗也不是如此。

你講中文時會去想文法嗎?你甚至知道中文也有所謂的文法嗎?你不清楚中文的文法規則,外國人當然也不清楚,因為文法本來就不是拿來背的。那你要問了,為什麼我們明明不會中文文法,卻能講出流暢的中文,而且還自成一套文法語順?

上面那一句話的中文文法句型是:為什麼⋯卻⋯而且,你有意識到自己已經在用文法了嗎?你知道「卻」字的前後兩句的語意必須是相對的嗎?(明明不會,卻能⋯⋯)

答案很簡單,因為我們的中文文法概念根本不是從書本學來的,是從生活中的大小一切吸收來的,這就是我想通的地方。同理,我突然發現我的英文文法也不是從文法書學來的。

「什麼!」,你會問:「你不是從文法書學文法,那你讀文法書幹嘛?」

這麼說你可能會很意外,但我在第一次接觸到文法書時,我竟發現自己老早已學會書中教的90%的文法。換句話說,上國高中之前,我早就在生活中接觸完90%的英文文法了。看到文法書,就像是看到老同鄉一樣。

你問:「你怎麼有辦法在接受英文義務教育之前就先學完文法?」我說:「我從小就在追美劇、聽英文歌,聽不懂歌詞我也照樣模仿著唱,甚至還很超齡地收聽ICRT電台的外國人主持的聊天節目,聽不懂聊天內容時我就聽電台的外文歌啊。」

你問:「這樣有聽沒有懂吧?」我說:「對啊沒錯,但很神奇的是,我照這樣聽了好幾年,某天竟然一瞬間感知到自己『開竅』了,那是一種像在深谷苦練九陽神功之後,某個神奇的一天突然茅塞頓開的感受。我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英文的『語感』,原來外國人講話的邏輯就是這樣的感受啊。」

那是第一次感覺到被英文語感「洗禮」了,你要說被「洗腦」我也沒意見,但我堅持說這是一種「耳濡目染」(笑)。

還記得我前面說過的嗎?我們的中文文法觀念是從生活中汲取來的,我的英文文法觀念也是這樣耳濡目染來的啊!當然別忘了,我在耳濡目染文法的同時,我也讓自己在生活中耳濡目染英文單字,快譯通翻譯機(重死我了又好貴)也是隨時抱在手上的。反倒是現在你有字典App和Google大神已經超便利了。

舉個例子吧。我聽到ICRT主持人說很後悔自己早該先做好某件事情,我聽到他當時說了「I should have 做某某事」,當下我並沒有特別去查字,因為用正常人類的大腦智商,從他說話的上下文和表露的情緒馬上就能「邏輯推演」,「should have」意思就是「老早就該⋯的」。這就是文法啊,這個文法就是像這樣從電台聽來和「心領神會」來的,哪裡需要什麼文法書。

當我開始上學校的英文課,翻到文法書的某一頁,聽著老師解釋「should have」這個文法怎麼使用,我當下除了早就知道意思了之外,還有餘力去觀察老師的解釋,與我從老外聽到的使用方式是否一樣。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而已。

甚至我還發現很弔詭的事。在我那個年代(發筆記:我沒說我很老),老師以及我的文法書都教我一個很莫名其妙的文法觀念:「寫文章時,全文包括每一段的時態都要一致,要嘛就是一整篇都用過去式,要嘛全篇都統一用現在式。」

這可折騰死我了,因為每次作文課要寫作文時,我都被這奇怪的文法規定給綁死,一旦文章開頭講了過去的事,整篇文章都只能講過去發生的事,不能講現在和未來,你不覺得很蠢嗎?重點是,這跟我平常透過書籍、電台、美劇觀察到的文法互相牴觸。現實生活中,外國人根本不甩這套規定。一篇文章當然可以穿插各種時態,中文不也是這樣嗎,語言不是本來就這樣嗎?

可怕的是,這樣的怪文法觀念也被我同年次的職場同事吸收進去了。某天他問我,為何我寫的段落穿插著各種時態,他說:「文法書不是說一整篇文章必須是同一個時態嗎?你這一段是用過去式寫,為什麼下一段的動詞都不更改成過去式?」我當下傻眼不知該做何解釋,只好丟給他好幾個美國新聞媒體的新聞稿,跟他說:「你看到的英文新聞稿,有每一段每一行都同一個時態嗎?」他這時才發現,拋棄這錯誤的文法概念後,他寫文章突然更解脫了。

你看出我想帶出來的重點了嗎?文法書不是你的「聖經/佛典」,不是拿來每天唱誦死記在腦裡的。當然你也可這麼做,但你睡死的機率會高達九成,還會喪失「自主邏輯判斷」文法的機會。解說不夠精確的文法書,甚至可能會誤導你。我不是怪文法書很廢,而是它既有本身的好處也同時有其侷限,你不需要過度依賴它,把它當作輔助理解的角色以及未來職場的跳板就好。

如果說,我從生活中汲取的文法讓我有了基本的概念和印象,那麼文法書的作用,是用系統化和條列式的解說,用一種可視化的「理論」來呈現在你眼前,讓你可以用理論來講解給自己和別人聽懂。

學文法的關鍵:善用你聰明的推理能力和觀察力

與其讓文法書悶死我,我寧願讓自己在生活中大量接觸外文。不用背的,用聽的不是輕鬆多了嗎?但我不是叫你當懶人,當你在聽的時候,或多或少要發揮你的觀察力,試著去猜測你聽到的外文是什麼什麼意思,請用你聽到的「上下文」來「邏輯推演」單字以及文法(例如前述的should have的例子)。

如果觀察累了,不妨休息一下,讓外文的聲音在背景「耳濡目染」你,同樣的文法句子聽聞久了,會在你潛意識中烙印在腦裡,某天你就會像我一樣突然茅塞頓開且又信手拈來:「欸,我好像N年前聽過主持人這樣講過,原來文法書在教這個呀。」

例如,與其死背too...to...等於「太過⋯而無法(不是)⋯」,不如你實際去聽美眉親自唱給你聽,每晚睡前回想曼妙的歌姿和歌聲陪你進夢鄉(again,洗腦你),不是超順耳的嗎?

You're just(簡直是) too good(美好的) to be true(真實的). Can't take my eyes(雙眼) off(離開) you.
你美好得令人不敢置信。我無法將目光從妳身上移開。

「觀察」和「邏輯推演」(用猜的)是輕鬆學外文的核心技巧。猜完了,你會有超級深的印象,這時再去問字典和Google大神你所聽到的單字和文法是什麼意思,你會意識到你自己的中式怪英文:「噢,原來我想錯了呀。」或強化形塑你的道地英文語感:「噢,果然猜對了。」這樣學文法才像玩推理遊戲破關一樣好玩啊,你說是不?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