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正在上演「乒乓外交2.0」,台灣沒必要公審福原愛「舔共」洩憤

中日正在上演「乒乓外交2.0」,台灣沒必要公審福原愛「舔共」洩憤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駐日大使在東奧前夕強調「希望中日相互支持,共同辦好夏季奧運會和明年初的冬季奧運會」,回顧50年前靠著包容讓美中日關係破冰的「乒乓外交」,許多台灣網友所做的,卻是針對福原愛的「沒有中國,真的就沒有今天的我」進行人身攻擊。

2017年日本桌球選手福原愛和同為桌球選手的江宏傑結婚,這場台日世紀「聯姻」,瞬間成為媒體焦點,兩人的成長、相識相愛、到步入禮堂,也被塑造成一個個暖心故事,即便當時日本社會拿「格差婚」做文章,中國網民也不停比較兩人身家,各式尖酸刻薄的評論絲毫無損兩人形象,婚後也持續受到中日台三方高度關注。

福原愛的認同,台灣人來「公審」?

好景不常,2021年兩人正式宣布離婚,一開始,網友對於兩人的感情選擇,至少也給得起一句「尊重」或「祝福」。可惜台灣人看似寬大的反應,在福原愛東奧復出講評球賽不久,瞬間土崩瓦解。

主要原因,在於福原愛接受中媒採訪時表示「我能活到今天,是因為中國人的支持」、「沒有中國人、沒有中國,真的就沒有今天的我」,連續對中的友好發言,徹頭徹尾惹火台灣人,負面指涉的標題、新聞報導大量產出,完全無視1999年的福原愛,以10歲之齡,剛轉為職業選手之初,第一站就前往遼寧省瀋陽特訓,自此與中國結下深厚淵源延續至今。

自此,台灣網路社群,毫不猶豫的展開對福原愛個人的政治思想審查。

「福原小姐可怕之處在於:惹她不爽,她反擊的方式是扯進兩國家(日本與中國)人來打擊一個她不爽的家庭!」、「改名飯島愛可能會好一些」、「我也很支持妳舔共,並恭賀妳滾出台灣」,這些筆者親眼看到的各種人格詆毀式言論,成為福原愛親中報導下方留言的「基本款」,也讓人不禁好奇,駐日高層和台灣總統府口中的台日關係「善的循環」,在面對中國因素時,怎會消逝的如此迅速?

50年前「乒乓外交」促美日中破冰,三國靠著融洽驅逐了中華民國

日期回到1972年3月,名古屋市主辦世界桌球大賽,中國在缺席兩屆一共6年後,首度出賽,同年9月,日本與中共建交,與中華民國斷交。在此之前,4月球賽結束後,美國桌球代表隊訪中,雙方結束22年敵對。1971年10月,聯合國大會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國代表權,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

1971年7月,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季辛吉秘密訪中搭橋,1972年2月,美國總統尼克森成功訪中,美中簽署上海公報,雙方邁向關係正常化。1979年,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與中華民國斷交。

名古屋桌球大賽負責人後藤鉀二當時認為,若要把名古屋的賽事提升到國際水準,不應排除桌球強國——中國隊參賽,必需盡一切努力,設法化解政治干擾,因此不顧反共右翼團體威脅性命,仍隻身訪中,大膽向北京提出邀請。當時,中共在國際上遭到孤立,國內籠罩在文革權鬥陰影下,詎料,中國國家主席毛澤東竟批示:「我隊應去,並準備死幾個人,不死更好」、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中國總理周恩來定調:「友誼第一、比賽第二」。

令人意外的是,日中雙方體育界打頭陣,沒有釀成國際衝突,還搞得一團和氣,竟促成「民主—共產」兩陣營連串接觸,身著紅色上衣、藍色短褲的中國乒乓球隊,在日本奪下優異成績,獲得國際媒體高度關注。

AP_710416126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71年4月16日,美國桌球代表團在北京與中國進行會面

華府見狀著手評估,準備在球賽結束後訪中。名古屋賽期中,美國乒乓球員科恩(Glenn Cowan)因搭錯巴士,上了中國隊的專車,意外撞見中國球員莊則棟,車上眾人沒有北京明確指示,從小又被灌輸「打倒美帝」的意識形態教育,美中第一次的「國民外交」就此展開,數十分鐘車程結束後,雙方竟是以互贈禮物,歡喜收場,科恩和莊則棟下車合影一幕,震驚世界,就此驅動了美中日和解的歷史巨輪。

其實當時中南海的多數意見,並不贊成美國隊來訪,然而某日深夜,毛澤東服用安眠藥後,準備就寢時突然交辦「請美國乒乓球隊訪問中國」。

由於毛澤東先前曾下令「吃安眠藥後說的話不算數」,隔日,護士長吳旭君再次確認,幾經思想鬥爭的毛澤東不改其志,硬是在1971年4月6日乒乓球賽結束前,將消息傳到華府耳中。1971年4月14日,周恩來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了美國、哥倫比亞、加拿大、英國,奈及利亞代表隊,與此同時,美國總統尼克森宣布取消對中施行20多年的貿易禁令。

東奧中日重演「乒乓外交2.0」,台灣卻要出氣福原愛洩恨?

國際情勢轉變下,美中日外交政策如何隨之改弦易轍,可能是學院裡研究「乒乓外交」成敗的重點,運動員看上去像是主權國家刻意包裝的「工作人員」,不過若沒有體育賽事「先行先試」,培養民間互信和情誼,逐步拉到官方外交線上前進,再擴大到各層面的實質交流。乒乓球終究只是乒乓球,改變不了世界。

乒乓外交過程中,三方都要克服國內反對,若只論制度、結構、歷史上的矛盾,見面顯得毫無必要,如果不是球員後藤鉀二的堅持,日中美領導人佐藤榮作、毛澤東、尼克森「幹到底」的意志,抓牢「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戰略機遇期,乒乓外交最終命運可能只是外交史上的失敗個案。

東奧桌球女團 台灣不敵日本8強止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反觀台灣,官方近年大力鼓吹自家軟實力,幾回口罩外交後,「感謝」、「感恩」、「感動」等溢美之詞喜出望外,彷彿人人都是外交官,然而「公眾外交」真的是台灣人的信仰嗎?首先,自我劈開意識形態那座大山,尊重不同歷史、文化、語言、乃至政治認同,自己活出海洋國家包容、自由的人格特質,才能不卑不亢面對國際友人。

隨著東奧落幕,選手將帶著獎牌和榮耀回家,各自表述東奧精神,台灣如此、中國、日本亦同,世界不會只讀台灣版本的東奧故事。中國駐日大使孔鉉佑在東奧前夕強調「希望中日相互支持,共同辦好夏季奧運會和明年初的冬季奧運會」,可見雙方必然會展開下一階段的體育外交。

福原愛口中說著「中國故事」,台灣人覺得不中聽,但別忘了,同一個人,先前也訴說著「台灣心聲」,福原愛對於台灣的意義,不是計算她的千萬代言費或上億身家,台灣如果低估了一顆乒乓球所能代表的外交份量,執意要他人繳出挺台或親中的「二選一」答卷,絕對不是替台灣在國際上「交朋友」。

50年前,日中美透過乒乓外交,逐步排除了中華民國的生存空間;50年後,中華民國台灣的運動員在東奧抱回數面獎牌,但這一回,台灣人的心態和心胸,真的站上世界舞台,展現出該有的高度跟格局了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