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我們一起追的東奧:榮耀歸選手,是國家沾了他們的光

這一年,我們一起追的東奧:榮耀歸選手,是國家沾了他們的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選手總說是為國爭光,苦苓卻說「是國家沾了他們的光」。疫情下的東京奧運沒有現場觀眾,但透過即時轉播也鐫刻了這世代的共同記憶。這一年,我們一起追的東奧,或許這份感動與驕傲也會流傳為下個世代的歷史話題。

文:詹宇(作者著有《解憂書寫:用文字和自己談心的21個練習》。職場游牧七年後回家吃自己,窩在家裡接設計案養起一家,二十年前自學網頁設計與後來的寫字動筆,都不是出自科班。人生下階段,我信仰大自然)

前一天羽球男雙大勝中國的狂喜猶在,那一天全台卻彷彿集體心律不整。東奧羽球女單冠軍戰,戴資穎在決勝局落後最多達七分,看著她的從容神色轉為凝重,但小戴扛住壓力和忍著膝傷破皮,尾盤一度追到兩分差,我心裡想「這樣夠了,可以了,輸了也沒關係」。左撲右摔,胸喘膚汗,感覺小戴速度好像變慢了,但相信她還是會全力拼戰到最後,對手也是。

據說陳雨菲近年來被機械人般訓練,目標專剋球路靈活的小戴。這場比賽透過不斷拉吊,多拍來回消耗小戴體力,破壞其節奏,再以堅不可摧的防守立於不敗之地,耐心等候小戴一次又一次的進攻失誤,最後一分仍是丟在小球掛網,兩人或跪或趴,氣力放盡。如同賽後辛度安慰她時說的「今天不是妳的局」,不過小戴也知道或許沒有下一次的奧運機會了。

體操鞍馬決賽,李智凱上馬不久開始展現最拿手的湯瑪士迴旋。為了搶金而提高難度,全能賽的失誤落馬不知會不會有影響,我邊盯著螢幕邊不自覺起了雞皮疙瘩,抿著嘴,眼眶發熱,默禱著千萬要撐住啊!毫秒計數那一轉再轉的迴旋,直到完美下馬落地看見他燦笑的一刻,才鬆開了我45秒的緊迫盯人。

AP_21213386833850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台灣體操選手李智凱

同樣以些微之差錯失金牌,但小戴與翻滾男孩終究為自己與台灣奪下奧運首面該項獎牌。電影不只是電影,男孩八歲時「想要去奧運」的天真童言竟然成真。而翻轉命運的催淚故事,還有首度站上五環殿堂就摘下銅牌的拳擊國手黃筱雯。一歲時父母離異,隔代教養且家境清寒,筱雯在拳擊台上不只與對手搏鬥,每一記拳也正面迎擊多舛的命途,每一次閃躲像是從坎坷中自我援救。

「我想當爸爸的榜樣」,錯置的生命重擔讓這個纖細女孩急著「憑拳頭」長大。

東京奧運拳擊 黃筱雯晉級4強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女子拳擊選手黃筱雯

失落的背影,更需要被支撐。得牌揚名的選手背後的堅忍辛酸被看見了,但不是每個人都有英雄命,還有更多默默奮鬥的運動員,夜以繼日地跟自己吶喊「做不好再來!」,期盼血淚汗水終有澆灌成拔尖出頭的一天。

不像練舉重或拳擊似乎多半是辛苦人家的孩子,打高爾夫球比較像是有錢人的運動,但來自八口之家的潘政琮環境並不寬裕,媽媽是桿弟,曾經是高中珠算老師的爸爸改當夜間保全,就為了培養兩幼子打球。

嶄露頭角多年的小潘,東奧首輪賽事失常以57名墊底,在太太林盈君的支持並充當桿弟之下,連日超速狂追到並列第三,在名將夾殺的最後七人加賽中勝出,大出意料地贏得銅牌。同樣憑藉一股堅持到底的精神,王齊麟和李洋的羽球男雙,以首戰就失利到最終擊潰中國奪冠的歷程最是振奮人心。

潘政琮從倒數第4打到拿銅牌  實現東奧目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高球好手潘政琮

在本屆東奧賽事若比「逆襲的選手」,台灣隊可以拿金牌。而場上另有一對情侶是空手道選手文姿云,和同樣是最強後盾的男友兼教練徐瑋駿。打進四強的姿云面對同量級世界第一的烏克蘭選手,在落後中奮勇激戰到終場4比4平手,但最後因被判輸而以銅牌作收。

文4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空手道女將文姿云

回來看小戴。接連兩天的羽球男女決賽,戴資穎落敗後貼文告訴自己很棒,從蔡總統到國人,全台灣也爭相打氣送暖。而中國選手落敗後貼文道歉,網路仍一片惡言撻伐。

這類「文化落差」不勝枚舉,對岸是大國,我們是好國,而孰強孰弱,就看你怎麼看,用甚麼價值看。

羽球男雙霸氣擊敗印尼組合,場下客氣鞠躬握手的幕後畫面流出,贏得印尼網友激賞。桌球四強戰後,林昀儒於賽後被記者問到如何評價球王樊振東,小林靦腆輕回「我有資格去評價他嗎?」這份謙遜也讓對岸網友把他「誇出水了」。

從台灣選手的運動風範到國人的團結鼓舞,這一點一滴,我們都在持續進化為一個更好的國家,誠如謝金河說的「這樣的台灣,你能不愛她多一些?」

東奧桌球男團  林昀儒搶下2點(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男子桌球林昀儒

四強賽敗給小戴的辛度,金牌戰後跑過來抱著小戴,「捧著我的臉,告訴我:我知道妳很難受,妳已經表現的很好,」小戴在IG上寫:「然後把我擁在懷裡說:她都知道。那種真誠的鼓勵,害我直接爆哭」,只有選手最了解選手,一句「我都懂」的惺惺相惜勝過千言萬語。這份溫暖體現了「互相了解、友誼、團結和公平競爭」的奧林匹克精神。

贏的人絕非僥倖,輸的人也未必當然,他跟你一樣經過千錘百鍊,一樣值得尊重。

台灣選手在東奧的連番激戰讓人熱血澎湃,總說是為國爭光,苦苓卻說「是國家沾了他們的光」。是的,榮耀歸選手,選手也為自己出賽或退賽,不應扛著過重的國人期待。而「沒有光的」也不該獨居暗處,對於沒能奪牌或表現失色的選手,應給予同樣的鼓勵和支持,我們看比賽的最多只是嘆口氣,對他們卻是沉重的打擊。

看比賽不只看勝負,更看運動精神。這次東奧我所看的台灣隊特別棒,每個選手就位,都有一身光。

東奧閉幕式  各國運動員進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觀眾是體育賽事文化的一環,我們觀賞甚至評價選手的表現,其實也可以想想自己如何看待比賽。疫情下的東京奧運沒有現場觀眾,但透過即時轉播也鐫刻了這世代的共同記憶。這一年,我們一起追的東奧,或許這份感動與驕傲也會流傳為下個世代的歷史話題。

「我會用盡所有力,奮力的躍起在天際,迎著光明。我會更用力呼吸,飛到另一個燦爛天空,完美,落地。」電影《翻滾吧!阿信》主題曲〈完美落地〉的歌詞,也可對照東奧外的世界正在卯盡全力與新冠病毒奮戰不休,我們期待再次自由地呼吸,自在地飛到另一片天際,期待光明,重新落地。

延伸閱讀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