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皇家空軍採用「零碳排」新型教練機,證明「環保飛行」已經是不可扭轉的趨勢

英國皇家空軍採用「零碳排」新型教練機,證明「環保飛行」已經是不可扭轉的趨勢
英國空軍將採購零排放量的新型教練機,來取代照片中的T1家教式|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英國皇家空軍副司令透納中將,在線上論壇中指出將採購零排放量的新型教練機,來取代現役的T1家教式外,透納還表示皇家空軍將在跑道周邊的草地改為苔蘚,因為苔蘚的碳截存量是一般植物的800倍,能有效降低飛機起降時帶給周遭環境的汙染。

受到新型冠狀病毒影響,本來該於去年在英國舉辦的法茵堡國際航空展(Farnborough International Airshow)被迫取消,改成推出線上版的FIA Connect。本來兩年舉辦一次的法茵堡航展,或許因為推出網路版的開銷比實體航展便宜了許多,反而經由在今年7月份又推出了一次FIA Connect,變成了一年一次,對航空迷而言也稱得上是因禍得福。

之所以連續兩年推出FIA Connect,主要原因是航空市場在病毒的打擊下雖然大幅萎縮,卻沒有完全消失。總還是要保留一個平台,讓飛機或者航空周邊產業能繼續與買家打交道。再加上疫情在今年出現好轉的跡象,主辦單位為了幫賣方與買方做好迎接明年實體航展回歸的準備,才做出多舉辦一次FIA Connect的決定。

不過環繞這次航展的主題,卻讓我們得知一個在疫情以前就開始的航空發展趨勢仍在持續發展,絲毫不受病毒肆虐的影響。在本屆的FIA Connect,幾乎所有參展廠商都圍繞著一個主題打轉,那就是如何讓飛行更加環保。波音、空中巴士、奇異、賽峰、勞斯萊斯以及雷神,無論是來自美國的還是歐洲的,生產飛機、發動機還是其他零組件的通通都不例外。

最讓人跌破眼鏡的,則是英國皇家空軍副司令透納(Andrew Turner)中將,在13日的線上論壇中指出皇家空軍將採購零排放量的新型教練機。除了研究零排放量的新型初級教練機,來取代現役的T1家教式(Grob Tutor)外,透納還表示皇家空軍將在跑道周邊的草地改為苔蘚,因為苔蘚的碳截存量是一般植物的800倍,能有效降低飛機起降時帶給周遭環境的汙染。

另外苔蘚對鳥類的吸引力不如雜草與其他植物,能節省英國皇家空軍動員官兵除草的勞力及財力,也比較不容易吸引鳥類來到基地。官兵也不再有必要為了飛航安全去驅逐、捕捉甚至殺害鳥類,能與自然達到更和諧的平衡。為什麼連軍方都參與到了這一波環保運動來?關於這一點,我們還是要從航空產業給環境帶來汙染的這點開始談起。

(英國皇家空軍現役的T1家教式,Grob Tutor)

伴隨飛行而來的環保議題

航空產業對大自然造成的負面影響,首先來自於飛機發動機在飛行時所排放的二氧化碳,而過度排放的二氧化碳是造成全球暖化的主要原因。雖然由飛機所排放出來的二氧化碳,只占整體二氧化碳排放量的3.5%,不過隨著航空技術不斷的演進,其實飛機給環境造成的汙染有增加的趨勢。從1940年到2018年,這個比例由原本的0.7%一路增加到2.65%。

來自歐洲的研究指出,航空業排放的二氧化碳在2018年度累積到了10億公噸,其中美國的航空公司二氧化碳排放量又比其他十餘國加起來還要多。考量到搭乘過飛機的人,又只占全球總人口的1%,讓重視環保的歐洲人不得不將矛頭對準了美國與航空產業。隨著噴射客機燃料效率的提高,已經使機票價格大幅降低,但二氧化碳排放問題卻始終沒有解決。

於是在病毒爆發以前,來自瑞典的環保少女桑柏格(Greta Thunburg)發起「拒搭飛機」運動,呼籲歐洲人能以藉由搭乘火車或者其他陸上、海上交通工具旅行的方式來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考量到歐洲大陸甚至歐亞大陸的交通都能輕易以鐵路完成,此一運動對被大西洋還有太平洋孤立於舊大陸之外的美國而言將造成不少傷害。

更何況航空產業雖然源自美國,但投身航空產業的國家卻不是只有美國。在737 Max遭到停飛,空中巴士客機銷售量逐漸超越波音的今天,其實「拒搭飛機」運動給歐洲產業的傷害絲毫不遜於美國。這促使了波音與空中巴士都投入大量資金,研發更加環保的飛機。比如前面提到的波音737 Max,比起經典737客機就減少了足足20%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737 Max還只是負責中短程航線的中短程,單走道的窄體客機。另外由波音推出的787雙走道廣體客機,碳排放量同樣比早期的777客機少20%。值得注意的是,飛行超過半個世紀以上,擁有四台發動機的747巨無霸客機之所以全面退場的原因,也是因為雙引擎的777排放量遠少於747。光是從波音這幾年推出的機型發展來看,就可以知道民航產業越來越重視環保飛行了。

歐盟的2050年「碳中和」目標

向來都比美國還要左的歐洲,對環境保護的重視更是高於美國,歐洲的空中巴士也不例外。無論是雙走道的A350XWB,還是單走道的A318neo、A319neo以及A320neo等等,都尋求比上一代客機減少20%到25%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去年9月,也就是新型冠狀病毒危機爆發之後,空中巴士又搶先波音一步推出三款零二氧化碳排放量的概念機,希望能為民航生態帶來革命性的改變。

可見病毒爆發雖然重挫了全球旅遊產業,但如何讓飛行變得更環保卻始終是歐美航空巨頭無法迴避的問題。事實上,病毒的爆發可能還強化了國際社會對環保的重視,因為我們不是只有一個地球,每個人都只有一個身體。人體的健康與地球的健康,看在歐美先進國家眼中是一樣重要的。伴隨著疫苗誕生,在民航產業逐漸復原的當下,歐盟27國決定頒布新的政策來確保未來的飛行更加環保。

根據2015年通過的《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全球各國領袖期許能在21世紀結束前將地球溫度上升控制在攝氏2度以內。要達成這個目標,世界必須要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carbon-neutral),即二氧化碳的淨零(net-zero)排放。比起曾經退出後又重返《巴黎協定》的美國,歐盟始終將自己定位為推動全球環保運動的急先鋒。

歐盟委員會在今年7月14日,推出了包括徵收航空煤油稅在內的12項氣候變化方案,目的是在2030年將排放量減少55%,恢復到1990年的水準。所謂的碳中和,則是透過植樹造林或碳捕獲技術來將飛機、汽車或者其他工業生產出來的二氧化碳埋到地底之下。這就有了透納副司令前面提到的,以種植苔蘚的方式來確保機用機場周邊的環境保護。

如今皇家空軍宣佈,將研發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的初級教練機,對全球軍用航空發展而言同樣是一大突破。筆者無法確認,英國目前正在研發的第六代戰鬥機暴風雨(Tempest)是否也會往這個方向發展,也尚未發現美國空軍、海軍或者陸戰隊航空隊有跟進的計劃,但皇家空軍的加入卻足以證明,環保飛行已經是不可扭轉的趨勢。

環保飛行下的地緣政治

在拜登(Joe Biden)總統宣佈美國重返《巴黎協定》之後,筆者相信波音公司必然如同空中巴士一樣,將更加積極投入航空產業的環保運動。唯有全面投身航空零污染運動,才能避免美國在未來世界遭受歐洲盟友的孤立,並防止空中巴士獨霸整個民航市場。空中巴士的3款概念機預計將在2035年問世。波音的加入,將進一步為我們勾勒出未來20年的人類民用航空藍圖。

不過受到此一趨勢影響的國家,不會只有美國,另外兩個使盡渾身解數想要搶進民航市場的兩個國家,也就是中國大陸與俄羅斯同樣將遭遇到重大挑戰。中共與俄羅斯在民航機的發展,向來是被美國還有歐洲遠遠甩在後頭的。俄羅斯有技術沒資金,中共有資金沒有技術。直到2015年,北京與莫斯科決定攜手推出雙走道廣體客機,挑戰波音與空中巴士的民航霸權。

隨後在莫斯科提供發動機技術,北京提供資金的情況下,就有了CR929這款預計在2025年打入市場的客機誕生。然而在CR929打入市場的10年後,歐美的客機產業又要進入零排放的時代。技術本來就已經落後於美國與歐洲的中國大陸和俄羅斯,能否趕上這波新時代的列車,讓自己的產品更受各國航空公司的歡迎,筆者是深感懷疑的。

尤其如果零排放的飛機,最後成功由歐美兩大民航龍頭推出,可能會令CR929在市場上更受到排擠。在重視環保議題的歐洲國家裡面,還會受到相當大程度的抵制。短時間內,無論是中共還是俄羅斯都沒有辦法在二氧化碳排放量問題上取得技術上的突破。甚至想要達到787、777X還有A350XWB的水準,可能都有賴於歐美國家的技術協助。

此一發展,勢必將更加拉大中共與俄羅斯在民航發展上與西方國家的距離。中共與俄羅斯唯一的反制手段,可能是放棄對CR929或者C919等客機吃力不討好的投資,全面開發高速鐵路。搭配桑柏格的「拒搭飛機」運動,形成陸權與空權對抗的發展趨勢。兩種思維的對抗,不只反應在軍事科技的發展,也將彰顯於人們如何選擇旅遊的方式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