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到鬼,從鬼到人》導讀:日本戰犯的歷史遺緒,至今仍是中日關係的不定時炸彈

《從人到鬼,從鬼到人》導讀:日本戰犯的歷史遺緒,至今仍是中日關係的不定時炸彈
Photo Credit: 鄒健東- 《新聞攝影選集》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最大的貢獻在於帶領讀者重新認識這段遭到遺忘的歷史,並透過在中國舉行的乙丙級戰犯審判,勾勒出戰後東亞國際秩序的混沌,以及戰犯問題如何在冷戰的脈絡下成為政治角力的工具。

文:陳冠任(劍橋大學艾薩克牛頓信託博士後研究員)

【導讀】從歷史的五斗櫃中找尋連結過去與現在的鑰匙

對大多數的台灣人而言,每當提到「戰犯」,第一時間浮現在腦海中的畫面是什麼呢?我猜可能是台灣棒球代表隊在國際賽中「雖敗猶榮」時,鄉民們在網路上洋洋灑灑列出的五大「戰犯」,抑或激情的選舉過後,敗選陣營的支持者也會在社群媒體上撻伐「丟掉江山」的「戰犯」。除此之外,「戰犯」這個詞彙似乎只會出現在歷史課本當中,偶爾與「東京大審」、「東條英機」或是「南京大屠殺」等名詞相互構成一個模糊的歷史圖像。

整體而言,「日本戰犯」似乎已經是一個脫離現實社會很遠的歷史餘燼。然而,劍橋大學東亞史教授顧若鵬——跟大多數專研東亞研究的西方學者一樣,他也有一個很洋味的中文名字——提醒我們,「戰犯審判」不僅僅是發生在戰後初期的數年間,其所造成的歷史遺緒可謂超乎我們的想像。

顧若鵬教授於普林斯頓大學取得歷史學博士後,於二○○六年受聘於劍橋大學東亞系,現為劍橋大學東亞史教授與基督聖體書院院士(Fellow of Corpus Christi College)。顧教授的研究興趣為日本近現代史、東亞國際關係史與冷戰史,並著有The Thought War - Japanese Imperial Propaganda 以及Slurp! A Culinary and Social History of Ramen, Japan’s Favorite Noodle Soup 等專書。本書是他的第三本學術專書,也榮獲二○一六年費正清獎(John K. Fairbank Prize)的肯定。

如果細讀本書,便不難發現作者能夠獲得此一殊榮的原因。過往關於日本戰爭責任與戰犯審判的研究,大多偏向從美國的視角來檢視東京大審或是對於「天皇是否須承擔戰爭責任」等議題,在文字上有著激烈的攻防戰。而有別於過往的研究取徑,顧教授從鮮少人關注的乙丙級戰犯審判與日本帝國邊陲的角度,觀察戰後東亞國際秩序的形塑。

本書首先運用電影「長鏡頭」的手法,帶領讀者認識二戰結束以前東亞政治結構的全貌。顧教授提醒讀者,在二戰結束以前,日本是一個包含多民族與領土廣袤的「帝國」,而此一帝國對於東亞局勢的掌控與影響並不會隨著裕仁天皇的玉音放送驟然消逝;相反地,帝國的幽魂卻不斷地在日後東亞歷史發展上遊蕩著。作者特別指出,二戰期間日本帝國與東亞各國╱殖民地的關係宛若獅子與羔羊,但由於過去在詮釋戰後東亞史時欠缺獅子方面的證言,使得我們至今未能一窺戰後史的全貌。

因此,其先分析日本高層對於「終戰」的看法,並證明日本其實並未做好戰敗的準備。對日本軍方而言,並不認為自己實質上戰敗了,因為在中國大陸的失敗純粹是外部因素所造成,而日本才是這場戰爭真正的受害者。日本帝國海軍與陸軍甚至試圖掩蓋事實,藉此保護自身的利益。除了軍方之外,大部分的文官也抱持相同的態度,希望在戰後能掌控對於戰罪的定義以及戰犯的審判,以保全日本的「面子」,因為對他們而言,由盟軍所領導的審判僅流於勝利者的正義。

除了日本方面,顧教授同時聚焦於國共雙方在面對日本戰犯議題時的態度與作法。他指出,面對日本戰犯,國共雙方都展現了「寬大為懷」的政策,但這個「寬大」政策的背後卻充滿著政治算計,因為高舉著「正義」的大纛將可強化自身政權的合法性與正當性。對國民黨而言,在中國審判乙丙級戰犯不但可以撫平中國人民內心因戰爭所導致的創傷,更重要的是,國民黨政府也可以藉機向國際社會展現其具備運用國際法理審判戰犯的能力,並證明中國於戰後已經躍身先進國家之列。因此,雖然當時國民黨政府內通曉國際法的法學人才有限,但南京方面依然要求美國主導的盟軍總部將乙丙級日本戰犯引渡至中國受審,藉此掌控中國戰區審判的話語權。

然而,將乙丙級戰犯帶上中國的法庭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作者在書中牽出三條不同的支線,探討國民黨在審判日本戰犯時所遇到的困難。首先,美國對於國民黨政府能否單獨審判日本戰犯抱持懷疑,這使得南京方面在要求盟總引渡日本戰犯時發生了不少困難。其次,國民黨政府對於日本戰犯審判的標準也不一。顧教授在書中分析,國民黨的高級軍官多有留日背景,且與日本軍官大多相互熟識。這樣的背景加上戰後國共關係迅速惡化,使得國民黨必須與先前的敵人進行「出賣靈魂的交易」,亦即透過減少對日本戰犯的追訴,來對抗另一個更大的敵人——中國共產黨。

除此之外,台灣籍戰犯的問題也困擾著國民黨政府。日本帝國的瓦解使其政治疆界也隨之遭到打破,而在帝國的前殖民遂產生了身分認同的問題——台灣即為一個顯著的案例。作者深入分析了台灣人戰後初期在身分認同上所發生的變化,以及國民黨政府在面對台籍戰犯與漢奸議題時所遭遇到的困境。上述三點使得國民黨於戰後初期深陷一種左右為難的境地。為了脫離此一泥淖,國民黨政府就必須「做點什麼」來證明其「追求正義」的決心。因此,作者認為如酒井隆與谷壽夫等許多乙丙級戰犯的審判,遂成了此一時空環境下的政治犧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