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決定墨西哥五位卸任元首「竊國貪腐之罪」?政績不佳的總統羅培茲難掩民粹陰謀

公投決定墨西哥五位卸任元首「竊國貪腐之罪」?政績不佳的總統羅培茲難掩民粹陰謀
墨西哥總統羅培茲|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培茲漫長的政治生涯,大部分都在國內政壇呼風喚雨,對於長期以來的貪腐現象難辭其咎。專家認為,羅培茲的反腐方針是教科書式的民粹主義:「複雜的社會問題應有簡單的解決辦法,它們得不到解決,完全是因為傳統精英不想解決。」

文:向駿博士(中華戰略學會理事,《拉丁美洲經貿研究》季刊創刊總編輯)

墨西哥公投案,難掩民粹陰謀

去(2020)年墨西哥的獨立紀念日(9月16日),總統羅培茲(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 AMLO)向國會提交全民公投案,讓國民意志決定是否應把1988年至2018年間的五名前總統,全都送上法庭面對「竊國貪腐之罪」審判。羅培茲試圖用公投,突顯墨西哥政治與憲政制度的「結構性貪腐與不公義」;「捆包式處理」這五人,是因為他們是目前健康狀況還能受審的卸任元首。

墨西哥總統任期六年不得連任,故期中選舉決定總統是否成為跛鴨。羅培茲原本希望公投與今(2021)年6月6日的期中選舉合併舉行,然因爭議過大延至8月1日舉行,且不在選票上指名道姓。根據墨西哥國家選舉機構(National Electoral Institute,INE)公布的官方快速計票結果,本次公投投票率僅略高於7%,遠遠低於賦予公投法律約束力的40%門檻。公投問題經最高法院修改後不具針對性,內容如下:

「您是否同意根據憲法和法律框架,採取相關行動,就政治行動者過去數年內做出的政治決策進行澄清,以保障正義與潛在受害者的權利?」

羅培茲想藉公投名義公審的五位前總統依序是:

  • 1988-1994年的總統薩利納斯 (Carlos Salinas de Gortari),他雖推動經濟自由主義,但引爆金融風暴與嚴重貪腐。
  • 1994-2000年的總統柴迪洛(Ernesto Zedillo Ponce de León),他是革命制度黨(PRI)長達71年連續執政的最後一任民選總統,卸任後開始關注全球化議題,特別是對已開發和開發中國家間關係的衝擊。
  • 2000-2006年的總統福克斯(Vicente Fox Quesada),他是國家行動黨(PAN)首位民選總統。他抨擊此次公投是「全世界最莫名其妙的事」。
  • 2006-2012年的總統卡德隆(Felipe de Jesús Calderón Hinojosa),他也屬於PAN,雖發動血腥的反毒戰爭卻涉入毒梟行賄。
  • 2012-2018年的總統潘尼亞(Enrique Peña Nieto),他屬於PRI也是墨西哥史上受爭議且不受歡迎的總統之一。
AP_280223279534
墨西哥前總統潘尼亞|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53年出生的羅培茲總統,曾於1976年加入革命制度黨,1989年和卡德納斯(Cuahtémoc Cárdenas)、李多(Porfirio Muñoz Ledo)等人成立中間偏左的民主革命黨(PRD),羅培茲成為該黨塔巴斯科州(Tabasco)的主席。

PRD成立後,透過多次選舉成為墨西哥第三大政治勢力,羅培茲於1996-1999年擔任黨主席。1997年期中選舉不但一舉拿下墨西哥市長寶座,更在眾議院和PRI和PAN鼎足三立,開啟墨西哥政治史上新時代。

羅培茲是位具群眾魅力的政治人物,2000年至2005年任墨西哥市市長。2006年首次參加大選,但以0.56%差距敗給國家行動黨候選人卡德隆。羅培茲自始至終都認為,那是一場被「偷走的選舉」,並視福克斯與卡德隆為「一脈相承」的右翼陰謀家。2012年他再次參選,又敗給革命制度黨候選人潘尼亞。2014年他帶領一批民主革命黨成員成立「國家復興運動黨」(MORENO),並提出變革口號,最終在2018年大選中獲勝。

此次公投低投票率雖屬意料中事,但羅培茲仍執意舉辦的原因分國際、國內和個人三個層面分析如下。

國際層面:公審新自由主義

2018年當選墨西哥總統後,他誓言要徹底改革墨西哥的「新自由主義」經濟模式,根除腐敗,結束特權階層的揮霍。

舉兩例說明如下,如2020年2月他曾在記者會上對國內治安敗壞回應:「墨西哥社會逐漸沉淪與新自由主義模式有關。」看來新自由主義模式,已成為他執政不力的替罪羔羊。此一指控導致和智利之間對發展模式的齟齬,未來恐不利於太平洋聯盟未來的發展。

又如積極尋求更高程度的能源自主。2017年美國的塔洛斯能源公司(Talos Energy)在墨西哥灣沿岸,發現近10億桶石油,是該公司在美國境外首個計畫,塔洛斯將油田命名為Zama。羅培茲極力爭取該公司將控制權交給墨西哥國營石油公司(Pemex)。

自2004年以來,Pemex因缺乏投資產量減了一半,是全球負債最高的石油公司。羅培茲上任後一再批評前朝政策等於「把公共資源送給企業」,該國能源部門民營化的腳步因此停滯。Pemex去年開始和塔洛斯討論合併、拆分收益、控制權等問題,今年5月已達成協議,Pemex獲利50.4%,Talos為49.6%。

RTXF0S2K
「審判」5位前總統的公投海報|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國內層面:斬斷權力的黑手

國內因素有二,其一是政績不佳。

《金融時報》為首的國際媒體懷疑,羅培茲執意公投的目的是為了「分散民怨」。羅培茲倡議左翼民粹主義和民族主義,他經常批評商業精英與政治精英,稱他們為「權力的黑手黨」(la mafia del poder)。墨西哥歷史學者克勞澤(Enrique Krauze)形容,羅培茲像是《李伯大夢》(Rip Van Winkle)中的主人翁,在山中熟睡20年醒來後,儘管小鎮已經人事全非,但仍執著於過去。

今年6月6日,墨西哥舉行了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中期選舉,共有2萬1368個職位,通過全民選舉方式做出決定。整體來看雖還滿意,公民參與率高達52.66%。但執政黨在墨西哥城的16個大區區長選舉中失利,僅獲得了7個,從而失去半壁江山。

其二是羅培茲喜好玩弄諮詢性投票(consultative votes),中止首都機場工程可算是最佳案例。

墨西哥砸下130億美金、傾國家之力在首都建設新機場,造型仿阿茲特克文明的人形圖騰,不只要做墨西哥的國際新門面,也要帶動國家經濟再起飛。然而2018年10月29日,羅培茲以總統當選人身分宣佈諮詢性投票結果:70%的參與者投票贊成廢除部分建造的新墨西哥城國際機場。

同年12月1日就任後,羅培茲全案腰斬機場工程,此一極端經濟政策不僅令外界錯愕,墨西哥匯率信評也一度暴跌,導致羅培茲的老班底財政部長烏蘇亞(Carlos Urzúa)「閃電怒辭」。由於工程進度已超過50%,淪為典型的「錯誤的決策比貪汙更可怕」。

個人層面:確認歷史定位

羅培茲對墨西哥傳統政治精英的指責,使他在激進左翼中擁有廣泛的民眾基礎,其「反建制」的政治主張與川普(Donald Trump)一脈相承。2020年墨西哥在全球179個國家/地區中的「清廉印象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排名第124位屬後段班。

羅培茲漫長的政治生涯,大部分都在國內政壇呼風喚雨,對於長期以來的貪腐現象難辭其咎。倫敦政經學院教授韋拉斯哥( Andrés Velasco)認為,羅培茲的反腐方針是教科書式的民粹主義:「複雜的社會問題應有簡單的解決辦法,它們得不到解決,完全是因為傳統精英不想解決。」用政治學家席爾瓦-赫爾佐格(Jesus Silva-Herzog Márquez)的話說,「AMLO所提供的反腐藥方就是AMLO!」(編註:AMLO為羅培茲姓名縮寫)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系教授米勒(Jan-Werner Müller)在《什麼是民粹主義?》(What is Populism?)書中認為,民粹主義的「界定性特徵」(defining feature)不是反對精英,而是對「人民」代表性的壟斷:民粹主義者們宣稱,他們而且只有他們才代表「真正的人民」及其意志和利益。這種對政治代表性的道德壟斷,才是民粹主義的獨特之處。

此次公投難掩羅培茲的民粹本質: 壟斷「人民」的代表性。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