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漫】《少女終末旅行》(下):進步是否真是件好事?人類的傲慢將自己帶向了終端

【動漫】《少女終末旅行》(下):進步是否真是件好事?人類的傲慢將自己帶向了終端
Photo Credit: 《少女終末旅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少女終末旅行》中,人類的傲慢將自己帶向了終端。而在我們的世界中,人類那藉由慾望與物質衍生出的傲慢也帶來了反噬。我們以為自己可以隨意的砍伐森林做為牧場,但因此而加劇的全球暖化卻要使海平面上升反過來吞掉家園,正可謂等價交換。

文:李佾學

延續上文提及《少女終末旅行》動畫第一集揭露的哲思之後,本文繼續討論《少女終末旅行》其餘值得探究的部分,並試圖作出結論。

「可惡的不是武器,而是人類。」

《少女終末旅行》所指出的第二個人類之問題,到了第11話被指出。在第11話中,兩人帶著撿到的奇怪生物嗚咪來到了更上層的都市。在這層都市中,兩人找到許多疑似先進的科技,而最終兩人找到了一台巨大的戰鬥用機器人。因為近在眼前且疑似廢棄,兩人進入內部探勘。

在發現嗚咪可作為電源後,尤莉隨手按下了飛彈的按鈕,被千都制止後,她又虛晃一招分散注意力後再拉下了雷射光的搖桿。在接連兩下的攻擊,城市化為一片火海。看著眼前光景開懷笑著的尤莉卻被千都憤怒的指責。在驚訝於武器破壞力的同時,兩人也感嘆正是因為這種威力的武器,才使文明加速的毀滅,而千都隨後更是一語切中要點: 「可惡的不是武器,而是使用它的人類。」

武器本身是客觀存在的,為人詬病的是創造的目的以及使用者的意志。而上述一幕真正可怕的地方在於,其所透露的是人類無可計量的傲慢心態。此處的傲慢在於,將任何一種事物錯認為自己有權隨意破壞。就像尤莉一樣,她因為「做的到」就隨意炸掉整個城市。

筆者認為這種傲慢心態,是物質文明進步所帶來的反效果。愈發進步的物質文明與技術,的確可以讓我們以一人之力做到數十甚至數百人才能做到的事,但同時也會使我們將自己的身分誤認為「神」。因為操縱周遭的事物變成一種太容易的事,人類進而認為自己可以去影響與改變周遭的一切。

不可否認的是,人類必須時刻超越自己,人類必須要不斷超越各式規範與道德而成為超人,但「超越」與「自大」是完全不同的。「超越」是讓精神更加自由,「自大」是過度捧高自己的位置並做出不符身分的事。此處所表現的傲慢,在於尤莉隨意的消滅了一個城市,而她顯然認為自己有資格做這件事,因為她不但沒有感到愧疚還以此為樂,簡而言之,就是她將一個城市的存亡當成自己的樂趣。

即使是神都不見得有資格做的事,卻被她輕易踰越了,因此千都才會如此嚴肅的斥責她。隨意摧毀一個文明在任何方面都不是一件有趣或人類該做的事。因為我們實際上擁有著跟我們隨意摧毀的東西同等的身分,故而我們原本就沒有這樣做的資格。當我們去摧毀對方時,對方同樣也有權摧毀我們。人類的這種傲慢在最後會導致互相摧毀的下場。

人類的傲慢凸顯認為自己的利益優先於一切生物

人類的傲慢在本作中所體現的就是文明崩毀的終局。而在現實中所反映的,在於我們與自然間的關係。現在的社會已經是高度發展的世紀,我們在各項技術都有驚人的發展。以畜牧業為例。在最早的記錄中,畜牧不過是人力所能及的小範圍豢養,一個人能顧及的牲畜本就不多,我們也因此只占用了一小部分的耕地。

然而,到了現在,我們竟將畜牧業的牧場擴展到動輒數十萬公頃。畜牧的技術從最早的小規模豢養,進階到伴隨著大規模飼料種植的量產。在文明中從無到有誕生的名為「商業利益」的名詞,所形成的驅力促使人類急速擴展勢力範圍。

巴西即是畜牧業擴展的最佳實例,根據《南南之隅》的報導指出: 「巴西是牛肉生產大國,畜牧業者與雨林爭地,開闢了規模動輒十萬公頃的牧場,而放火燒林是最快速的整地方式。根據世界銀行的調查,亞馬遜雨林所開發出的土地,有八成被用來做為牧場。由於牛隻數量十分龐大,因此,也需要開闢遼闊的農地來種植大豆,做為牲畜飼料。」

在生活的方便性上,我們開發的技術也嚴重影響了自然。就以冷氣為例。人類在一開始創造它的目的,是為了變得涼快,但那時的技術卻簡陋的十分環保。伴隨著工業革命的發生,環境變得更加炎熱,因此冷氣的技術必須更進階。到了1928年,托馬斯・米基利(Thomas Midgley)發明了氯氟碳氣體的製冷劑,藉以保障人類變得更加安全。而此種物質卻對大氣的臭氧層有害。

根據《讀報》指出:「過去氟氯碳化合物多半使用於冷氣、冰箱等作為冷媒,以及噴霧罐內所需要的推進氣體,由於它穩定性高、不易燃燒、對人體傷害小,被普遍且大量使用。但是,這些氟氯碳化合物上升到二三十公里的高空後,會被紫外線光分解產生氯原子(Cl),氯原子會摧毀臭氧(O3),形成氧氣(O2)及氧化氯(ClO)。重要的是,兩個氧化氯結合後會形成過氧化氯(ClOOCl),而過氧化氯分子在吸收陽光後會再次分解產生氯原子,再度破壞臭氧,使得臭氧層變薄、破洞。」

其對臭氧層造成的危害如此之大,人類竟到2020年才停止使用。上述的兩種情境所透露的就是一種人類至上主義。我們被物質文明的進步模糊了自己的身分定位,竟認為自己有權宰制提供我們生長環境的自然。

上述兩項情境背後所透露的敘事邏輯,也在於人類認為自己的利益可以做為合理破壞自然環境的藉口。一方面與所闡述的人類之自利傾向相呼應,一方面也凸顯了人類認為自己的利益優先於一切生物的傲慢心態。

進步是否真是件好事?《少女終末旅行》的終極反思

在《少女終末旅行》中,人類的傲慢將自己帶向了終端。而在我們的世界中,人類那藉由慾望與物質衍生出的傲慢也帶來了反噬。我們以為自己可以隨意的砍伐森林做為牧場,但因此而加劇的全球暖化卻要使海平面上升反過來吞掉家園,正可謂等價交換。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