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戲的「小粉紅」是否繼續出征?東奧激情過後的三個觀察指標

搶戲的「小粉紅」是否繼續出征?東奧激情過後的三個觀察指標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激情,我們通常認為是某一時刻下的短暫亢奮狀態,不過,重點是激情的產生總有些特定的成因。為期兩個多星期的奧運盛宴已落幕,太陽照常升起,奧運期間所燃起的激情是否繼續?

文:李政亮(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兼任助理教授)

延期一年的東京奧運在疫情未散的情況下舉辦,這次奧運會最特別的地方就是現場沒有觀眾,全球觀眾只能依賴轉播透過電視、電腦、手機等媒介觀看比賽,沒有媒介,奧運會彷彿不存在。

有趣的是,媒介像是東京奧運另一個主角。東京奧運的激情,除了賽場上的對抗之外,觀眾們隨賽事引燃的激情,也以網路為媒介擴散,有祝福或為選手打氣的、但也有批判己國落敗的選手或教練、甚至也出現跨國攻擊他國選手的,這些也都成為這次奧運受矚目的現象。

關於激情,我們通常認為是某一時刻下的短暫亢奮狀態,不過,重點是激情的產生總有些特定的成因。為期兩個多星期的奧運盛宴已落幕,太陽照常升起,奧運期間所燃起的激情是否繼續?

1. 奧運熱情能否融化冰冷的心?

奧運激情的後續效應,第一個觀察指標是東道主日本。

首相菅義偉去年9月接任之初,曾有高達7成4的民意支持,可見民眾對菅政權有一定的期待。接任之後,菅義偉的最佳劇本就是有效控制疫情、順利舉辦奧運與帕運、解散國會改選、自民黨勝選進而續任自民黨總裁。相關的時程是帕運為8月24日至9月5日、自民黨總裁任期到9月30日、眾議員任期到10月21日。可以說,這幾件事情相互纏繞,對政局都有一定的影響。

但是隨著疫情的嚴峻,外加奧運開幕前反對疫情下舉辦奧運的聲浪,奧運前夕NHK的民意調查當中,菅義偉的支持度跌落上任以來最低的35%左右。在逆風當中揭開東京奧運序幕的開幕式,意外地創下最高時刻56.4%的收視率,這個數字逼近1964年東京奧運的61.2%。換算來看,約有7000萬日本民眾關注東京奧運。

不過,根據《日本經濟新聞》在開幕式之後3日內所做的民調,菅義偉的支持度仍在34%左右,與奧運前夕相差無幾,可說是在最低點徘徊,也因為民調一直沒有起色,自民黨內部開始有雜音—低民調的菅義偉如何能讓自民黨在大選中過關?解散國會與自民總裁的順序與時程開始有各種議論出現。

對菅義偉來說,最期待的就是「空氣」的改變,簡言之,就是東京奧運熱能否融化日本民眾先前冰冷的心?

對日本民眾來說,這次奧運賽場上的各式激情不少,游泳好手池江璃花子克服白血病拿到奧運參賽資格就已是感動人心的事、38歲的女壘投手上野由歧子率領日本隊拿下金牌、桌球混雙水谷隼與伊藤美誠戰勝強敵中國獲得金牌、棒球總算在奧運會證明自己的金牌實力、總獎牌數58個也是史上最佳成績⋯⋯。這些激烈的賽事,也都有很高的收視率。

奧運會裡的賽事,很自然地引發我者與他者的區隔,這些感人故事或優異表現強化了我者的榮耀感,不過,也有些事件激化了我者與他者的對立,例如韓國在選手村貼上反日標語、日韓棒球戰之後,落敗的韓國拒絕列隊、中國小粉紅的惡意留言塞爆水谷隼的推特等。

根據《朝日新聞》就奧運結束前的7、8兩日所作的民調,菅義偉的支持度繼續下滑至28%,這是上任以來首度跌破3成的民調。如果仔細檢視民調內容,56%的民眾對東京奧運感到滿意(很妙的是,這個數字跟開幕式的收視率相差無幾),32%的民眾表示不滿意。

就此來說,菅義偉在奧運這一場大考可說是在質疑聲浪當中合格過關,如果再考慮奧運期間前述選手讓人感動的表現與他國的風風雨雨,以及日本不懼疫情順利舉辦奧運,國際輿論會有一定的肯定聲援之聲,東京奧運的滿意度有機會再增加。

東京奧運過後,菅義偉挽救自己的方法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全力降低疫情的衝擊。奧運期間日本感染人數持續飆升,《朝日新聞》的民調也顯示,66%的民眾不信任菅義偉的防疫措施、73%的民眾認為疫苗施打速度過慢。

菅義偉的最後衝刺能否成功,值得關注。

2. 搶戲的中國小粉紅是否繼續出征?

激情過後的第二個觀察指標是中國小粉紅。

這次奧運當中,網友對本國選手程度不一的網路惡意留言,幾乎成為國際共通的問題,不過,其中最搶戲的莫過於中國小粉紅,既攻擊戰勝中國的日本選手,也攻擊落敗的中國選手。

中國小粉紅愛出征,劣跡斑斑,等同是網路紅衛兵。在他們身上,可以看到新舊愛國主義的交疊,舊的愛國主義是「落後就要挨打」那種受帝國主義剝削的心理。新的愛國主義是中國崛起之後,以天朝自居,並用強國姿態睥睨他國。兩種民族主義裡,中國的位置不同,一個在下,一個在上,新舊成份混在一起也因此產生很多矛盾,例如玻璃心與狼性,但這些同樣是小粉紅不穩定心理的元素。

水谷隼被出征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在小粉紅們認定疫情期間桌球賽事不鼓勵對球吹氣,但裁判卻不制止,導致中國落敗。這是舊的愛國主義被欺負的慣性心理。體操選手橋本大輝被出征,也是小粉紅們認定裁判給分不公引發這種慣性心理。

反之,小粉紅攻擊自家特別是桌球與羽球選手,則是新的愛國主義作祟,中國是睥睨群雄的強國,桌球與羽球尤其是奧運金牌票倉,怎麼可以失去強國該有的姿態與成績?

小粉紅帶著文革時期紅衛兵「造反有理」那種躁動集體行動,奧運激情過後,小粉紅們是否會暫時止歇?

下個月,就是世界杯足球賽亞洲區12強賽階段,歷經40強賽的淘汰,12強賽中國與日本、越南等隊分在同一組。為了前進世界杯,實力嚴重下滑的中國足球以重金歸化多名外籍球員,小粉紅們的引爆點可能指向近年實力快速上升的越南。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