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結束,台灣有另一批選手正準備要在「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為國爭光

奧運結束,台灣有另一批選手正準備要在「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為國爭光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大家還沉醉於2021東奧羽球小戴的洋蔥故事,李洋、王齊麟的帥氣及郭婞淳的神力時,卻不知道其實台灣有另一批奧運選手正準備也要前往奧運場地為國爭光,為自己爭光,你們知道嗎?

文:左邊女孩

曾經是帕奧選手的他說:「我是幫國家耶,不是幫自己耶。然後為什麼搞到最後我回來沒有工作?」

當大家還沉醉於2021東奧羽球小戴的洋蔥故事,李洋、王齊麟的帥氣及郭婞淳的神力時,卻不知道其實台灣有另一批奧運選手正準備也要前往奧運場地為國爭光,為自己爭光,你們知道嗎?

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的發展

帕拉林匹克運動會,台灣暱稱帕奧(Paralympic Games) ,它是一項為身心障礙者而舉辦的綜合型國際體育賽事,詞源由Paraplegia的Para,加上Olympic的lympic組成,是希臘文「並行」之意。其代表帕奧與奧運(Olympic Games)這兩個國際體育賽事的地位是平等的。參賽者包括移動障礙、截肢、失明、腦性麻痺等帶有身心障礙的運動員。

這個運動開始被人們注意是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為了協助在戰爭期間受傷的大量退伍軍人和平民,才被廣泛引入與發展。一般認為正式的開始,是1948倫敦舉辦奧運會的同時在倫敦郊區某醫院舉行的射箭比賽,參賽者為該院16名身負戰傷以輪椅代步的患者,該比賽當時僅是他們康復療程的一部分。

而現在,該項比賽已逐步發展為完整運動項目及多國參與身障運動員參加的運動盛會。帕奧的一大特徵就是繁多的參賽項目,為了因應不同的障礙類別,東京帕奧於2020年公布全球有4400名運動員將參與20多個運動項目。

包括射箭、田徑、羽毛球、硬地滾球、獨木舟、單車、馬術、五人制足球、盲人門球、柔道、舉重、賽艇、射擊、坐式排球、游泳、乒乓球、跆拳道、三項鐵人、輪椅籃球、輪椅劍擊、輪椅欖球及輪椅網球,所有賽事合計537面金牌。

RTXFFOOU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沒有觀眾的奧運

值得一提的是,明明都是運動的最高殿堂,也強調了平等性,選手的努力與難度不輸別人,但關注度和聲量卻遠遠低於一般奧運。

教育部體育暑官網設立「2020東奧網站專區」,專門蒐錄相關新聞、獎牌榜等資訊。但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的網頁到了8月8日仍只有2年前分享的國際帕拉林匹克委員會官方網站連結,還有歷年及2016年第15屆巴西里約帕拉林匹克運動會,累積瀏覽人數僅有6000多人。最後,中華民國殘障體育運動總會的官方粉絲頁,竟然不到5000人追蹤。

人們看待身障人士時,總是趨於保守和平凡,因為「健康就好」這種看法和觀念是無法強行轉變的,或許需要一個顛覆認知的絕佳體驗,而帕奧會就為人們提供了這種體驗的機會,人們會驚嘆於選手的出色表現。

事實上,在2016年里約帕奧舉行的田徑男子1500米T13級,即視障組別中最輕微一級,前四名選手均打破個人最佳成績。最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們全部都比里約奧運金牌得主森度維茲,在男子1500米跑出的3分50秒還要快。但是他們不僅關注度低,媒體甚至揭露各國獎金也大不同,成為真正的「沒有觀眾的奧運」的參賽苦主。

我們都是超級英雄,因為我們都經歷過悲劇,遇到不允許我們成功的事情,而這就是我們的力量。我們正努力拯救世界。

出身自布隆迪的 Jean-Baptiste Alaize (代表法國參加帕奧的跳遠身障運動員)在Netflix所推出的紀錄片《帕奧精神:鳳凰高飛》(Rising Phoenix)影片中說出的台詞。

奧運及帕運大不同

身心障礙運動員不僅飽受身心和經濟的困難,選擇運動比賽幾乎都被家人質疑和阻止,因為一般人認為身障者的確需要復健,最多就是能幫助心理上能度過難關,為什麼一定要參加比賽?

接下來的問題是選手有了,訓練場地不足也是問題。其實就算是國內其他的體育場館,也對身障朋友很不友善。

還有身障運動員幾乎原先都必須有其他正職的工作,因為無法享有政府專門的薪資和專門的栽培,比賽前才臨時組團起來訓練。不僅無法選擇經濟艙和商務艙,回家還要擔心會不會丟了原先的工作;曾經有報導指出依照國光獎章辦法,一般選手拿到奧運金牌是2000萬,而身障選手帕運金牌只有240萬,只剩下一般選手的10分之1。我很難過的是,整個過程更像是民間組織而非正式代表國家比賽。

政府到底將帕奧的定位是什麼?其實,國際早就把身障運動視為競技比賽,但在台灣還是有不少人覺得只是復健運動,甚至只是休閒娛樂。中華民國殘障體育運動總會教練鄭元龍教授說:

我覺得政府把殘障這一塊放在休閒的話,推廣就很難。因為它不是競技,經費就本來很難到位。

2021年8月24日至9月5日東京帕奧,我們還能做什麼?

如果說帕奧的精神是追求平等,進而廣受鼓舞,給予世界中的每個人以勇氣 ,是不是能發展出讓常人也能參與呢?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如果能體驗相同的身體限制,共同參賽,加入更多選手,或許這更是互相理解、交流及關注的最佳方式,也是消彌界線的一種「超前」運動。

如果你對奧運的比賽曾經在半夜爬起看轉播、你曾經因為台灣選手不管是否得獎,都會留言一聲「加油」。如果你對奧運花絮或打毛線都能會心一笑按個讚、轉分享,如果你認為支持奧運選手,是支持台灣、是愛國護國的表現,那麼「帕拉林匹克運動會」更需要大家的支持。惟有越多人觀看,將他們視為真正的國家運動,這項運動才會真正被政府重視,改善帕奧選手的處境,尊重及真心祝福選手們。

最後,私心放上《灌籃高手》作者井上雄彥繪出的東奧宣傳漫畫封面,他用擅於繪畫運動場景的風格,一筆一劃都顯露出帕奧運動員在賽場上的艱辛和熱情,也是他和集英社推出的帕奧特刊,以推廣2020東京帕奧。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