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違憲審查方式檢視: 政府強制人民施打疫苗在法律上是否可行?

以違憲審查方式檢視: 政府強制人民施打疫苗在法律上是否可行?
台北市政府9日進行補教業者專案施打疫苗作業,預計接種9326人,教職員工下午前往花博爭艷館接種疫苗|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侵害人權的違憲審查中除了法律明確性及法律保留原則外,最重要的就是比例原則。一侵害行為是否合乎比例原則必須權衡當下的情況,這也是我們為何在違憲審查之前強調台灣的困境及施打疫苗的必要,其實就是為了比例原則做鋪陳。

但釋字689也提到,此一行動自由之保障並非絕對,如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維護社會秩序所必要,尚非不得以法律或法律明確授權之命令予以適當之限制。新聞自由本有其存在必要性,係作為提供具新聞價值之多元資訊、促進資訊充分流通、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形成公共意見與達成公共監督,以維持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之存在。我們得合理期待其私密領域不受他人干擾之自由或個人資料的自主性,不過新聞採訪者之跟追行為,例如侵擾個人於公共場域中,其前述行為是否應受規定所限制,則須衡量採訪內容是否具一定公益性,與其私人活動領域受干擾之程度,才能合理判斷,如依社會通念所認,非屬於不能容忍者,其跟追行為即不在規定處罰之列。

換句話說,人的行為自由不可以無限上綱、採訪者的新聞自由亦非不受限制,均需視情況而做權衡。必須注意到,保障新聞自由是因其具有公共利益之特性,所以可合理侵犯一定之人身自由;而我們所討論的強制施打疫苗,也是基於全體人民的健康權與全國經濟復甦等公共利益,而侵害了人民不作為(不施打疫苗)的權利。

因此,以此論點套用到本案的癥結點,究竟民眾拒絕施打疫苗的自由,是否跟公共利益有所牴觸?前已敘述,施打疫苗以達到群體免疫,對於國家解封及經濟復甦來說是不可或缺的手段,所以答案似乎是肯定的。但是,究竟這樣的類比能不能成立?因為新聞採訪所侵犯的只是隱私權及單純一般行為自由。但施打疫苗還所帶來的影響是完全不一樣的,畢竟施打疫苗是侵入身體的措施,有可能對身體造成傷害,而新聞採訪則否。(實務上對於是否侵害憲法第二十二條之違憲審查一般採用最寬鬆審查標準,只要立法者對事實的判斷與預測,不具公然、明顯的錯誤,或不構成明顯恣意,即予尊重。至於手段有無構成恣意,還是得依據疫情嚴重程度作為判斷標準,即賦予行政機關一定之裁量權。)

接著進行到健康權的部分。我國憲法對其尚未明文列舉,係以釋憲實務予以肯認。歷經釋字753、767、785三次建構,尤其釋字785號明確指出「人民之健康權,為憲法第22條所保障之基本權利」,正式確認健康權係透過概括基本權利條款予以肯認。釋字785也了給健康權一個定義 : 憲法所保障之健康權,旨在保障人民生理及心理機能之完整性不受任意侵害,且國家對人民身心健康亦負一定照顧義務。

然而令人困擾之處在於,以上釋字雖肯認了健康權,卻並未提及當與其他權力或公共利益衝突進行權衡時,是否可能因為涉及醫療及公共衛生專業,而採取如同上述的最寬鬆審查標準? 我們可以先看看實務上勉強最接近的案例,釋字690號。

2003年4月,和平醫院發生院內集體感染,台北市政府於是依照當時的《傳染病防治法》第37條第1項規定「主管機關在必要時得為「必要之處置」召回院內醫護人員強制隔離。一位周醫師沒有依照規定返院,因而遭到行政處罰。周醫師不服提起訴訟,在法院確定駁回後聲請釋憲。此涉及「非刑事被告」人身自由的限制的合憲性問題。最後大法官作出釋字690號解釋,認定台北市政府做法合憲(但同時須檢討部分《傳染病防治法》之條文),理由如下 :

一、強制隔離的目的在於讓主管機關留置曾經和傳染病人接觸或疑似被傳染者留置在制定處所,與外界隔離,並進而為必要檢查、治療,以阻絕傳染蔓延,維護國民生命與身體健康,目的正當。

二、強制隔離的目的並不是直接出於拘束受隔離者的人身自由,而且面對新型傳染病的嚴重疫情,為了阻絕疫情蔓延,讓疫情迅速控制,降低社會恐懼不安等重大公益,強制隔離除了可以維護受隔離者個人的生命與身體健康外,沒有其他較小侵害方法,屬於必要且有效控制疫情的手段。

總結來說,強制隔離雖然讓被隔離者的人身自由受剝奪,但除了可以維護被隔離者的生命與身體健康外,並沒有如拘禁處分那樣對人格權有重大影響,而是為了保護大眾公益所採取的合理必要手段,同時也沒有對受隔離者造成過度負擔,因此並未牴觸憲法第23條的比例原則。另外,根據《傳染病防治法》第二條,所謂主管機關在中央為衛生福利部;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在縣(市)為縣(市)政府。所以每當這類事件發生時,我們還可以注意下命令的機關是否為法律所訂之主管機關。

一言以蔽之,在疫情嚴重的當下,只要符合比例原則,主管機關可強制對人民採取一定之必要措施(就算其侵害了人身自由),以防堵疫情。這就屬於前已提及的最寬鬆審查標準。那麼話說回來,對於侵害健康權是否可比照辦理?由於目前尚未發生以涉及疫苗、違反健康權之理由而提起釋憲之案例,因此這個答案可能目前還無法得知。不過,我們還可以看一個國外的案例。

法國憲法委員會曾針對聲請人主張,兒童強制按期接種疫苗侵害了健康權做出決議。憲法委員會考慮到接種疫苗所防止的傳染病具有極度嚴重、感染性或難以根治之特性,且決策係基於國家最高公共衛生委員會之專業建議;並且憲法賦予立法機構一般裁量性及決定權,以基於科學、醫學及傳染病學而制定法律,以保護個人與整體健康。因此不認為立法者所採取的預防接種措施違反比例原則,所以宣告不違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