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違憲審查方式檢視: 政府強制人民施打疫苗在法律上是否可行?

以違憲審查方式檢視: 政府強制人民施打疫苗在法律上是否可行?
台北市政府9日進行補教業者專案施打疫苗作業,預計接種9326人,教職員工下午前往花博爭艷館接種疫苗|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侵害人權的違憲審查中除了法律明確性及法律保留原則外,最重要的就是比例原則。一侵害行為是否合乎比例原則必須權衡當下的情況,這也是我們為何在違憲審查之前強調台灣的困境及施打疫苗的必要,其實就是為了比例原則做鋪陳。

由以上案例可知,法國釋憲認為預防接種不單僅保護個人健康,也同時具有保護整體健康之目的(和釋字690有異曲同工之妙),並肯認立法者在健康保護上享有之裁量自由。總言之,我們可以合理推論 : 強制施打疫苗或許侵害了健康權,但基於公共利益,只要符合比例原則就不違憲。

討論到此,相信讀者可以發現,不管是對一般行為自由、人身自由抑或者是健康權的侵害,只要不違反比例原則並基於公共利益,均很有可能不違憲;因此接下來就來討論比例原則。三項符合比例原則的充要條件 : 目的正當、手段必要、損益均衡。本文繼續檢視。

強制施打疫苗是否違反比例原則?

目的正當:比例原則中的正當性,指手段有助於目的之達成。當然必須先討論目的是什麼?無須贅述,病毒對人民檢康的危害影響甚劇,此外,三級警戒所造成的經濟衝擊相當大,而大規模施打疫苗達成群體免疫,進而解封是世界各國最急迫的任務。正如上述提到英國的例子,靠著大規模施打疫苗達成群體免疫,雖然無法清零,但也大大降低了重症率及死亡率,同時也為解封打下了必要的基礎。

手段必要:指無其他侵害更小的手段。關於疫苗保護力部分,即使不到百分之百也有一定程度的保護力[4]。而目前沒有比施打疫苗侵害更小的手段,各國也都使靠著廣泛施打疫苗來達成群體免疫,而目前疫苗的副作用雖非罕見,但基本上不會對接種者有永久的影響。如果在願意接受施打的人民數量達不到群體免疫的標準的話,那麼強制施打顯然就成為剩下可以達成群體免疫的方式了。

損益均衡:施打疫苗固然有對被施打者的健康產生副作用的風險[5],但相較之下若不強制施打疫苗,造成疫情擴散,進而對民眾生命健康所產生的風險反而更大。至於上述所提到的血栓部分,對被施打者而言並不是不可逆的損傷,在接受妥善治療後仍有高達八成的治癒率。

像是香港從疫情爆發以來死亡率約為1.8%,但香港疫苗接種劑次與死亡事件的比例約只有0.001%到0.002%之間,且施打疫苗所換來的利益,是全國經濟的逐漸復甦與讓社會重新回到穩定狀態的機會;而之前已解釋過,解封後經濟復甦的公共利益可以納入討論。雖然目前也有發生因血栓而死亡的案例,但經過各國調查後所得出的結論是發生機會極小,因此權衡之下我們認為強制施打疫苗,縱然侵害了一般行為自由,不過所達成的利益仍是遠超過弊害的。

不過,強制施打疫苗畢竟是侵害人民權利的手段,所以在實施強制施打前,可先仿效其他國家制定一些鼓勵及優惠措施[6],如果這些措施無法有效促使足夠人數打疫苗,可再考慮強制施打。

結論

對於侵害人權的違憲審查中除了法律明確性及法律保留原則外,最重要的就是比例原則。一侵害行為是否合乎比例原則必須權衡當下的情況,這也是我們為何在違憲審查之前強調台灣的困境及施打疫苗的必要,其實就是為了比例原則做鋪陳。最後,我們做個總結 :

  1. 強制施打疫苗有可能不違反比例原則。
  2. 依據過往釋憲案例,不違反比例原則及基於公共利益,可適當侵害人民之權利。
  3. 但如果強制施打疫苗,則根據法律明確性及法律保留原則必須修法。

還有一點必須強調,台灣畢竟是民主國家,公共政策基本上還是得尊重多數民意;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於今年四月所發布之COVID-19疫苗強制接種政策的指引,其中建議政府應仔細考慮比例原則、疫苗效果及民眾對疫苗防護力的信心,再來討論並規劃強制施打政策,不過我們相信多數人應該會欣然主動施打疫苗,尤其是從最近的情況來看。所以基本上目前沒有理由強制施打疫苗,但世事難料,未來肯定會有更強、更可怕的病毒,甚至是一種容不得人民質疑是否可以強制施打疫苗的病毒,本篇主要目的還是給立法者做參考,以便制定國家政策。

註釋

[1] 不過如果真的要群體免疫較有效,仍然需要多種條件時出現才有可能。且疫苗的效力可能趕不上病毒變種的速度,像是近來所出現的變種Delta病毒,讓才剛解封十天(6月15日到6月25日)的以色列民眾都帶回口罩,即使57%的以色列人口已經完整接種兩劑新冠疫苗(截至6月24日)。以色列衛生部總監雷維(Chezy Levy)對當地國營廣播電台Kan Bet說,大約40%到50%的新確診病例是已經打過疫苗的人。

而英國政府公衛部門的分析研究發現,完整接種兩劑輝瑞BNT疫苗者,針對Delta變種病毒有88%保護力,而只打一劑的人,保護力只有33%。

[2] 對此還是要看是哪家廠牌的疫苗,塞席爾是位於印度洋的小島國,人口約10萬。也是世界目前疫苗接種率最高的國家,已經有超過60%的人接種了兩劑疫苗,該國最主要使用的是中國國藥疫苗,其中57%的國民施打了國藥疫苗,43%施打了阿斯特捷利康(AZ)疫苗。但根據英國牛津大學數據項目Our World in Data統計,塞席爾在6月12日,每百萬人口當中,有2613人確診新冠,位居世界第一,且其中已有37%的人完成了兩劑疫苗接種。而在目前疫情最嚴重的印度,每百萬人口則是有272人確診。

[3] 歐洲藥品管理局執行董事庫克(Emer Cooke)則曾對媒體表示,對於包括血栓在內的罕見副作用,一個 「合理解釋是(病患個體)對疫苗的免疫反應」。這種情況類似於接受過藥物肝素治療的人的情況;肝素是一種用於防止血栓形成的血液稀釋劑;在某些情況下,對該藥物產生的潛在危險免疫不良反應導致一種稱為肝素誘導的血小板減少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