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一瓶水要700萬!委內瑞拉「印新鈔」救惡性通膨,一億元換100元

買一瓶水要700萬!委內瑞拉「印新鈔」救惡性通膨,一億元換100元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由於委內瑞拉單一的產業結構導致過度依賴石油資源,推行社會福利政策時,卻未能預料國際油價大跌導致的危機,使得國內經濟面臨嚴重衰退,惡性通貨膨脹不斷發生。近日委內瑞拉實施,將舊鈔後面「六個零」刪除後,再次發行新款鈔票的政策,緩解通膨壓力,試圖遏止更壞的情況發生。

曾經是南美洲最富庶國家的委內瑞拉,坐擁世界第一的石油資源,卻面臨經濟衰退長達8年,近年來不斷傳出民眾在垃圾堆裡撿拾廚餘果腹的消息;而國內惡性通貨膨漲則持續惡化,光是今(2021)年物價漲幅高達265%。

面對不斷下墜的經濟,委國央行拯救辦法就是一直「印新鈔」,該央行公告即將在10月1日,直接將舊鈔後面砍掉六個零後發行新款鈔票,也代表最高面額100玻利瓦新鈔,價值等於目前的一億玻利瓦舊鈔。

委內瑞拉經濟不斷惡化

其實委內瑞拉已經不是第一次利用換發新鈔票來解決當前的經濟問題。《公視新聞網》報導,首次是在2008年的查維茲(Hugo Chávez)政權時代,當時是砍掉了三個零;第二次是在2018年他的繼任者,也就是現任的馬杜洛(Nicolás Maduro)政權,砍掉了五個零。

報導稱,委國目前最高面額的鈔票100萬玻利瓦在市面上奇缺,買一瓶5公升的水需要用到7張以上的100萬玻利瓦。

今年5月馬杜洛政府將最低月薪提高了兩倍,但仍不夠買1公斤肉。由於通膨情況嚴重,以至於日常經濟主要以美元計算,商店通常也以美元標價。

由於當地經濟持續惡化,駐點於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的委內瑞拉世界展望會專案經理艾爾貝(Albe Perez)描述:「我在街上看到兒童翻找垃圾桶中的廚餘果腹,他們的父母親可能不在身邊,被迫離鄉背井尋找更好的工作機會」。

治安也成為了該國最嚴重的問題之一。根據《BBC》報導,今年7月安全部隊與武裝幫派份子於首都加拉斯加(Caracas)持續發生激烈的衝突。

雖然官方未公布死傷人數,但《BBC》引述當地媒體稱,自今年以來,已經有10人在這場暴力中喪失性命。對此,當地的居民表示,「這場暴力衝突宛如戰場」。

委內瑞拉出了什麼問題?

委內瑞拉蘊藏大量石油,在1960至80年代間出口石油獲取大量的外匯。但《BBC》報導,在前總統查維茲施政時,他於1999年至2013年間,消彌了很多貧困和不平等的社會制度,更對低收入者補貼教育和醫療資金挹注,在社會福利照護上投入了大量金費。

他也大力推行社會主義,進一步將各經濟領域收歸國有,推行公費住房制度等。《theconversation》報導,隨著國際原油價格不斷下跌,國際對購買委內瑞拉石油的需求逐漸下降、進口產品的價格上升,委內瑞拉開始陷入經濟危機。

報導指出,由於這些財政支出,幾乎都依賴石油收益支持,國內產業沒有適度轉型,加上過度開支和價格管制,讓貧窮、通貨膨脹和物資短缺的問題開始惡化。

前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主任Fred Fleitz對外表示,委內瑞拉是一個社會主義失敗的經典案例,因為它們將電網國有化,從而阻擋了投資;以及在這個國家本該透過「市場自由」,可輕易取得的資源。

2013年馬杜洛上台後,繼續查維斯政策,經濟持續惡化,而且《BBC》報導稱自2017年,美國又對委內瑞拉祭出經濟制裁,使得該國石油出口貿易受限,對經濟更是雪上加霜。

為什麼委內瑞拉的經濟會被搞垮?

面對委內瑞拉的經濟危機,獨立記者張翠容指出:「本來早有當地經濟學家警告,不能依賴單一經濟,一定要多元化發展,而前總統查維茲本人也有這個計劃,不知為何始終發展不起來。」

左派學者弗特梅爾教授(Henry Veltmeyer)日前認為,委內瑞拉的問題出在查維茲時代的產業結構中,出現一種「重返第一級產業」的現象。在1990年代晚期,石油收入佔委國出口結構約70%,到了2014年間,卻高達96%。

第一產業:指產品位於生產鏈最低層的行業,於生產鏈中擔任原料的提取工作,是該產品自生產至供應市場的最早階段。

《轉角國際》作者倪世傑指出,當時委國高度依賴石油經濟發展長達80餘年,查維茲將石油帶來的外匯收入,視為國家發展唯一的的萬靈丹。因此他認為,只要牢牢地控制住「委內瑞拉石油公司」(PDVSA)就能使國家永保安康。

倪世傑文中說明,2003年查維茲開始重整委內瑞拉石油公司,開除當時將近一半因故抗議的員工,企圖使委內瑞拉石油公司,成為一個集石油開採單位、社會福利單位於一身的組織。

他說,原擔任內閣中的能源與礦業部長拉米瑞茲(Rafael Ramírez),與此同時接任委內瑞拉石油公司的董事長,「政企合一」使得原先主管單位應擔負的監督責任完全失守。

倪世傑解釋,自此委國的石油產業受到中央高度控制,當時又因查維茲的修憲使行政權獨大,能夠「監督」委內瑞拉石油公司的單位僅剩聯邦政府,而這個政府又在立法權屢被削減下,也難以被監督。

他說,為了完成查維茲社會福利政策,委內瑞拉石油公司開始支應社會福利計畫約700億美元,花在石油探勘的經費僅達10億美元,產生了嚴重的資金排擠效應。

倪世傑繼續解釋,投資不足導致設備更新速度與探勘工作落後,導致原油減產,在2012年每年約產290萬桶,到了2016年卻不及250萬桶,後來國際原油價格回漲,也難搭上這班淘金列車。

面對各國發生惡性通膨的狀況,國立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教授黃志典曾撰文指出,惡性通貨膨脹通常是貨幣供給成長失控所造成,其根本原因是政府入不敷出,必須藉由發行貨幣來融通。

他強調,但任何一個「反通貨膨脹」的計畫要成功,就必須將政府的預算赤字降低,才能控制貨幣供給的成長,如此反通貨膨脹才有可信度。

他以1985年玻利維亞採取的新經濟政策說明,當時玻利維亞為了要解決通貨膨脹的問題,使反通膨政策有可信度,玻國關閉國營事業、取消補貼、凍結公務人員薪資以及課徵財產稅等措施,來消除財政赤字。

黃志典說,當時玻國規定政府收支必須每日平衡,支出絕對不超過前一天的租稅收入。這些政策實施一個月後,惡性通貨膨脹就消失了,而且該國實質國民所得減少比例還不到5%。

簡言之,若委內瑞拉想要再次挽救經濟危機,首要之急必須從平衡國內收支做起,並逐一減少各種財政赤字,才有可能使國內惡性通貨膨脹得以緩解。

延伸閱讀:

參考來源: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