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球員的視力問題:Stephen Curry是個大近視,為何投籃仍如此神準?

NBA球員的視力問題:Stephen Curry是個大近視,為何投籃仍如此神準?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運動員來說,健康的眼睛幾乎代表著運動生命。然而2017年的調查顯示,約三成NBA球員有近視,有些人連視力表上最大的E都看不到。造成球員近視的原因是什麼?為何一些有視力問題的球員仍能在場上呼風喚雨?

文:Simon

看著籃球員在場上飛天遁地和勁爆的體能展現,許多人或是球迷都可能有一種迷思,相信這群「超人」的整體身體素質都是超越常人。

「多數人對於球員的基本認知是他們的身體在各方面都趨近完美。」巫師隊的視力專家Keith Smithson說道:「他們在場上奔馳如閃電、跳躍如火箭,即便不是明星,一到場上也是能飛來飛去,因此多數人認定NBA球員也擁有超人般的視力,但這在NBA中並非人人皆是。」

2019年初,幾乎斷定是NBA從古至今的第一神射手Stephen Curry發表了一段震驚眾人的話:「我一直以來都是用模糊的視線在投籃,就像尋常人,我有近視。」

2010年,由眼科專家Michael Peters率領的研究團隊發現,不論是先天還是後天,NBA球員中有16%需要戴眼鏡或是需要動視力矯正手術;球員工會在2017年的調查顯示,約30%的球員有近視問題,並指出行動裝置、手機遊戲和社群媒體的發達,是造成新生代球員近視問題越來越嚴重的主要因素。

美國知名健康機構從2009年到2016年追蹤112位NBA選手,研究結果指出,球員花在電子螢幕佔據上的時間大幅暴增3倍,並有許多球員會熬夜打電動和瀏覽社群媒體。研究員Jason J. Jones博士認為深夜使用社群媒體除了嚴重影響生活作息外,還會對視力產生負面影響,「不少球員會熬夜上網,這非常傷害眼睛,而對運動員來說,健康的眼睛幾乎代表著運動生命。」

尼克隊總教練David Fizdale在2019賽季帶領平均不到24歲的「網路世代」球員,也相當擔憂球員被電玩和手遊佔據所產生的影響,「他們比賽或訓練完就會把眼睛一直暴露在藍光下,我很擔心他們有沒有足夠的休息。」

然而,除了基因遺傳或後天環境造成的近視外,籃球比賽本身也很容易弄傷眼睛。相較於其他運動,籃球不僅肢體碰撞度高,還會大量運用到手臂揮舞和下壓的動作,因此容易造成戳傷或撞傷眼睛的意外。

根據2018年小兒科期刊的研究,1990到2012年間有16%的青少年在籃球運動傷到眼睛,更別提激烈的成人和職業賽事。除了2019季後賽James Harden被Draymond Green戳傷外,2018年總冠軍賽,LeBron James也曾被Green(沒錯,又是Green)意外碰傷,造成結膜下出血而視線模糊。

2017年,效力於紐西蘭長島隊的Akil Mitchell在一場爭搶籃板中,眼睛被手指插入而造成眼球脫離的駭人意外傷勢,幸好在經過9個月的治療後近乎痊癒。Mitchell後來在法國甲級聯賽征戰,眼睛受傷雖然對視力上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但卻給了他不小的陰影,從此以後都要戴著運動護目鏡上場比賽,「我現在沒戴著護目鏡,我會害怕踏上球場比賽。」

而NBA中也有不少球員為了避免眼睛傷勢而戴上運動護目鏡出賽,特別是在禁區討生活的球員,因為很多對手守不住名人堂球星Kareem Abdul-jabbar,就會用插眼睛來當作防守,「他們知道阻擋不了你,就只能要這種骯髒的伎倆。」James Worthy、Moses Malone和Horace Grant都習慣戴護目鏡上場比賽;Hakeem Olajuwon在被Bill Cartwright撞傷眼睛後曾使用過護目鏡;而Amare Stoudemire則是近幾年最知名的眼鏡俠,以保護動過視網膜剝離修復手術的雙眼,「眼睛安全不只會影響運動員生涯,更是攸關人生的事情。」

AP_598001256942
Amar'e Stoudemire|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改善視力求進化

2019年,NBA神射手Stephen Curry自曝一直以來都有嚴重近視問題,或更精準地說,他罹患有圓錐角膜(Keratoconus),症狀基本上就是嚴重的散光造成視線模糊和無法聚焦,­「我的視線都是模糊的,包含籃框在內。」而Curry甚至有時要斜視才能勉強能夠聚焦,因此過去幾年的神射,其實都是在模糊的視線下投進。

為視力問題所苦的球員中,有些球員認為雷射矯正手術太過危險,又認為運動護目鏡體積過於龐大,會積汗和影響視野,因此會基於對場上表現影響最小且風險最低的考量,配戴隱形眼鏡來解決視力問題,Curry就是其中之一。根據勇士隊助理教練Ron Adams觀察,Curry並不喜歡在上半身帶太多護具,「他覺得戴上任何東西都可能會影響到手感,因此他之前才不戴隱形眼鏡或運動護目鏡。」

但在2019明星賽前的一波低潮讓Curry決定嘗試特製的隱形眼鏡,「我覺得眼前呈現出一個嶄新的世界,從來沒有體驗過那麼清楚的畫面。」戴上隱形眼鏡後的9場比賽,Cuury繳出48.7%的三分球命中率。「我很難想像,如果之前他是在模糊的視線下投籃,那現在有清楚的視線,他究竟能夠準到什麼地步。」Andre Iguodala說。

除了戴隱形眼鏡外,不少球員選擇藉由雷射矯正手術以求一勞永逸,明星球員LeBron James、Dwyane Wade和Chris Paul都曾經接受過近視雷射手術(LASIK)來改善視力。

甫進入聯盟就極度重視身體保養的James,在2007年就決定透過雷射矯正手術,「我的近視非常輕微,但我想儘可能地看清楚籃框和球場的一切。」James也將2007-08賽季生涯第二度場均超過30分及2008-09賽季拿下生涯首座年度最有價值球員歸功於視力改善,「無論是投籃、傳球還是防守,都是立基在清晰的視力上。」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