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學人》封面「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讓我嗅到「美國軍工複合體」發話的味道

《經濟學人》封面「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讓我嗅到「美國軍工複合體」發話的味道
Photo Credit: The Economis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濟學人》文章選擇在拜登政府尚未對臺進行新一輪的軍武販售之時所發行,該篇文章的寫法以及所提及內容,非常像是在為美國的軍火商謀求新的訂單一樣,隱晦但包含著指引,而跟據最新消息稱,拜登政府首輪對台軍售也將包含M109A6型自走砲。

文:卓智傑

在今年5月1日《經濟學人》發表了當期的期刊,封面上直指台灣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繪有台灣的雷達圖上,兩側有代表兩個超級強權的旗幟,一方是中國,另一方則是美國。

此篇文章一登出後,立即受到了很大的關注以及媒體焦點,其原因也不難想像:日益緊張的台海關係,逐漸平常化的共方軍機繞行台灣亦或是南海的具高度敏感性的領空等行為,都在往這段國際關係中增加大量的變數以及未知的高端風險。

“……然而,時至今日,戰略性的含糊不清正在崩解。美國日漸疑懼,也許不再能阻止中國武力犯台。印太司令戴維森(ADM. Phil Davidson)三月告訴國會,他擔心中國最快2027年犯台。

......中國每年建造超過100架尖端戰機,部署太空武器,且擁有大批可以擊中台灣、美國海軍船艦在中國攻擊台灣的模擬戰爭中美國已經開始輸了。

部份美國專家總結,軍事優勢終究會誘使中國對台灣動武,並非什麼最終手段,而只是因為他們有能力這麼做。“

當然我們必須承認這些擔心和對戰爭的憂慮是的確存在且可能發生的,但是筆者對於該篇文章有另外一層的想法和解讀,那就是:該篇文章的寫法以及所提及內容,非常像是在為美國的軍火商謀求新的訂單一樣,隱晦但包含著指引,本人的分析想法如下。

美國對台政策:從「戰略清晰」轉向「戰略模糊」

首先,我們應先行釐清何謂戰略性的含糊不清一詞。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是指該國政府在其外交政策的某些方面故意含糊其詞的舉措。透過對於雙方都不做出具決定性或綁定性的避險決策,則可以達到某些政治目的,如暫時拖延某些具改變整體環境結果的決策思考時間,來達到風險最小化的外交手段。與其相反的決定即是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

美國在中華民國政府於內戰遷台之後,採行的國防外交戰略上曾有變化,比如從同樣與蔣介石皆是軍人出身的艾森豪(Dwight David Eisenhower)在執行政策上都較屬於明確的保護中華民國在台政府等,面對當時的政局環境,美國選擇提供大量的新型武器(如九二四空戰中的空對空飛彈),來達到幫助中華民國政府,以及維護美國自身第一島鏈防護圈的國家安全措施。

qkgsu8ue07x9izopcuoinkqqmdcq6r
Photo Credit: 姚琢奇 公有領域
共和黨籍的美國總統艾森豪於1960年6月訪台,其左為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蔣介石

爾後,伴隨台灣與美國簽訂的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被台灣關係法所取代之後,售台的軍武被法規限縮在於僅能販售台灣具自衛性質的軍武,並不能售予台灣具大規模的殺傷性質武器,如洲際彈道飛彈或具有侵略攻擊性質的武器等,很大程度限縮了台灣的軍事防衛能量。但是美國在台協會(AIT)於2019年公布1982年時任總統雷根建立的備忘錄,其內文聲明:「美國對台提供武器之性能與數量完全視中國共產黨所構成之威脅而定」。

那麼,這樣的外交舉措和國防防禦量能的盤算下,背後有無利益驅動呢?很遺憾 答案似乎是可見的:

In the councils of government, we must guard against the acquisition of unwarranted influence, whether sought or unsought, by: the 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 The potential for the disastrous rise of misplaced power exists and will persist.

(艾森豪在卸任演說上提醒軍事工業複合體對國家帶來的影響)

軍事工業複合體,與內部的政治鐵三角結構

軍事工業複合體(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MIC),是由艾森豪於告別演說中提出的一個新型態的形容詞,他將該詞用來形容當時聯邦財政過高的赤字開支以及政府與私營軍事製造商之間的特殊性關係。

歷經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本土因不受戰爭侵擾且具有豐富資源,而生產力持續高漲,戰前以及戰時的人力調換以及產業結構,未能在戰後得到即時的重新與企業的私營化,造就了軍事相關企業與政府部門之間形成了密不可分的聯繫關係。比如該製造商企業的營運掌管人士,會在卸任後,擔任國防相關部門的職責等(此一行為仍可在今日的波音上見到):

  • 利益團體(interest group) 在美國佔比相當大的國防企業:波音、通用動力、洛克希德・馬丁
  • 行政部門(bureaucracy) 負責採購案的政府部門
  • 國會委員會(congressional committee)以及在國會中表達支持採購的議員

而這樣的關係結構,便成為了緊密的政治鐵三角。

這樣的政治鐵三角所帶來的影響非常龐大且不應被忽視。據統計,2018年美國的國防預算達6433億美元,其中的軍購合同佔3538億美元,而上述(波音、通用動力、洛克希德・馬丁)與其子公司的佔比即達到了5成。在美國國防預算已達到7000億美元上限無法再推升的當下,我們可以想見這些公司所具有的影響力,是足夠左右一個國家的軍事防衛能量的。

RTSA4YM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美軍M109A6型自走砲

直指中國武力威脅的文字,背後的目的是什麼?

再讓我們再回頭看看這篇《經濟學人》的文章:

......想確保台海戰爭對中國來說是一場豪賭,美國與台灣必須未雨綢繆。重新建立台灣海峽平衡需要耗費數年。台灣必須開始部署較少的資源在購置龐大、高昂的武器系統上,畢竟那面對導彈將十分脆弱,反之,應該加強足以破壞侵略的戰略與技術。

......Taiwan must start to devote fewer resources to expensive weapons that are vulnerable to Chinese missiles and more to tactics and technologies.

美國需要武器威懾不讓中國發動侵略,同時讓日本與南韓等盟友就緒,並向中國溝通美國的戰役計畫牢不可破。

《經濟學人》有一傳統:所有欄目都見不到撰寫者的姓名,而整本刊物的閱讀風格和寫作手法趨近一致,很難以想像在這樣的一本具國際信度的雜誌上,可以見到如此具有指向性的言語。

當然,也可以說是撰寫者可能是攻勢現實主義的支持者,但是該篇文章選擇在拜登新政府尚未對台進行新一輪的軍武販售之時所發行,是否會影響到未來美國政府售台新式武器的選擇上,仍有待觀察。且據最新消息稱,拜登政府首輪對台軍售包含了M109A6型自走砲,可以由此推測未來美國政府,希望台灣在區域聯防上所要扮演的角色。

最好把所有的爭議都擱置。

那些只能靠戰爭解決的事,總是可以被延後,正如已故領導人鄧小平所說的,讓更聰明的後人解決。作為地球上最危險的地方,也唯有這裡的政治家面臨這樣的試煉。

《經濟學人》在文章的最後引用了中共已故領導人鄧小平對於台灣問題所做出的結論,將一切的問題後置,讓有能力的後人來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然而,在中國日益增長的國際實力與美國逐漸衰退的影響力,同時影響到兩國的外交政策之上,戰略模糊的選項正逐漸走向不可行的局面,美國維持以往售台軍武的防衛模式,將會受到一定程度的挑戰,從近期拜登政府在上台後首次售台自走砲一案,造成的政治波動可見一斑。

或許誠如《經濟學人》最後所下的結語,世上也唯有這裡的政治家,需要面臨這樣的試煉吧。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