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又要換首相了?一群投機政客讓王室憤怒的政治危機

馬來西亞又要換首相了?一群投機政客讓王室憤怒的政治危機
馬來西亞首相慕尤丁。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來西亞有222名國會議員,目前有2位國會議員逝世而未進行補選,作為少數黨領袖的首相慕尤丁若要保住地位,須爭取超過110名國會議員的支持,然而目前支持首相者有100名國會議員,而反對者卻有120名。慕尤丁下場會如何,將在9月召開的國會見真章。

同個故事框架,新的奇蹟

馬來西亞在2018年5月9日的第14屆大選實現了首次政權輪替,然而在最晚2023年的下一屆大選來臨前,馬來西亞卻在一個屆期內又面臨了兩次政府倒台的危機。

當2020年3月以馬哈迪首相為首的希盟政府垮台後,這次在疫情確診數節節攀升之際,以慕尤丁為首的國盟政府也遇到政治正當性不足的危機。

近幾個月下來,人們開始對政壇新聞越來越麻木,像反對黨盟主安華時不時宣稱自己才是擁有多數國會議員支持的首相人選,但因遲遲不見具體支持者名單,這事已經從新聞頭條變成八卦版面,民間都戲稱這是政治版的狼來了的故事。

首相慕尤丁所屬的土著團結黨在內閣中並非第一大黨,目前是與第一大黨巫統處於結盟的狀態,但面臨著巫統黨魁阿末扎希逼宮的危機。慕尤丁為鞏固地位,其主導的政治戲碼在7月7日來到了高潮,為安撫盟黨巫統的不滿與分化巫統內部,在新一波內閣改組中,巫統統籍的國防部長沙比里被躍升遷為副首相,而同黨的外交部長希山慕丁也高升高級部長。

就在大家以為巫統國會議員在被收買後就不會有太大變動時,7日當晚巫統舉行的最高理事會議,居然達成共識集體撤回對首相慕尤丁的支持,為政壇丟下一顆震撼彈。人們開始恭喜沙比里為歷史上最短任的副首相,但是事過1個月,巫統部長們並沒有主動辭職,慕尤丁還是馬來西亞的首相。

這不免讓人疑惑,難道阿末扎希是到了另一個平行宇宙開會,在那個宇宙中巫統是要推翻慕尤丁政權,但這個宇宙中的巫統並沒有這樣的共識?還是阿末扎希公然說謊,捏造會議結果?總之,現在他進入了跟安華一樣狼來了的窘境,槍在手,卻沒人要跟他們倆走,那是為什麼呢?

Screen_Shot_2016-10-05_at_8_52_14_PM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中間者為巫統黨主席阿末扎希,而同為巫統黨員的外交部長希山慕丁(左)與科學工藝及革新部長凱里(右),是慕尤丁的內閣成員。

沒有強大否決者的政壇

內閣運作不順暢或政府潰而不崩,主要是執政聯盟中沒有一個很明確的否決者(Veto Player)存在,即有個行動者只要一有作為,就會完全牽制其他行動者的下一步行為。

這通常意味著,該否決者需要強而有力的獎賞和懲罰工具,迫使其他行動者必須聽命於他。在威權時期的馬哈迪就是此類否決者,他可以動員國家機器,肆意監聽、恐嚇、逮捕異見人士,使得其他政治人物不敢公然忤逆他的意見。

在進入民主轉型期的馬來西亞,執政黨已經不可能濫用國家機器來對付政敵,而黨主席也不能任意使用國庫和黨庫來拉攏其他政治玩家。雖然馬來西亞政府屬於內閣集體責任制,但首相慕尤丁很幸運地承接來自威權體制下的權力遺產,首相如同總統一樣擁有行政資源的支配權,可以犒賞忠誠的政治人物,讓他們勝任部長。如今慕尤丁所做的,亦如同過去馬哈迪任相時所做的,透過分配內閣職位鞏固政治盟友。

唯獎賞的效用是有限的,首相可以對所有異見分子進行恐嚇的行為,但總不可能讓所有異見分子來當副首相吧?所以哪些無法獲得政治好處的執政成員,多必然地想退出執政團隊而另闢新經。非閣員又官司醜聞纏身的巫統黨主席阿末扎希,便積極籠絡其他失意的巫統國會議員來退出政府。弔詭的是,作為第一大黨的主席,無法動員所有巫統籍國會議員退出政府,尤其是部長級別的巫統黨員,更是公然抗命並對黨主席嗆聲。

這是很尷尬的情況,在採行聯合政府的歐洲國家裡,只要小黨黨魁一聲令下退出政府,政府在沒有足夠信任票數下,內閣需集體總辭。可是,傳統大黨的巫統如今只有少部分自家的國會議員願意退出政府,一來是阿末扎希無法說服其他官派巫統議員,在撤回對慕尤丁的支持後,如果無法選出新首相,國會被迫解散而進入大選,如果巫統痛失國會多數,那他們就只能淪為反對黨議員。二來,阿末扎希也不敢開除違反命令的巫統黨員。

在阿末扎希不可預期的計劃,以及慕尤丁已實踐的政治恩庇中,巫統大部分議員自然偏好可預期的後者,讓這狀態拖延到國會屆滿為止。但是,這場僵而不破的政治攻防戰中,一位非政壇人士戲劇性的攪局,卻增加反慕尤丁政治集團的籌碼,而他就是尊貴的馬來西亞最高元首蘇丹阿布杜拉沙。

不是否決者的終極玩家

原本阿末扎希的底牌就會完全揭開,然後政治角力就會持續歹戲拖棚。在慕尤丁同意於7月26日召開國會特別會議時(註1),負責法律事務的首相署部長塔基尤丁向國會發表聲明,指緊急狀態法令已於7月21日結束,比原定的8月1日屆滿期限提早結束(註2)。

這讓許多反對派議員與民間人士錯愕,如果緊急狀態在21日就結束,為何政府要拖延了一個星期才公告?在政府以非常傲慢的態度告訴反對黨議員,他們只是告知,沒有必要再進一步討論意思。

就在兩日後下午的國會會議進行到一半時,一則來自國家皇宮的公文打亂了政府的政治劇本,王室發表聲明,控訴部長誤導國會,最高元首蘇丹阿布杜拉沙還未諭準解除緊急狀態的法令。

蘇丹阿布杜拉沙先前跟政府的共識,係內閣將此事帶到國會討論,並以相對多數決決定是否解除緊急狀態,但現在部長假傳聖旨,沒有按照陛下的意思解禁緊急狀態,可謂龍顏大怒。

政府以憲法為本,說明最高元首應依照內閣建議行事,不能反過來下指導棋。但這樣的解釋並無法說服所有反慕尤丁的國會議員。先是前首相納吉(現任巫統國會議員)在臉書指控政府欺君,再來是安華立即要求議會辯論首相的信任動議。

接下來就是很戲劇性的一幕,馬來西亞衛生總監諾希山告知國會議長秘書,在國會範圍內有確診者出沒,隨即議長下令清場消毒,會議展延到當週週五繼續進行。隔日,衛生總監認為國會還處於疫情紅色區域,有高風險可能,議長再宣布國會無限期展延。

民間普遍認為,欺君罪名根本是政府的致命傷,一旦召開國會,反對派不停吵著這個話題,議會不可能不討論內閣的信任動議。拖字訣成了慕尤丁的最新戰略,但是壓力卻不曾減少。

王室對政府的不信任,給了反慕集團一個強心針。在疫情逐漸升溫的馬來西亞,人們會保守地認為,如果弄垮一個爛政府,卻進入無政府狀態,可能並非上上之策;而當緬甸與泰國老百姓有一定的示威潮來反對軍事政府時,馬來西亞人會認為發起抗議集會會有群聚風險,唯恐成為破口。因此,政治人物比較傾向無所作為,不敢貿然採取過激動作。

但是現在反對派能夠以忠君的名義,發起抗議與倒閣行動。如在8月3日安華帶領一眾國會議員到國會抗議政府不民主舉動,希盟也與其他反對黨領袖(不含巫統非官派)罕見地共同發表聲明要求首相下台。於此同時,有越來越多巫統籍國會議員公開撤回對慕尤丁首相的支持。

至於巫統官派方面,已經開始有人響應最高理事會的決定,辭去官職。先是自然資源暨能源部長、以及高等教育部長辭職,再來是巫統副主席辭去國有企業董事主席一職。而反對黨來說,其他巫統國會議員欲遞補這些職位的意願可能變低。

AP_21214226811292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圖為8月2日,馬哈迪、安華等馬來西亞在野黨領袖,在國會大廈前示威要求首相慕尤丁辭職。

終局之戰?

為平息龍怒,日前慕尤丁已前往王宮並與最高元首溝通,新的共識是,政府願意在9月初接受國會信任動議(motion of confidence)表決。

現在令人困惑的是,不管是慕尤丁首相或阿末扎希一派都沒有說明,如果信任動議沒有過半,屆時不只是慕尤丁要下台,而是整個內閣要總辭。要是反對派也沒有足夠票數通過親希盟的首相候選人動議,那麼是會解散國會進入選舉,還是國家元首提名過渡首相?這些都是未知的情勢。

按照僅有的資訊來看,目前支持首相者有100的國會議員(含23個巫統官派議員),而反對首相者卻有佔多數的120國會議員(含15個巫統非官派議員)。如果巫統非官派議員無法支持安華出任首相,後者只獲得105國會議員支持,不足以達到過半數門檻。馬來西亞有222名國會議員,目前有2位國會議員逝世而未進行補選

分析完局勢後,我們可以直接將焦點放到9月初的國會,或許人們可以見證第一位無法獲得過半信任票而下台的首相,別忘了,狼來的故事並不是說狼不存在,而是狼真的來了,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註解:

  1. 在為期5天的特別會議上,政府官員只會向國會議員匯報疫情局勢,議員不得提出其他動議。
  2. 這緊急狀態下,國會暫停召開、政府可以隨意徵用土地以應對災害管理、追加預算而不需要國會同意。但緊急狀態下政府作為,必須要在狀態結束後,重新到國會接受檢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