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持原案、中國低頭、雙方互不派大使⋯⋯台灣的「立陶宛時刻」是否到來?且看劇本怎麼走

維持原案、中國低頭、雙方互不派大使⋯⋯台灣的「立陶宛時刻」是否到來?且看劇本怎麼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各國行政部門受限於地緣政治、軍事安全及經貿等各層面因素,往往發言時談到台灣議題會趨於保守。但在立陶宛與台灣政府相互設處的風波中,我們看到的是立陶宛總統跟立國外交部的強力表態。

1991年2月4日,《紐約時報》刊了一篇讀者投書,標題是 “Iceland Puts the West to Shame on Baltics” (在波羅的海,冰島讓西方國家感到羞赧)。

投書第一段很感人,寫著:

Square miles do not measure the greatness of a nation. Integrity does. And in granting formal diplomatic recognition to besieged Lithuania, tiny Iceland has become a giant.

(平方英里無法衡量一個國家的偉大,正直卻能。當給予備受威脅的立陶宛外交承認時,小小的冰島成為了巨人。)

立陶宛在1990年宣布成為第一個脫離蘇聯獨立的國家,冰島在1991年年初成為第一個承認立陶宛的國家,這個「冰島時刻」(Iceland moment)對立陶宛而言至臻重要。對抗極權壓力,不願姑息,冰島展現令全世界敬佩的勇氣。可以這麼說,沒有「冰島時刻」,90年代的國際政局會如何發展,或有變數。

台灣會迎接屬於我們的立陶宛時刻(Lithuania moment)嗎?

立陶宛總統、外交部出手表態,代表的是什麼?

立陶宛跟中國之間針對台灣設處的這波外交駁火,相當罕見地由歐盟會員國政府親上火線。歐盟國家在過去針對台灣議題,過去多由國會部門(包括各國國會及歐洲議會)通過挺台或友台決議案。這次在立陶宛,除了國會議員之外,我們看到的是立陶宛總統跟立國外交部的強力表態。

理解這個細微層次的差異,是台灣外交工作的重點。無論是在美國還是歐洲,一般而言國會議員代表民意,對於民主及人權價值向來勇於發聲,對台灣的國際處境也較能體諒。相較之下,各國行政部門受限於地緣政治、軍事安全及經貿等各層面因素,往往發言時談到台灣議題會趨於保守。

立陶宛政府決定跟台灣政府相互設處,而且讓台灣駐立國代表處使用Taiwanese這個名稱,這個政治決定背後的勇氣來源是什麼?是單純愛台?或是現實利益考量?而中國為何反應如此激烈?要回答上述問題,我們得先將白羅斯因素帶進來。

立陶宛全國當前最重要的國安議題,並不是台灣,而是來自鄰國白羅斯的大批非法或非常規移民,據說人數超過四千名。歐盟執委會在日前剛宣布將提供立陶宛高達3670萬歐元緊急援助,作為立陶宛與白羅斯邊境的移民居留相關設施用途。

立陶宛對於白羅斯刻意讓大批非法移民來到立國感到不滿,而白羅斯的背後影武者即是中國。

兩件事看立陶宛對中國政府的戒心

中國近年來大力拉攏與白羅斯獨裁者盧卡申科已是不爭事實,盧卡申科掌權27年,面對國內大規模抗爭仍不願下台。就在今年五月份,發生了震驚歐盟的劫機事件。一架自雅典起飛原訂降落在立陶宛首都Vilnius的Ryanair班機,竟然離奇掉頭改降落在白羅斯首府明斯克,接著一名白俄反對派記者Roman Protasevich在眾目睽睽之下遭到警方逮捕。Ryanair執行長稱這是由國家搞出來的劫機行為。

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立陶宛政府對中國政府的戒心,除了體現在對白羅斯之外,另外還有加拿大。

同樣是在這幾天,中國宣佈了兩起有關外國人士在中國遭到判刑的新聞,苦主是加拿大。

首先是中國遼寧省高級法院針對加拿大籍被告Robert Schellenberg毒品走私案維持原死刑宣判。向來支持廢死的歐盟外交事務發言人Nablia Massrali對此表達反對,並呼籲中國法院從寬量刑。

另一起事件是遼寧省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宣判加拿大籍Michael Spavor因為間諜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這起所謂「兩個Michael」事件始自2018年,當時咸被認為是中國政府對華為公主孟晚舟的人質外交報復。另一位Michael Kovrig預料也將在近期宣判。

有趣的是,上述這兩起事件,立陶宛都在社群媒體上大力聲援加拿大政府。簡言之,要觀察立陶宛近來對台灣的支持或友善態度,必須將白羅斯及加拿大這兩個國家也拉進來看,才能更準確理解立陶宛抗中的外交脈絡及縱深,而絕不是僅呼口號地一味說立陶宛挺台愛台那般淺層。

立陶宛中國大使尚未離境,創造兩國外交斡旋空間

回到這次風波,對中國及立陶宛來說,下一步會怎麼走?外交是按照劇本走的,發動第一步時得想到後面三個步驟,否則難免讓自己難堪或自曝其短。

中國政府一開始的要求是:「召回中國駐立陶宛大使」及「立陶宛召回駐中國大使」。

中國駐立陶宛大使的確被召回了,但立陶宛駐中國大使因隔離21天因素,人仍然在中國境內。這個隔離期間,恰巧成為中國及立陶宛兩國的外交斡旋空間。有三點必須特別指出。

第一,中國並未宣布立陶宛駐中國大使為「不受歡迎人物」(persona non grata),某個程度上是預留空間,也保持了彈性。中國政府此舉翻成白話的意思是,「我給你立陶宛政府一點顏面,這位大使自己走吧,不要讓我趕你出門」。

第二,立陶宛外交部長Gabrielius Landsbergis在週三表示,立陶宛會努力讓這位已經離境的中國大使返回立陶宛。Landsbergis言下之意是,「場面不需要搞這麼難看吧!如果中國駐立陶宛大使可以返回立國,那立國駐中大使也不用離境了」。

立陶宛外交部長藍斯柏吉斯。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第三,立陶宛外交部在週二的官方聲明中寫著:立陶宛會依照中國的「一中原則」。這句話暗藏伏筆,算是一種隱性的橄欖枝。一般而言,美國及歐盟有「一中政策」,並不會用「一中原則」這個詞彙,因為「一中原則」是中國政府所使用。立陶宛外交部用了「一中原則」,我們無從得知是否為筆誤,但背後訊息是安撫中國。

台灣的「立陶宛時刻」會到來嗎?看劇本怎麼走

我們非常期待台灣的「立陶宛時刻」能早日出現。中國忌憚的是,如果不強硬處理立陶宛事件,恐怕立陶宛會引發後續的骨牌效應,造成中國的外交危機。

未來台灣如果順利在立陶宛設處,首要之務是強化雙邊的經貿合作。不要忘記,立陶宛在今年退出以中國為首的17+1,主要理由即是立國認為「加入17+1後,立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持續顯著,顯示效益不高」。台灣必須在經貿層面擴大與立國的合作,否則難以說服立國國內政要持續友台。

立陶宛事件會如何落幕,端看雙方如何下台階,目前各種可能選項包括:維持原案,中國低頭,雙方互不派大使。

台灣駐立陶宛代表處名稱被迫不能使用Taiwanese一詞,改為Taipei。我國在歐洲許多館處名稱目前的確使用Taipei。

中國與立陶宛維持互派大使。

中國與立陶宛斷交。

台灣與立陶宛建交。

以上只是列舉一些可能劇本,究竟後續會如何發展,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芯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