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成為「戰鬥藍」,要先有當傻瓜的覺悟!國民黨辦「網紅青年營」,參與學員與政治公關怎麼說?

想成為「戰鬥藍」,要先有當傻瓜的覺悟!國民黨辦「網紅青年營」,參與學員與政治公關怎麼說?
Photo Credit:國民黨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公關人士分析,國民黨現在除了「沒位置可以分」,對於網路、年輕人,更常常是讓人覺得,好像以為「武器現代化」就可以奪回政權,但黨內實際上多的是連武器買來也不知道怎麼用的人。

國民黨青年部在昨(12)日舉辦「網紅青年營」,邀請中廣董事長趙少康、革實院長羅智強和核能流言終結者黃士修等人與會,與來自全國各地的30位青年交流。

黨主席江啟臣在開幕致詞時表示,青年是國民黨的未來與活水。青年部主任陳冠安也說,希望透過「戰鬥藍」的發起行動,能號召不分世代、區域、職業的藍營青年夥伴,一同挺身而出,監督執政黨,讓國家更好。

「戰鬥藍」一詞出自於今年高調回到國民黨的趙少康;趙少康認為,民眾已經對民進黨的執政不滿,但是國民黨的菁英卻一直怕東怕西,所以要喚起「戰鬥藍」精神。這是種力量展現也是種表達方式,例如國民黨民代在各級議會就要表現出戰鬥精神;何況藍營現在是在野黨,必須透過戰鬥才能爭取更多支持。

「#戰鬥藍」的標籤也開始頻繁出現在藍營社群上,而「網紅青年營」就是讓青年「戰鬥藍」的力量集結,加強國民黨在網路上的戰力。

不過根據一篇《報呱》的獨家報導,雖活動內容重點本來放在「網路與青年」身上,但整體行程卻以聽幾位講師演講為主,沒有太多互動時間,講師的上課內容也老生常談沒太多新意。報導刊出後引發熱議,讓國民黨也因再度被綠營支持者嘲笑「正常發揮」。

《關鍵評論網》實地訪問幾位參與的藍營青年,以及過去曾協助國民黨選戰操盤、社群經營的政治公關專家,他們又怎麼看國民黨的「戰鬥藍」行動?

學員多是「自己人」,營隊課程以「心理建設」和交流為主

國民黨青年部表示,這次營隊報名的人有超過百位,最後只選出30位來參加;而根據《關鍵評論網》所掌握的名單,不乏許多本來就小有知名度的藍營青年,包括前國民黨青年團團長田方倫、台北市議員羅智強的助理楊植斗、台北市議員陳義洲服務處主任張煥霖、台中市議員楊正中之子楊大鋐、國民黨宜蘭縣青工總會會長簡銘翔

另外這是青年部舉辦的活動,目前擔任國民黨青年部副主任的詹為元以及幾位青年部智庫的成員也都報名參加。

參與學員表示,很多來參加的人不是外面的路人或支持者,而是本來就是藍營青年。因為這個營隊就是想要集結、串連青年,並盼能轉化成國民黨在網路社群上的聲量。

很多參與學員,現在就已經是國民黨的政治工作者,包括地方幕僚,以及好幾個打算在2022投入市議員選戰的人也都報名參加。在這裡除了可以多認識其他人,大家互相交流之外,也是多個曝光機會。

而上課的內容,成功發起「以核養綠」公投案的黃士修指出,現在台灣充滿了各種問題,包括藍綠政治對立所帶來的仇恨對立,到處都是假訊息,「而我們要對抗的,就是拿錢造謠打擊政敵的1450」。

他也鼓勵學員要多練習寫論述,並且把事實查核、傳遞正確資訊,都當作「資訊服務」來做;而接下來可以發揮的議題包括高端疫苗、紓困、公投等都可以嘗試。

趙少康則表示,不要害怕爭議,因為古人就有「語不驚人死不休」,而現代在網路上說話要抓住眾人目光,這點更是重要。趙少康也強調,不要擔心得罪人,也不要害怕爭議,「因為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歡你,有時候有時候得罪越多人,吸引的人越多」;另外他還強調,網路自媒體最理想是「新聞不超過150字,文章不超過300字」。

而靠著批評民進黨的強大火力、對時事議題的反應快速,加上適合社群的圖文,在臉書上擁有118萬粉絲的羅智強則表示,自己不害怕戰鬥,也不怕民進黨。但他知道,他越戰鬥,離自己想選台北市長的政治生涯目標反而越遠。因為在民進黨當戰鬥者會步步高升,但國民黨卻往往是越戰鬥越怕。「當你往前衝,隊友不但會往後跑,還可能從背後射你兩箭。」

羅智強表示,他自己經營社群最大的特色,是一天到晚都在網路上「救人」。因為民進黨網軍和綠營側翼經常抓到一個藍營的失言,就會彼此串連群起圍攻,形成網路霸凌的氛圍。但是他不害怕,他會突破重圍去鼓勵幫忙這些隊友,因為他一定要改變國民黨這個害怕戰鬥、也不肯幫隊友戰鬥的文化。

羅智強也激動的勉勵學員,想成為「戰鬥藍」,要先有當傻瓜的覺悟,但傻瓜可以集結起來改變很多事情,他的目標就是讓民進黨在2024年一定要被拉下來,相信大家可以一起做到。

學員表示,其實聽完短短半天的課程,並沒有太多具體的社群經營的方法教學,比較像是在給青年做一個成為「戰鬥藍」的「心理建設」,包括要對各種時事議題主動積極發表看法、對爭議不要擔心害怕、先講先做找到突破點、如何對抗綠營側翼和1450的霸凌等。國民黨青年部也調查學員想要進修的專業項目,作為後續開課的參考。

專家:網紅不是砸錢就憑空有,要先有樹才能開花

《關鍵評論網》採訪了2位熟悉藍營、不具名的政治網路社群操盤手,他們不約而同表示,國民黨從2014年318運動後就一直在社群上被綠營「壓著打」,有很多本質上的結構性原因,而並非只是「不夠懂網路溝通」。現在開設網紅青年營,想透過黨的力量和資源去「培育藍營網紅」,都是本質上的問題難以解決,才會出現的現象。

政治公關人士分析,國民黨在網路社群上的困境,其實也是政黨定位的困境。尤其是在現在的美中對抗的國際局勢下,當民進黨「台灣價值」、「反中」一路喊到底就能團結民心;相比之下背著歷史包袱的國民黨,卻缺乏可以相對抗的論述。

而且國民黨的支持群眾統獨認同的光譜更大,對國家未來的想像也更複雜,所以光是組織協調就很困難。

另一個問題就是國民黨長期習於「上對下的階層馴化」,但在台灣逐步現代化和自由化的過程中,這套家父長式的文化已越來越難被年輕世代所接受。

「民進黨假如辦這種青年營隊,不管是來真的還是做樣子,還是會至少弄成像個圓桌會議,讓高層跟年輕人親近跟年輕人討論,但國民黨就是站在上面演講給下面年輕人聽」、「常常叫年輕人穿衣服、然後拿手板道具合照,然後長官還要站在中間卡好位,拍完就解散,像老派團康活動。」

而想要靠黨的資源與力量去「養出網軍」,公關人士笑著說,除了黨中央現在沒有資源,沒有執政位置、黨產也被凍結根本沒錢可以養「作戰軍隊」之外,「這種對黨的期待也是很威權的想法」。因為不管是網紅還是KOL,都不是平白無故串起的,必須要有自己關懷的議題,要深入長期紮根研究,而且和社會大眾的關注有共鳴,這樣持續去經營和產出內容,才可能走出一條路。

「網紅」比較像是樹木最後開出來的花、結出來的果,但重點是前面要先花時間種出樹。

公關人士也直言,當人們談起環保、教育、勞工、女權議題時,第一個想到的團體「恐怕都是綠的」,因為民進黨長期花很多時間經營與民間團體的關係,甚至黨內每個派系都有培育自己的青年團體,都有自己不同的論述,一直在和社會對話;但國民黨卻缺乏這塊的經營。

而曾經操盤過多場選舉空戰的L也說,國民黨過於講求上與下的關係,號召都「用喊的」,好像大哥要做什麼下面小弟就該來幫忙,但經營空戰「從文案設計影片到小編,哪樣不需要人力,不給錢的話年輕人怎麼吃飯?」。

現在中央失去政權,沒資源可以分配,以前的作戰系統也因此潰散,地方樁腳各自為政,自然沒辦法像民進黨那樣,有人負責做形象、有人負責攻擊,只要能立下功勞就來領賞、佔位置。

公關人士以民進黨為例,最近在疫情中的「大網紅」林靜儀,本來也就是沒有什麼權力基礎的醫生,但她敢衝敢罵敢戰,立了功民進黨自然會給她位置。而國民黨現在除了「沒位置可以分」,對於網路、年輕人,更常常是讓人覺得,好像以為「武器現代化」「用資源養網軍」就可以奪回政權,但光是論述缺乏就難以說服群眾。

理想上我們的期待是,網路的KOL其實應該是能模糊兩邊界線,透過議題的論述,爭取更多「對面」的人過來。但現在國民黨的「戰鬥藍」在做的是什麼?恐怕是透過攻擊綠營,持續凝聚、鞏固基本盤而已。

公關人士表示,也許國民黨能做的,就是搭建一個平台,至於年輕人要如何在網路社群中發展、找到自己的論述和觀點,「就讓本來就自發性很強的網路生態去發展吧。」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