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的LGBT權利岌岌可危,同志團體為何將奧班政府與「中國因素」連結?

匈牙利的LGBT權利岌岌可危,同志團體為何將奧班政府與「中國因素」連結?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為什麼匈牙利的同志團體要將奧班政府跟中國連在一起呢?因為匈牙利是中國推出的「一帶一路」大計劃中第一個參與的歐洲國家,因為地理位置之故也是連結歐亞大陸的重要據點,奧班政府更與中國簽訂了合作計畫。

文:陳乃嘉(彩虹平權大平台研究員)

歐洲盃足球賽和歐盟高峰會方落幕,在疫情後逐漸解封的歐洲大陸,人們的生活剛要緩慢的回歸正常,但對匈牙利來說,可不是一個令人歡欣鼓舞的夏天。特別是對居住在匈牙利的同志族群而言,自由的空氣似乎更為稀薄了。

匈牙利是位於中歐的前共產國家,1989年10月施行成為內閣制民主,並於2004年成為歐盟會員國。現任總理奧班(Viktor Orban)自2010年連任至今,他所領導的「青年民主主義者聯盟」(Fidesz)正面臨明年的改選挑戰。執政以來,奧班政府修改了憲法,將家庭的定義限於「一夫一妻及其子女」變相剝奪了同志結婚成家的可能性,更禁止更換證件上的性別,同時還縮減了國會的席次、削弱憲法法庭的權力,被認為將匈牙利帶上民主倒退的路徑。

這一波爭議則源於6月,奧班政府通過了新的修法,禁止媒體「宣傳同性戀及變性手術」以及禁止校園教導LGBT相關課程等等,引起匈牙利國內的反彈聲浪,因為單純揮舞著彩虹旗都很可能犯罪。奧班政府表示,這一系列的修法是為了遏止兒童色情的犯罪行為、加強保護兒少。2020年,匈牙利駐秘魯的前大使Gabor Kaleta 就因為持有大量的兒童色情影片遭到起訴,加上奧班政府防疫表現不佳,匈牙利民眾對政府多有不滿,然而這次的修法名義上是要加強兒童色情犯罪的防治,卻拿同志開刀,使得近萬抗議民眾在首都布達佩斯街頭表達不滿。

中歐大學教授Andras Bozoki受媒體訪問時說,奧班政府針對同志族群立法,是為了轉移注意力,因為過去幾年奧班政府排外、反移民的煽動政策,在疫情的衝擊以及奧班政府的貪腐醜聞影響下,已經無效,因此需要新的恐懼來動員。Bozoki教授也指出另一個可能的動機,是要裂解在野陣營、拉攏保守右派的在野小黨,以便讓執政黨在明年的選舉中繼續掌握多數席次。

匈牙利的新法上路之際適逢歐盟高峰會,歐盟各國領袖紛紛對匈牙利的惡法提出譴責,17國領袖聯名重申對同志族群權利的重視,荷蘭總理呂特甚至公開表示「若匈牙利不喜歡歐盟的價值觀可以退出」,德國總理梅克爾也表示這個立法是錯誤的。盧森堡總理貝特爾是一位出櫃的男同志,在會議上他也向匈牙利喊話,並強調人們不會因為電視或媒體報導就變成同志。對於這些譴責,奧班政府不斷強調歐盟應該要尊重匈牙利的主權,歐盟也表示將研擬制裁的辦法,以避免會員國出現各種違反歐盟核心價值的法規政策。

匈牙利最大的同志組織Háttér Society在新聞稿中,除了強調這項立法對同志社群將造成嚴重的壓迫及創傷之外,更指出奧班政府的修法意在強化匈牙利與東方的連結、效法俄羅斯在2013年推動的Gay Propaganda Law,奧班政府多次否決歐盟對俄羅斯和中國做出的譴責或制裁,就是為了討好及效法威權的夥伴。

談到中國,台灣民眾可能就不陌生了,但為什麼匈牙利的同志團體要將奧班政府跟中國連在一起呢?因為匈牙利是中國推出的「一帶一路」大計劃中第一個參與的歐洲國家,因為地理位置之故也是連結歐亞大陸的重要據點,奧班政府更與中國簽訂了合作計畫,上海的復旦大學將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設立分校,而匈牙利政府將向中國的銀行貸款來興建該校,引起匈牙利民眾的不滿,布達佩斯市長則將市內道路更名為「達賴喇嘛街」、「自由香港路」等以表達對復旦大學設置的反對。

2021年4月,歐盟本來要發表聲明譴責中國強行在香港實施國安法,但遭到匈牙利反對而無法通過聯合聲明,匈牙利在相關捍衛人權、譴責專制政府的聲明上行使否決權,讓歐盟在捍衛人權、推動及深化民主體制的努力上黯然失色,引起了歐盟成員國以及英、美等國的關切。奧班政府傾向與中國、俄羅斯合作的政策不僅使得民主國家們緊張尷尬,也讓歐盟在外交政策上的影響力扣分許多。

針對匈牙利的「恐同法律」,歐盟執委會在7月中表態將採取法律行動,要求匈牙利在兩個月內正式回覆關於其國內法違反歐盟核心價值,若奧班政府不願意合作,歐盟執委會將進一步像歐洲人權法院興訟。同一份聲明中歐盟執委會也譴責了波蘭境內部分地方政府推行「無LGBT意識形態」的政策。歐盟執委會的聲明重申,平等與零歧視是歐盟的核心價值,不論年齡、性別、宗教信仰和政治立場,當然也包括了LGBT權利。

奧班政府則宣布要進行公投,總共5題,並將兒童權益與LGBT權益對立起來,希望挾民意抗衡來自歐盟的壓力。布達佩斯同志遊行碰巧在7月24日舉辦,數千人一起高聲反對奧班政府的種種作為,並不是在保護兒少權益,而是在殘害LGBT族群,包含LGBT青少年。

匈牙利的LGBT權利岌岌可危,究竟歐盟採取的法律行動能否迫使匈牙利政府轉彎,又或著奧班政府將透過公投名正言順地打壓LGBT族群,都仍待進一步的觀察。但可以確定的是,同志權益確實鑲嵌在民主政治及國際政治的複雜交織當中,不論接下來匈牙利的恐同法案會如何,LGBT族群都已經遭到不可逆的傷害。作為在每一天日常生活中,不斷與中國角力的台灣人,在觀察國際政治的時候,除了看見中國因素對我們的影響之外,也應有更多元的視野。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