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課堂」成不成,電子書包扮關鍵角色

「翻轉課堂」成不成,電子書包扮關鍵角色

圖片由作者提供

走進台北市三興國小行動學習實驗班的國語課堂,小朋友們的座位是排成5人一組,人手一台平板電腦。老師利用電子白板及手上的平板電腦,指導小朋友將他們課堂前就準備好的唐詩閱讀心得,以小組討論的形式,進行重點的提煉,以及簡報的製作。

然後每組派代表上台發表,與全班進行更多的討論。在課堂中,還有2~3位老師在旁觀察/紀錄小組互動的情況,在課後與授課老師進行深度的討論,提供有系統的教學建議。

當台灣教育界為12年國民教育的複雜設計而紛擾不斷時,大陸也為了僵化的應試教育出現許多改革的聲音。這兩年台北市、新北市都提出具體改進中小學教學型態的鼓勵政策 (例如後述的翻轉課堂及學習共同體運用),上海市也在PISA指標的牽引下積極活化中小學的教學,於多個區域擴大電子書包/行動學習的實驗。

當我們跨入網路資訊時代,傳統的教育模式不斷受到衝擊,為了因應未來的全球化競爭,各國在基礎教育的先進改革上均不遺餘力。

「翻轉課堂」的定義及在華人教學環境中的挑戰

「翻轉課堂」(Flipped Classroom)這種教學模式,1999年開始從美國傳播出來,實施的特點有:

一、學習流程的翻轉:上課前,教師將自製的教材(經常是影片或閱讀教材)提供給學生,學生「自主學習」這些內容,並記錄學習上碰到的問題。課堂中著重的不是知識傳授,而是以分享、討論、啟發的方式進行學習的深化。

二、教學角色的翻轉:在課堂中,學生主導討論,教師的價值在回應學生提出的問題,以啟發及引導的方式,促進討論的品質以及學習的成效。這樣的模式,許多教育專家推崇為打破工業時代教條化教育的一大改革。

我們都知道西方文化重視個人的獨立及批判性思考,從小即鼓勵學生溝通、參與及表達,因此這種教學模式的創新在歐美未有太顛覆的衝擊。然而當此一模式搬到東方或華人世界的教育現場,卻會因為文化上相對保守而水土不服,效果打折。

其中老師的角色轉變不易,學校及家長深植的升學主義觀念,以及學生自主學習能力的不足,是我們想充分採用這種教學模式的最大挑戰。所幸日新月異的教育科技以及數位化的環境,能協助政府、學校、以及有心的教育工作者儘量實現「翻轉課堂」所欲達到的目標。

運用科技工具及數位環境實現「翻轉課堂」

大家感覺小學的課堂設置,好像跟數十年前自己就讀時差異不大,但是若我們走進的是電子書包/行動學習實驗計畫的課堂(例如前述的台北市三興國小),我們會發現原來創新的科技工具已經大幅改變了課堂的教學方式。

融合了「翻轉課堂」及「學習共同體」的教學模式,學生在上課之前,就可利用老師指派的學習單,在網路上觀看相關影片(例如MOOC),在平板電腦上閱讀電子書教材,並且根據分組的課前作業指派,在社群協同平台上完成初步的學習心得。

進入課堂中,老師利用互動電子白板,先提示本堂課的基本概念(例如校園植物認識),然後讓各組把學習心得展示出來,進行簡報、分享、以及課堂討論。課間老師也能利用無線網路環境下的互動教學系統,跟同學進行即時的問答,獲得即時的回饋,確保同學達到學習的目標。課堂結束前,老師會派送具有延伸學習內容的數位教材,指定同學課後複習的作業,其中仍可能需要加強小組合作,利用社群式的協作平台,完成更好的專題報告。

個人化且具行動性的「電子書包」及網路環境,給予學生擴大的自主學習能力,搭配有效管理的內容及學習服務平台,老師、家長、以及學校都能對於學生的學習狀況,有即時以及充份的了解,因而能適時給予補救,或進行教學方式的修改。一旦這種「翻轉課堂」形式的教學成為常態,學生參與課堂的程度以及自主學習的動機都能大幅提高,老師也能花更多時間因材施教,在傳道及解惑上發揮更多效果。

我們常在思索現代化的教育本質為何,要如何有效幫助我們的下一代,讓他們在未來的全球化競爭中有所自處,不落人後。單向性、標準化、填鴨式的教學模式確定要被淘汰,以學生為學習主體,強化思辨能力、團隊協作能力,以及不侷限在課堂裡學習的教育形式將會是主流。

「翻轉課堂」的概念,確實不應受制於傳統與保守的教育文化,而應該多多運用在我們的基礎教育體制下。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