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重判加拿大商人11年徒刑,被認為是施壓孟晚舟案的「人質外交」

中國重判加拿大商人11年徒刑,被認為是施壓孟晚舟案的「人質外交」
民眾舉牌呼籲中國釋放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左)和商人史佩弗(右)|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適逢加拿大審理美國要求引渡中國華為公司財務長孟晚舟案,進入最後一輪聽證之際,中國對遭羈押加國公民案的定罪宣判,被認為是試圖以「人質外交」施壓加拿大政府,作為政治談判籌碼。

編譯:吳宗宜

施壓加拿大釋放孟晚舟,中國判加拿大商人11年有期徒刑

加拿大商人史佩弗(Michael Spavor)和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Michael Kovrig),於2018年被中國指控間諜罪而遭逮捕扣押至今。

8月11日,中國遼寧省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判處史佩弗11年有期徒刑、驅逐出境,此適逢加拿大審理美國要求引渡中國華為公司財務長孟晚舟案,進入最後一輪聽證之際,中國對遭羈押加國公民案的定罪宣判,被認為是試圖以「人質外交」施壓加拿大政府,作為政治談判籌碼。

丹東法院並未公開細節,僅聲明「因間諜罪和非法提供國家機密罪成立,史佩弗將被判處11年有期徒刑,沒收價值五萬人民幣的個人財產和驅逐出境。」聲明沒有明確說明他將於何時被驅逐出境,但在中國,通常只有在服刑期滿後,才會將被定罪的外國人驅逐出境。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譴責,該判決是絕對不可接受且不公正的:「對史佩弗的判決是在2年半的任意拘留、法律程序缺乏透明度,以及不符合國際法要求最低標準的審判後做出的,對史佩弗以及同樣被任意拘留的康明凱,我們的首要任務仍然是確保他們立即獲釋。我們將繼續夜以繼日地努力,盡快將他們帶回家。」

加拿大駐中國大使巴頓(Dominic Barton)也發聲明,抨擊該判決缺乏公平性及透明度:「我們以最強烈的措辭譴責這一判決。」

在和史佩弗進行會晤後,巴頓稱其強壯、有韌性,專注在正發生的事件,並轉述了史佩弗的訊息:「首先,感謝大家的支持,這對我來說意義重大。第二,我精神很好。第三,我想回家。」

史佩弗有兩週的時間對判決提出上訴,但中國不透明的司法系統很少批准上訴,而且定罪率超過99.9%。史佩弗曾在丹東經營一家顧問公司,專門安排與北韓的文化交流、旅遊和投資,在2018年,他被中國政府以間諜罪逮補,至8月11日,史佩弗已被羈押了975天。

美聯社報導,史佩弗的家人堅稱,針對他間諜罪的指控是莫須有的,他作為商人,為加拿大、中國和北韓之間建立具有意義的互動:「雖然我們不同意這些指控,但我們意識到訴訟是將史佩弗帶回家的過程,我們將繼續支持他度過這個艱困的時期。史佩弗一生的熱情一直是透過旅遊,將北韓、中國和加拿大在內的其他國家,不同的文化融合在一起,現在這種情況並沒有削減,反而堅定了他的熱情。」

丹東法院作出對史佩弗的判決當日,包括加拿大、美國、澳洲、英國、日本、德國、法國、瑞士、立陶宛、愛沙尼亞和歐盟等25國的外交人員,聚集在加拿大駐北京大使館外,對史佩弗表示支持,要求中國讓史佩弗和康明凱接受公平審判或獲釋。

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發表聲明強烈譴責這一判決,稱其是公然企圖利用人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前副助理國務卿、現任駐中國臨時代辦米德偉(David Meale)也表示:「這些訴訟公然企圖以人為談判籌碼,這種做法受到國際社會的強烈譴責,與中國對國際的人權承諾不符。」

歐盟也發表聲明,要求中國必須遵守其國際法義務,保證史佩弗的審判的程序正義:「史佩弗不被允許指定律師,而且領事探訪在拘留期間受到嚴格限制,國際人權法和中國刑事訴訟法保障他有獲得公正審判和正當程序的權利,包括舉辦公開聽證的權利,但這些都沒有得到維護。」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也說:「任意拘留史佩弗以對外國政府施加影響的做法,是完全不可接受的,人們永遠不應該被用作討價還價的籌碼。」美國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也曾在2月份與加拿大杜魯道總理的通話中重申,美國強烈聲援兩名加拿大公民被中國不公平拘留的問題。

加拿大外交部長加諾(Marc Garneau)對聲援的歐美各國表示感謝,「加拿大被國際夥伴團結一致的示威所感動。」

據南華早報報導,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專家陸翔則表示,史佩弗的判刑是基於中國法律:「他有上訴的權利,他可以充分利用自己的權利,中國和加拿大皆同意他這樣做,但加拿大和其他國家的大使鬧事,用這些方式表達不滿,我覺得是沒有意義的。」

加拿大商人Spavor
加拿大商人史佩弗|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中國故技重施,使用人質外交給他國壓力

北京當局尚未宣布將對另一名被拘留的加拿大前外交官康明凱作出判決的日期,他與史佩弗皆在2018年被中國政府以間諜罪名逮捕。康明凱被指控自2017年以來接觸、竊取中國的敏感信息和情報,加拿大總理杜魯道此前曾表示,對史佩弗和康明凱的指控都是捏造的。

在史佩弗被判刑的前一日,中國法院駁回了加拿大人謝倫伯格(Robert Schellenberg)的上訴,維持死刑判決,謝倫伯格於2019年1月因走私毒品而被中國政府判處15年有期徒刑。

這三起案件都被外界懷疑與加拿大正在進行孟晚舟的引渡聽證會有關,該聽證會正逢最後一輪聽證之際,此時加拿大人被加重判刑,被認為是為了引渡案增加對加國施壓。

孟晚舟是中國華為的財務長,也是該公司創始人任正非的女兒。2013年8月,美國指控華為子公司Skycom違反美國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命令,但孟晚舟稍晚卻在同年8月、該公司與匯豐銀行的會議上,謊稱華為已經切斷與該公司的聯繫,且完全遵守美國的制裁法,使匯豐銀行持續與該公司進行業務往來、違反美國的制裁命令,面臨被起訴的風險。

孟晚舟被加拿大法院授權拘捕、限制行動已經長達2年半,而美國引渡她的申請已在加國法院進入最後審訊階段,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最高法院在8月11日進行引渡審訊,孟晚舟的律師團稱美國要求加拿大引渡孟晚舟不合法,代表加拿大司法部的資深律師弗拉特(Robert Frater)則在庭上表示,孟晚舟的行為構成詐欺罪,符合雙重犯罪的引渡標準。

北京當局否認起訴謝倫伯格、史佩弗和康明凱是對孟晚舟被捕的報復,強烈指責加拿大干涉中國的司法主權,並稱孟晚舟被加拿大政府任意、無理由拘留。

加拿大總理杜魯道一再拒絕考慮與中國進行孟晚舟交換史佩弗和康明凱的談判,導致兩國間的關係急劇下降。今(2021)年稍早,加拿大國會批准了一項不具約束力的動議,指控中國對新疆地區的維吾爾族穆斯林實施種族滅絕,進一步加劇了兩國的緊張關係。

衛報報導,渥太華大學公共及國際事務學院的研究員瑪格麗特(Margaret McCuaig-Johnston)指出,在2014年有個類似的案例。當年,中國籍商人蘇斌被控竊取軍事機密在加拿大被捕,隨後有一對加拿大夫婦被中國政府拘留,2016年加拿大政府引渡蘇斌至美國,到2017年蘇斌與美國政府達成協議,這對夫婦才終於被中國釋放並驅逐出境。

衛報報導,卡爾頓大學國際關係教授卡文(Stephanie Carvin)說:「不曉得中國是否真的相信加拿大有一個獨立於政府干預外的司法體系,我真的不知道他們是否喜歡這個事實,但實際上,這個判決在這週出現不讓人意外。」

南華早報報導,總部設在東京的加拿大全球事務研究院的研究員納吉(Stephen Nagy)表示,史佩弗的重判是發出最強烈的信號,表示加拿大法院對孟晚舟的引渡審訊,將會影響到那些被關押在中國的加拿大人:「大多數觀察家都認為,中國政府逮捕康明凱和史佩弗是出於政治動機,基於人質外交的談判非常困難,因為這將開啟不良的先例,讓中國食髓知味。」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